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11章:成为情人


  上官宫燚低头望着趴在他胸前的女人,周念是他见过长得最漂亮,身材最完美的女人。

  “你在做什么?”

  听见上官宫燚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的问话,周念朝他眨了眨眼,对着他耳朵轻吹了一口气,“你说我在做什么,你不会还是个老处男吧,看不出来我在勾引你吗?”

  老处男,听见这三个字,吴辰吓得差点误踩了刹车,连忙在心里给敢说实话的周念点三百二十个赞。

  上官宫燚面无表情望着前方,任由周念的手在他身上到处乱摸。被她摸过的地方就像被一小串电流电过,酥酥麻麻的,感觉非常的舒服。

  “你想做我的情人?”上官宫燚突然伸手抓住周念的手腕,周念疼得眼泪汪汪望着他,想了想对他点了点头。

  她早就发过誓了,她会不惜一切代价报仇。

  “我成全你。”上官宫燚将周念的手松开,周念好一会才回过神。

  答应了?为什么?

  “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上官宫燚的问话将周念从出神中唤醒。

  如果她说想要他帮她整倒雷家,上官宫燚一定会以为她是神经病。

  “我想要做雷家下一任董事长,我要你帮我。”

  周念话刚说完,上官宫燚伸手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冷声道:“五十万,你的价格。”

  周念忍着下巴传来的痛意,伸手舌头舔了舔上官宫燚的手指,乖巧道:“五十万就五十万,谁让你长得那么漂亮,腹部肌肉又那么有弹性。”

  周念眼里的野心让上官宫燚反感,将周念甩开,对她警告道:“不要让我知道你拿着我女人的身份到处招摇。”

  周念十分乖巧点头,“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招摇的,我会瞒着所有人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过,你要是爱上了我,我可不负责啊。”

  上官宫燚上下打量周念,虽然有着无比出色的外表,但心机深沉可怕让人喜欢不起来。

  这样的女人不适合用来爱,只适合用来做。

  “我看上的只是你的外表,仅此而已。”上官宫燚语气冷漠,周念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前世上官宫燚并没有伤害过她,她不想欺骗他的感情,现在这样各取所需就挺好。

  吴辰把车停到锦绣小区,还有一种做梦的感觉,才十几钟他家总裁就给自己找了一个情人,这也太效率了吧。

  “外面好冷哦,做为我的男人你是不是该拿件外套给我穿,若是我被冻感冒了,花得可都是你的钱。”周念弯腰站在车门外,神态娇嗔望着上官宫燚。

  上官宫燚视线在周念胸前停留三秒,冷着脸将外套丢给了周念,朝吴辰道:“开车。”

  周念抱着外套站在原地笑得格外灿烂。

  上官宫燚心情略烦躁望着腰间支起的小帐篷,只不过是周念故意勾引他而已,怎么就控制不住了。

  明明刚才在车上,他还控制得很好。

  “那个,总裁,真的要让周念做你的情人吗?我总觉得她不简单啊。”眼看着快要回到别墅,吴辰终于忍不住八卦起来。

  上官宫燚看着刚刚才软下去的东西,面无表情道:“明天将合约准备好,让她签。”

  他从来没有接近过女人,因为画着浓妆穿着暴露的女人除了让他觉得恶心还是恶心。

  可是周念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身上没有难闻又刺鼻的香水味,也没有穿遮不住身体的衣服。

  不去看周念虚荣的内在,她的外表令他十分满意,她也是唯一一个能挑起他欲望的女人。

  他单身二十多年,也是时候找个女人替他解决生理需求。

  上官宫燚下车后,吴辰将头埋在方向盘上紧紧捂着自己的胃,他是个工作助理不是生活助理,怎么还要拟定包养合同。

  包养合同长什么样,他见都没见过,真是让人胃痛啊。

  周念穿着上官宫燚的外套,在别墅外碰见正往外走的雷炎,上前打招呼问道:“大哥,那么晚了,你要出去啊?”

  雷炎不动声色打量周念,视线落到那件男式外套上,朝周念摇了摇头,“屋里有些闷,出来透透气。”

  晚上他看见雷莺一个人回来,本来是不准备再管闲事的,但心里一直很烦躁,想要出门散散心。

  雷莺心情大好在客厅里哼着歌,周念那么快回来让她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看见雷哲和姚柔都在,周念将身上外套取下来放到沙发上,一脸疑惑问雷莺,“二姐,你怎么把我一个人丢下就走了?还有,那个简怀仁是你的男朋友吗?”

  雷莺满脸怒容站起来,急道:“你乱说什么,简怀仁才不是我男朋友,你在包厢跟他那么亲密,我看是你男朋友才对。”

  周念一脸无辜,看了看雷哲和姚柔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都是一家人。”雷哲瞪了雷莺一眼对周念说道,他知道简怀仁是谁,也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他一直严令禁止雷莺和那种不成才的人来往。

  周念抿唇对雷哲点了点头道:“二姐说她约的朋友都是女的,可是去了七星芒我看见二姐的朋友,全是些像小混混的男女。中间二姐去洗手间便没有回来,那个简怀仁好像喝醉了,拿着话筒像疯子一样大声吼,说二姐是他的女朋友,他们从初中就好上了,感情一直很好,还要我叫他二姐夫。”

  周念神情娇羞,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简怀仁他将我误认成了二姐,想要对我动手动脚,幸好有人路过包厢门口,我让他叫来了保全,才把简怀仁带走了。”

  雷莺心里最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她明明是让简怀仁强暴周念,让他给周念吃会上瘾的药,为什么周念能平安回家?还胡乱编排她。

  难道简怀仁背叛她了?

  “你胡说,我和简怀仁之间清清白白,明明是你在包厢勾引他,我不想破坏你们好事才离开的。”雷莺站起身歇思底里的吼着。

  周念抬手擦了擦泪,闷声道:“我没做过的事我不承认,二姐可敢打电话叫简怀仁过来对质。”

  她早就踩烂了简怀仁的手机,雷莺这时根本联系不到他,就算联系到简怀仁,正好可以将雷莺要简怀仁对她下药,想要她沾上毒的事说给雷哲听。

  雷莺不肯打电话,她害怕简怀仁真的背叛她,将她交代他的事全都说出来。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