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强宠,半路捡个小娇妻 乍见之欢 第五十一章宴会风云


  沈之涵在一旁默默的点头,小声的说道,”是,我是第一次回来。“不知怎么的,知道是段清泽的母亲后她更加心虚了,连说话也没了底气。

  ”不用担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之前一直听说你在我儿子家里住着却一直都没有见过你。“说到这儿她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似的看着沈之涵。

  沈之涵有点招架不住这过分热情的举动,她想逃避开段夫人那炽热的眼神。

  她唯唯诺诺的说道:”伯母好像误会了,我和段清泽只是朋友,不是您想的那种关系。“她赶快撇清两人之间的关系,生怕段清泽的母亲会误会。

  ”我知道,我知道。“虽是这么说的,但段妈妈还是不肯放开她的手。

  两个人站在庭院里面,段清泽的母亲拉着她的手亲切地聊天,沈之瑜和罗倩倩站在楼上的阳台看着两个人亲密的站在一起。

  今日的宴会主角本来是沈之瑜的,沈之涵这么一出现完全将她的风头抢掉了,段清泽的母亲看样子还十分喜欢她。

  ”有什么了不起的?“罗倩倩用讽刺的声音说道,”不就是沈氏集团的大股东吗?现在都会见风使舵去巴结她了。“

  沈之瑜那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沈之涵的后背,这一切看在罗倩倩的眼中都十分有趣。

  ”待会你别走,我让段清泽过来接我。你们两个应该很久没见了吧!一会儿他过来你们可以叙叙旧。“

  沈之涵听后一脸的惊恐,她心中想着,叙旧?叙什么?段清泽现在是自己唯恐避之不及的人物,难道要被他妈妈拉着撞到枪口上去跟他叙旧?

  ”不用了,不用了。“沈之涵仿佛受了惊吓一般。但段清泽的母亲似乎并不乐意放开她的手,”没事的,刚好他一会儿过来接我,你们可以打个招呼。“

  段清泽的母亲看着一身便装的沈之涵怎么看怎么顺眼,比里面那些将自己塞在整形内衣里挑出完美曲线看起来妖艳似火的女人要顺眼多了。

  她转过头去,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

  沈之涵用手拍着自己的脑门儿,今天来本来是来见自己的父亲的,没有想到不但父亲没见到,还被人拉着去见段清泽,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有这种遭遇!

  下人冲着两个人走过来,对着沈之涵说:”夫人在找二小姐。“

  沈之涵看了一眼段清泽的母亲,”我妈找我,那我先过去一下。“说完便跟着下人走了,段清泽的母亲看着沈之涵的背影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忽然的安静和前厅的喧闹形成强烈的对比,越走越不能听见外面喧嚣的声音,沈之涵反而放松起来。

  ”小姐,这边请。“下人说着打开了季可卿房间的门,沈之涵顺势走进去,看见自己的母亲坐在椅子上。脸上全然没有刚才的微笑,一副冰冷的面孔平视着窗户外面。

  ”妈,你找我?“沈之涵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轻轻的好像怕打破这安静又静谧的气氛一样。

  季可卿要用眼神示意沈之涵坐到她对面,沈之涵便乖巧地坐下了。

  ”你来干什么?“本以为母亲会关心自己,没想到刚一落座季可卿便问沈之涵回来做什么,让沈之涵听了心中十分不舒服。

  她强忍着心中的失望,”马上就要到沈氏集团上班了,所以今天想过来看一下父亲,没有想到会破坏宴会的气氛。“沈之涵说的也坦然。

  ”自小你便没有在我身边长大,我对你肯定是没有像对沈之瑜那么亲切。“她很意外自己母亲能说出这些话,但既然她说了沈之涵便也无所谓了。

  ”我知道母亲的关系和姐姐更亲近一些,所以我从来没有奢求你会过多的关爱我。“她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清脆,但让人听着不免有些心酸。

  ”希望你能明白,你姐姐已经在沈氏集团工作这么多年,你一回来却抢走了原本要属于她的位置,所有人的目光现在都集中在你的身上,她对你有抵触的心理也是正常的。“

  沈之涵听着脸上不禁冷笑,”我也不希望母亲能一碗水端平,但是这有失偏颇的话还是不要再说了,从她想把我赶出南市的那一刻开始便已不再是我的姐姐,所以更提不上我要抢她的风头,被人把我们两个拿来比较是她们的事情,但是该属于我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沈之涵说着便站起身来,季可卿见劝她不住,语气也不自觉地柔软了几分,”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女儿,我不要看到你们关系如此恶化。“

  ”愿不愿意都已经这样了,我想沈夫人就不要再惺惺作态了。“沈之涵的声音里透露着一股坚强,她拿起自己的包对着季可卿一鞠躬,”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季可卿看着沈之涵根本不理会自己的话,气的把手捶在了自己的腿上,”这个丫头,我迟早有一天要让你知道拿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要承担的下场!“

  沈之涵出来站到门口便看见沈之瑜和罗倩倩与段清泽的母亲站在一起,三个人似乎在说什么。

  实际上,沈之瑜在发现沈之涵之后便找机会与段清泽的母亲攀谈,但段清泽的母亲完全没有露出一丝对沈之瑜感兴趣的表情,谈话的内容也是不咸不淡的。

  她从侧门溜出去,脚刚一踏上石板路便望见路的尽头站着的段清泽。

  段清泽在看到沈之涵的那一刻也愣住了,忽然又像反应过来似的,脸上带着一丝邪魅的微笑朝着沈之涵走过来。

  ”沈小姐吸引人注意的方式真是特别。“

  沈之涵看着段清泽实在无力与他周旋,”我今天过来只是想见我的父亲,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先走了。“说着她便想从段清泽身边绕走,没想到却被段清泽一手拦下。

  ”你说这里所有的人都穿着礼服的裙子,只有你一个人穿着便装,是不是这样会显示出沈之涵小姐的特立独行的风格?“

  段清泽这话说的确实没错,但是怎么听都有一些怪异,沈之涵抬头看着他,她后退一步抬头望着段清泽,”请问我是哪一点招惹到段先生了吗?段先生为何要一而再的与我作对?我欠段先生的人情我应该早都还清了。“

  段清泽嘴角一咧,发出不屑的一哼,”我帮人从来是不奢求回报的,所以也不用沈小姐特意相信。“

  段清泽知道小陈去找过她,也解释过自己的用意,但是沈之涵就是不信,她一直认为段清泽就是再对自己施加压力,这一点让沈之涵十分不满,她心底那反抗的因子一下子就被段清泽激活了。

  两个人互相瞪着彼此,眼睛里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没有一丝一毫的恨意,即便是周围的人看到段清泽想上前去攀谈,再望见他对面站的沈之涵也都望而却步了。

  段夫人和沈之瑜站在一起眼神却一直在门口张望,她忽然看到自己的儿子和沈之涵站在一起,便面带微笑的跟沈之瑜告别后去找自己的儿子了。

  两个人的情绪都十分劲爆,段夫人站到两人身旁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挽住自己儿子的手,”刚好我也要走了,就顺道一起把沈小姐送走吧!“

  沈之涵匆忙低下头,”不用了伯母,我自己一个人叫车回去就可以了。“

  段夫人抬头看了眼天色:”都这么晚了你到哪里去叫车?不用推辞,跟着我走吧!“说完段夫人便往车的方向走去,沈之涵不好意思违背长辈的意愿,向段清泽投去一个哀怨的眼神,便跟在段夫人的身后走了。

  段清泽和沈之涵相对而坐,段夫人坐在沈之涵旁边,她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随意的投向窗外,却时不时的用余光瞟一眼坐在对面也同样看向窗外的沈之涵。

  ”这边离段家比较近的,小陈你一会儿先把我送回去再和段清泽一起把沈小姐送回去。“段清泽的母亲微笑的看着沈之涵,”我想沈小姐应该不会介意吧?“

  沈之涵一边笑一边点头,脸上的表情却有那么一丝不情愿,不过还好车里面够黑,她应该没有发现。

  到了段家门口都不能下车,车里面剩下段清泽和沈之涵两个人,段清泽也顺势坐到沈之涵的旁边。

  ”听说你出任沈氏集团设计部的副总监了,恭喜沈小姐。“

  沈之涵看着段清泽,”小女子有今天也是多亏了段先生的调教。“她的语气里有那么一丝疲惫。

  段清泽当着她的面点起了一支烟,深呼吸一口气,又继续说道:”看来沈小姐对我的敌意很是明显。“

  段清泽话语里虽然没有责备,但是语气里的是人都能听出来他十分的气愤,单从她从自己家搬走这件事情就让他十分不理解,并且随着她与池旭阳二人关系越来越近,沈之涵对自己的防备心理也好像又加重了几分,自己好几次出手帮她,她知道好像又装作不知道一样,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不买自己的帐。

  ”段先生总是喜欢强迫人做一些她不喜欢做的事情,可能是我涉世未深,让段先生看错了。“沈之涵的语气不卑不亢,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倔强,说话间也并没有望向段清泽一眼。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