总裁强宠,半路捡个小娇妻 乍见之欢 第二十二章养老院之行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沈之瑜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越发的从外表看起来有点像沈之涵了,直直的长发,圆圆的眼睛,没有厚重的眼影点缀,连唇色都变得那么浅,看起来十分的楚楚可怜,只不过她再怎么把自己往沈之涵的形象上靠,也不可能变得像她眼睛一样清澈。

  ”你知道你今天的装扮最大的问题出在哪儿吗?“

  沈之瑜愣了一下,”什么问题?“

  ”你的眼睛实在是太污浊了,单凭这一点你永远都不可能像沈之涵。“

  话说到这里段清泽已经没有耐心再与她周旋下去了,她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响指,服务员立马把他的外套拿了过来。

  ”既然沈小姐半天说不出来有什么事情,那我们便改日再约吧!“

  小陈随着打开服务生的进来从而也站到了包间的门口,段清泽把自己手上的西装外套往小陈的手上一抛就走了。

  小陈跟在身后,往包房里面瞧了一眼,只见里面坐着的沈之瑜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再看自家的少爷步伐依旧那么的坚挺而且走越远了,他赶快追了上去。

  段清泽坐在车子上,只剩下了小陈给他在前面开车,小陈时不时的通过后视镜观察着自家少爷的情绪变化。

  ”有什么话你就快说吧!“段清泽早已发现小陈的眼光像做贼似的总统瞄着自己。

  ”我就是好奇沈之瑜小姐约您到底是想跟您说什么事儿?“

  ”她能说什么事?无非就是想说她也十分的可怜,沈之涵的失踪她也很着急,想让我从中帮她一把,帮她找找沈之涵之类的。

  小陈十分的纳闷儿,“明明就是她害了沈之涵小姐,她怎么还好意思来让您帮忙找呢?她不怕露馅吗?”

  “自作聪明。”段清泽的语气里满满的不屑,“她以为这样就能排除她自己的嫌疑,殊不知她这种行为只能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小陈听了段清泽的解释便懂了,然后便专心致志的开车到了段家。

  沈之涵刚洗完澡出来,一开门便撞见了刚刚回来的段清泽。

  沈之涵下意识的叫了出来,段清泽看着她连头发都还没有擦干便穿着居家的衣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不禁皱紧了眉头。

  沈之涵见他皱眉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居然穿着睡衣,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我怎么知道你这个时候会回来?”

  段清泽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小陈远远的在下面站着。

  沈之涵看了一眼,马上闪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迅速的吹干了头发,换上了不那么睡衣的居家服才又出来。

  小陈早已没了踪影,只剩段清泽在客厅里面坐着,他认真地翻看着报纸,好像并没有听见沈之涵走路的声音。

  段清泽把自己的头从杂志当中拿了出来,看了一眼沈之涵身上穿的衣服,再次皱起了眉头,“没品位。”

  没品位?沈之涵一下子就急了。“我哪里没有品位啦,不就是一个居家服吗?这不还都是你准备的吗?你怎么好意思说我没有品位呢!”沈之涵一个学设计的人现在居然被一个外行抨击自己的品位,她实在是忍不了。

  “再忍不了还是没有品位。”段清泽收回视线,再次看起了报纸,并不理会在一旁气得跳脚的沈之涵,殊不知杂志背后的那张脸露出多么大的笑容。

  段清泽就是忍受不了沈之涵明明坐在自己的面前,两个人却当彼此是空气,他非要把沈之涵激怒,让她完全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才行。

  “希望你明天一觉醒来能够变成一个设计师的品位。”他把杂志合上扔到了桌子上面,转身就往自己的卧室走。

  “段清泽,你给我站住!你说什么?”沈之涵跟在他的身后,一路追着他。

  事情败露,沈之瑜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所有的人都不会相信她,池旭阳不相信她,段清泽也不愿意站在她的身边帮她,沈之瑜一下子觉得自己好像被全世界孤立了一样。

  车子停在了沈家的外面,两辆车一前一后开了进来,她刚一下车便发现自己的父亲,也回来了,两个人站在沈家别墅的门口,沈之瑜低下头叫了一声爸。

  沈宏毅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她看了沈之瑜一眼就走了。

  沈之瑜跟在沈宏毅的身后纳闷,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今天这个时候回来了?

  刚一走到家门,沈宏毅就让所有的下人都退下了,季可卿听见了动静也站起身来看着,沈宏毅和沈之瑜一前一后的站在客厅的门口。

  “回来啦。”季可卿的脸上挂上了一抹淡淡的微笑,看来今天她不愿与沈宏毅作对。

  沈宏毅坐到了季可卿对面的沙发上,沈之瑜则乖乖的坐到了季可卿的身边,三个人坐在两张沙发上,隔着一个茶几。

  沈宏毅微微低着头,又向上翻着的眼睛,依次从两个人的身上扫过了几眼,季可卿和沈之瑜有些坐不住了。

  “爸,这么晚回来我给您沏壶茶吧!”沈之瑜尽量的做出乖巧的样子要给沈宏毅泡一壶茶,没想到沈宏毅一个手势让她又重新坐到了沙发上。

  “什么事情要对女儿这么凶?”季可卿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沈宏毅,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沈之瑜,三个人坐在一起的气氛十分的微妙。

  “你们在外面做什么事情我都不管,但你们一旦伤害到了沈氏集团的利益,那我就不能不管了。”

  沈宏毅说完了话,就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两个人。

  沈之瑜自知心虚,一直低着头,季可卿一看便明白一定是她做的什么事情让沈宏毅如此的生气,沈宏毅又坐了一会儿马上又站起身来从沈家离开了,季可卿看着沈宏毅走了,马上质问起沈之瑜来。

  “你最近做事情越来越不稳重了,怎么接二连三的惹你爸爸生气呢?”季可卿的语气里面充满了责备。

  “是我做的不好,对不起妈。”沈之瑜只能跟季可卿道歉,今天晚上的事情难道这么快自己的父亲就知道了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是他知道的?知道沈之涵的失踪与自己有关?

  “你今天做了什么?”季可卿追问道。

  “我今天再次约了段清泽一起吃饭。”沈之瑜缓缓地抬起头来对上她母亲凶狠的神色。

  沈之瑜没有告诉她自己今晚不但约段清泽一起吃饭,还叫了许多的记者一起过去,她很怕季可卿责怪他。

  季可卿气愤地瞪了沈之瑜一眼便把身子背了过去,“上次不是已经约段清泽吃饭了吗?怎么这次又去约他?”

  “我不是想要把段清泽拽到我们这边来,想让他不再给沈氏集团的业务使绊子,我不是为了公司着想,也为了咱们做打算吗?”

  沈之瑜一口一个咱们,把她和季可卿视作一条绳上的蚂蚱,她以为季可卿会一直站在她这一边,毕竟她是季可卿的掌上明珠。

  “上次人家给我们闹的还不够难看,你还要再上去找?”她转而一想,“不过上次你父亲不但没有生气还都坐下来了,她这一次生气肯定不是因为这件事情。”

  沈之瑜没有说话,“会不会是沈之涵的事情你父亲已经知道了?”季可卿开始胡思乱想了。

  “不会的,不会的啊。”沈之瑜在一旁解释,“父亲一直都无暇顾及这些事情,肯定不会多心想到沈之涵的事和我有关的。”

  季可卿的面部表情还是那么凝重,“那现在沈之涵人找到了没有?”沈之瑜对着她摇了摇头“没有,还没有找到,已经尽力派人去找了,但是就是找不到她。”

  “南市就这么大,怎么能找不到呢?”季可卿着急了,“务必要马上找到沈之涵。否则她在你前面挡着你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沈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你懂吗?”

  沈之瑜点了点头,“行了,没事你就上去睡觉吧。”季可卿说完沈之瑜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那一张和沈之涵一模一样的脸,相似的妆容,让她有一瞬间的错觉,觉得镜子里面的不是自己而是沈之涵,她抓起桌子上的东西,狠狠地砸向了镜子,镜子应声裂开,照着沈之瑜的脸十分的扭曲。

  第二天,段清泽带着沈之涵出门,沈之涵非常开心,自己这么久禁足在段家,今天可是有一个可以放风出去的机会了。

  “去哪里啊?”坐到车上她才发现只有她和段清泽两个人,小陈都没有跟着。

  “去养老院。”

  “养老院?”沈之涵重复了一遍,“去那儿干什么?你该不会是觉得段家关不住,我要把我送到养老院去让人看着我吧?”沈之涵想着就把自己的身体抱住,缩到了座位的角落里,“我不去!你这个变态。”

  段清泽像看着神经病一样看着沈之涵,“就你这个样子,哪个养老院要你?你还想着过去,我还得给你掏钱。”

  沈之涵一听马上警觉地看着段清泽,“那你什么意思啊?我们去养老院干嘛?”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