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10章:恶惩简怀仁


  简怀仁此时后悔死了,早知道周念是个变态,他就不答应和雷莺合作了。

  什么江湖义气,在自己小命面前全都是浮云。

  简怀仁将他和雷莺暗中合作,他替雷莺教训周念,雷莺替他还信用卡的事一一告诉了周念。

  “你说这个药粉是毒,只要吃过一次就能让人上瘾,是雷莺要你给我的?”周念拿着药粉坐在对面沙发上,简怀仁被她用情趣绳子紧紧绑住扔到了地下。

  她不能杀了简怀仁,如果她身上有了人命官司。雷哲肯定会放弃她这枚棋子,一旦失去了联姻的价值,她将无法进入雷家企业。

  雷哲甚至会走而挺险除去她这颗弃子。

  简怀仁不停朝周念点头,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他一个大男人还没有周念力气大,刚才周念一只手就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周念拿着药粉蹲到简怀仁面前,杀不了但给个教训是可以的。

  “给你两个选择,一,让我杀了你,二,吃下这包药。”

  简怀仁早就被周念吓怕了,二话不说选了吃药。

  “简怀仁,你今天栽在我手里只是你一时大意了,我很高兴你下次准备充足后再来找我。”周念脸上笑容诡异,轻轻拍了拍简怀仁的脸,然后又一脸嫌弃拿他衣服擦了擦手。

  简怀仁一直在摇头,表示自己不敢报仇,一边在心里暗恨自己大意,下次他一定要找机会报仇,要让周念跪着给他道歉。

  上官宫燚见完客户正准备离开七星芒,在门外看见孤零零停在一旁的马自达。

  那是周念的车,他亲自看她从那辆车上下来的,本来停在一旁的保时捷不见了,说明雷莺已经走了。

  上官宫燚心里有一瞬间的犹豫,要不要让人查一查。

  他是上官家下一任的家主,想做什么事情从来没人能阻挡他,他想要的东西也从来没有失手过。

  上官宫燚让助手吴辰去调监控,果然看见雷莺半个小时前独自离开了七星芒。

  吴辰进来报告,“少爷,您让查的这位叫周念的姑娘,从进包厢后一直没有出来,现在她正和简怀仁待在一起。”

  “简怀仁,简宗华那个废物儿子?”上官宫燚冷着脸开口,周身冒出的寒气仿佛能将人冻死。

  吴辰点了点头,然后紧跟在上官宫燚身后。他从监控里看见周念的长相也狠狠惊艳了一把,也只有那样出色的仙女才能让他的冰山总裁动心。

  “少爷,门从里面锁住了,是不是要强行打开。”一个弱女子和简怀仁那个色狼关在一起半个小时,里面什么情形他不用猜都知道了。

  “打开。”

  包厢房门被打开时,周念正拿着手机欢快的拍照,看见进来的人是上官宫燚,周念一脸疑惑问道:“你们这是?”

  上官宫燚从房门打开后,脸上表情便有一瞬间僵硬。

  简怀仁身上不着一缕,浑身是血又极其狼狈跪在地上,周念举着手机正在拍他的果照。

  简怀仁只觉脑海昏昏沉沉的,眼前人影在他面前不停打转,他还以为是周念的人影,嘴里不停求饶道:“姑奶奶,您就发发善心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面对上官宫燚冰冷的视线,周念摸了摸鼻子开始胡说,“这位简少不知道有什么毛病,非要让我给他拍照,你说好笑不好笑。”

  上官宫燚面无表情望着周念,吴辰让人进屋把简怀仁抬走了,同时一脸佩服望着周念,好一个能胡说八道的女人。

  周念见上官宫燚冷着脸,非常尴尬朝他笑了笑,然后不动声色将手机放到自己背包里,里面可有她威胁简怀仁的证据,不能丢了。

  七星芒门口,不少听到消息的富少都装作要离开的样子,只为看一眼站在上官宫燚身边的女人长什么模样。

  “我今天喝了酒,不能开车,能不能搭你的顺风车回家?”说完周念动作迅速打开上官宫燚车门,然后非常自觉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上官宫燚快上车。

  上官宫燚站在车门处,脸色漆黑如墨,眼神冰冷吐出两个字,“下车。”

  吴辰站在一旁暗地里为周念点蜡,商场上谁不知道上官宫燚有一个怪癖,就是从来不和女人同坐一车,都说他从心里到生理厌恶着女人。

  周念可忪兮兮望着上官宫燚,嘀咕道:“果然是铁公鸡,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细算,我坐你一次顺风车怎么了。别忘了,你可还欠我一千万呢,我可不像你那么吝啬,这次车费就算一千块,从你欠我那一千万里扣。”

  闻言上官宫燚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去救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真是太无耻了。

  吴辰站在一旁,双眼燃烧着熊熊八卦烈火,总裁居然会欠别人钱,还被人骂铁公鸡,最重要的是,被骂后居然没动怒。

  “你要不要走,我可不想站在这里被人当新闻看。”周念朝上官宫燚嘟了嘟嘴,然后一把抓住上官宫燚的手将他拖进了后座。

  吴辰在心里大喊着佩服,不远处看热闹的富少们倒吸一口冷气,赶紧让人去打听周念的身份,居然敢拉上官宫燚的手,肯定是上官宫燚的女人,以后再见面可千万不能得罪。

  上官宫燚上车后不停的释放冷气,将手伸到周念面前,“手机拿来。”

  周念一脸警惕望着他,然后又扭头看向窗外,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上官宫燚脸色一黑,伸手将周念的背包提到自己面前,然后从里面摸出手机,删掉了里面简怀仁的果照。

  一个读高三的女生,手机里存着男人的果照算怎么回事。

  上官宫燚删除照片的动作非常快速,直到他把背包扔回周念怀里,周念才回过神。

  “你……你跟简怀仁认识?”

  “不认识。”

  “那你跟简怀仁的爸爸认识?”

  “不认识。”

  周念脸色越来越黑,怒意瞬间控制不住,“那你删我照片干嘛?”玛德,智障。

  上官宫燚将视线从周念身上移到窗外,小声说道:“不知廉耻。”

  闻言周念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想到要抱上官宫燚金大腿的计划,强行将怒意压在心底。

  想到上官宫燚讨厌女人喜欢男人,周念故意挪动了位置,有意将大腿紧挨上官宫燚的大腿,还悄悄伸手在他西装裤上画着圈,对他笑得极其妩媚。

  “上官,你是不是吃醋了,是不是担心我会移情别恋。你别担心了,简怀仁那身排骨肉,哪里比得上你半点。”说话间周念整个人都贴到了上官宫燚身上,还隔着衬衫捏他的腹肌。

  驾驶座上的吴辰一个踉跄,一脸见了鬼的模样,然后又瞬间坐直了身体,神情严肃好像在开会一般。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