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强宠,半路捡个小娇妻 乍见之欢 第三十七章离开


  从饭店出来,沈之涵觉得自己的胃都要撑爆了,两个人嘻嘻笑笑的走在南市的大街上。

  “那就这么说好了,联系搬家工人的事情旭阳哥就拜托你了,然后到明天的时候还得帮我再去外面挑一下家具,大概在下周就能搬过来住。”

  “当然没有问题。”池旭阳对着沈之涵露出了一个春风般的笑容,脸上的表情也甚是嘚瑟,和平常那个温文尔雅的形象一点都不一样,今天的他好像高兴的过了头。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说说笑笑的,最后时间晚到沈之涵不得不回家的时候,池旭阳就把沈之涵又送回了段家。

  到了段家的门口,两个人道别过后沈之涵就下了车,刚走没两步就听到池旭阳叫住了沈之涵。

  她转过身来,看见池旭阳已经从车上下来站到了车子的旁边。

  “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住不下去了或者一个人孤单都要告诉我。”池旭阳知道沈之涵的性子一向是沉默寡言的,他生怕她受了委屈却还什么都不说。

  “我知道的旭阳哥,没事的,等我从这儿搬出去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放心吧!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沈之涵刚一说完眼睛便受到了强烈的光照,让她不得不拿起手来遮挡住自己的眼睛,远处一辆车子把远光灯打开了,沈之涵迷迷糊糊的看见有一个身影从车上下来,但由于光亮太过的刺眼,让她分不清从车上下来的人是谁。

  脚步声越来越近,沈之涵低头发现自己脚的旁边有一双黑皮鞋,沈之涵的心中便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抬起头一看便发现来人是段清泽。

  段清泽站在沈之涵的跟前,脸上带着讽刺的微笑,“看来沈小姐这一次又打算不辞而别了。”语气甚为讽刺。

  “我没有!”沈之涵刚一说完池旭阳马上把她拽离了段清泽的身边,然后被池旭阳一把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她看着池旭阳和段清泽就这么在段家门口站着,两个人看向彼此的脸都带着微笑,不知怎么的,沈之涵的心里莫名的紧张,手心都出了汗。

  “相信强人所难并不是一个君子的行为,段先生应该不会做这么没有品的事情。”池旭阳看着段清泽说道。

  段清泽听了以后冷哼一声,“可我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会帮的随便之人,之前在加拿大的时候沈小姐便不辞而别,这一次又要趁我出差的时候再次不辞而别,这样又算得上哪门子的礼貌?”段清泽的话虽然是说给池旭阳的,但是说话的时候看的却是沈之涵。

  沈之涵站在池旭阳的背后听见段清泽的声音越发的冷漠,纵使脸上一直带着微笑,但声音却让人感受到刺骨的寒冷。

  他朝沈之涵的方向微微一撇,本是抬着头的沈之涵立马低下头去,她不敢直视着他的眼睛,心中如打鼓一般,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有点对不起段清泽,但是既然做到这一步了,自己也只能够再坚持下去,毕竟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池旭阳感受到了自己对面的男人看向沈之涵,又转身看了她一眼,眼见她低着头,池旭阳的心中更加气不过了。

  “沈之涵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她的家人尚且无法阻止她的去留,更何况是朋友?相信段先生不会这么为难一个小女生的!”池旭阳言辞激烈,说的也很是激动。

  段清泽依旧冷哼了一声,眼光却一直死死地盯着沈之涵,“只要沈小姐亲口告诉我她要搬离段家,我也不会阻拦着她的。”

  听到这话,池旭阳微微的松开了沈之涵的手,沈之涵亦步亦趋的挪动,从他的身后站到了段清泽的面前。

  她一直低着头,只能看到段清泽的脚。

  “怎么?沈小姐连抬起头来跟我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吗?”段清泽的话听起来就像是在有意针对沈之涵一样。

  沈之涵缓缓地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带着三分的歉意,三分的愧疚以及三分的恐惧,她缓缓的开口,嘴巴好像黏住似的说道:“谢谢段先生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我现在已经找好了新的去处,最晚下周就可以搬走了,不会再打扰段先生了。”她的眼神一直在躲避着段清泽,但是段清泽的目光却一直追逐着她的方向,就像要把她看穿似的。

  段清泽看着沈之涵,“不会再打扰我了,所以去打扰池旭阳是吗?”

  “没有。”沈之涵回答得非常快,“我也没有去打扰旭阳哥,我已经重新找好了住处。等搬了新的地址,一定请段先生过去做客。”沈之涵很是着急,她怕段清泽误会她从自己家搬走然后搬到了池旭阳家里去。

  段清泽攥着拳的手勒的自己越发的紧了,骨节都已经开始泛白了,脸上还尽力露出微笑。

  沈之涵一直等着他开口,但段清泽冷着脸一句话都没有说,眼神依次从自己和池旭阳的脸上扫过,转身便进了段家的大门。

  看着段清泽离去,沈之涵的脸上表情十分的痛苦。

  怎么好好的话就不能好好说呢?小陈看着自己少爷已经进去了,看向沈之涵,沈之涵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他马上追着段清泽走了。

  沈之涵看着段清泽离去的方向,她就在那站着,一动不动,池旭阳站到沈之涵的身旁,“进去好好跟段总说一下吧,相信他也不会太为难你的,如果有情况的话马上就给我打电话,我就在这不走。”池旭阳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无比的坚定,给了沈之涵很大的力量。

  他握住了沈之涵的手,沈之涵对他重重地点了头,自己便转身进了段家。

  别墅外面的大门缓缓的关上,池旭阳一个人坐在车里,看着沈之涵朝段清泽的方向越走越远,直到最后大门紧闭,完全把他隔绝到了段家的外边。

  沈之涵一路小跑,段清泽大步流星,两个人一路追赶,沈之涵气喘吁吁地终于在别墅门口拦下了他。

  她的眼神在漆黑的夜空里显得格外清澈,漆黑的眸子格外的闪亮,段清泽被这样一双眼睛一下子震撼到了,他停下了脚步,驻足凝视着。

  “段清泽,我有话跟你说!”沈之涵喘着粗气平复自己的心跳,“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帮助,我知道我欠了你很多的人情,这些人情也是无法用来金钱衡量的。”沈之涵话说的非常的慢,并且说一句便停一下。

  “如果以后段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帮助,这次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然而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新的房子,马上就要从段家搬走了,我并没有打算不跟你说就不告而别的,只不过我确实没有想到你这么快的回来,房子也还没有准备好,所以需要过两天,我本想着等过两天再告诉你的。”沈之涵越说到后面说话的语速就越快,她很着急跟段清泽解释。

  段清泽看着沈之涵的眼睛,那双眼睛是那么的真诚,那么的明亮,让他无法不相信她所说的话,可即便是这么正当的理由还是让段清泽忍不住的想要发火,他极力的克制住了自己的火气,慢慢的听沈之涵把话说完。

  “所以还是一切都准备好了再告诉我的?”段清泽质问沈之涵。

  沈之涵很是恼火,“之前我道歉一直不理我的人就是你,现在段先生要怪我说话完全不顾及你的情谊吗?”沈之涵一股脑的就把这些话说了出来。

  段清泽眼睛一直在颤抖,“很好,还是把你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沈之涵缓和一下继续说:“所以我这一次是打算正式跟你告别的,希望以后还可以跟段先生做朋友。”

  沈之涵说话的声音里有细微的颤动,因为她害怕,毕竟眼前这个男人是段清泽,华盛集团的段清泽,自己公然做了让他不喜欢的事情,沈之涵很怕他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即使是知道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可那种恐惧也是没有缘由的紧紧的攥住了她。

  “好的,我听到了,希望沈小姐搬家过后可以请我过去做客。”段清泽说话的声音十分的平静,毫无波澜,至少沈之涵在他的声音里面听不出一丝一毫的生气。

  说完话,段清泽便一个侧身从沈之涵的身旁迈了过去,自己先进到了别墅里面。

  沈之涵对着段清泽的背影忍不住的叹气,自己的话他到底听进去了几分?沈之涵不知道。

  “我已经跟他说好了,没有事情的旭阳哥,你就先回去吧!”沈之涵回到房间里面,马上给还等在外面的池旭阳打了电话。

  “好的,那我就回去了,有事情你再打电话给我,搬家的事情联络好了我再过来接你。”

  “好的旭阳哥,麻烦你了。”沈之涵挂了电话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只是搬离段家就耗费自己这么大的心力,她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这样做究竟对不对,人总是很矛盾的,有时候下定决心就是那么一会,但是事后总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今天晚上没有睡着的人很多,比如表面平静如湖水的段清泽;比如一直心潮澎湃的沈之涵,比如一整晚都在担心沈之涵的池旭阳,夜晚仿佛是一个可以将隐藏的自己释放出来的时间,而这三个人都人都辗转难眠。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