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12章:上官的外套


  雷莺一双眼睛望着周念瞪得极大,别以为她会上周念的当,周念让她打电话,她就偏不打。

  雷哲脸上神情越来越难堪,站起身一巴掌扇向雷莺,怒声骂道:“你这个不知廉耻的混账东西,我跟你说过无数次了,不准你跟简怀仁那种人来往,身为女孩子一点也不知道自重,简直给我丢脸。”

  “这段日子你就给我待在家里好好反省,哪里也不准去。”

  周念神情担忧站了起来,扶着雷哲的关心道:“爸爸,你别动怒,二姐她不是故意的,或许是那个简怀仁一直缠着她。”

  闻言雷哲心里的火比刚才烧得更旺,恨不得将雷莺关到黑屋子里好好管教,怒声道:“如果她不去招惹简怀仁,简怀仁会缠着她吗,她就是不学好。”

  一旁姚柔神情不明望了望周念,然后才站起身,“莺儿还小,很多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去分辨,你一味的指责她只有坏处。”

  “是啊爸爸,妈妈说的对,二姐只是一时想错了。其实这件事都怪我,我不知道爸爸不同意二姐和简怀仁来往,我不该将这件事说出来惹爸爸生气。”说完周念一脸自责低下头,情绪显得十分低落。

  雷莺被打后直到现在才回神,突然走到周念面前,将她狠狠推倒在地,神情狰狞又扭曲指着周念骂道:“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的我,你就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平起平坐,你有什么资格拿家里的股份,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贱人。”

  周念坐在地上,轻咬着嘴唇,眼里委屈的泪很快打湿脸颊,哽咽道:“爸爸,我还是出去一个人住吧,爸爸若是想我就给我打电话,我会经常回家看你的。”

  看见雷莺像泼妇一样,没有一点涵养。雷哲气得将手边的杯子用力砸在地上,碎片飞溅起来落得屋里到处都是。

  看见姚柔一直护着雷莺,还用责怪的眼神看他,雷哲心里的火更旺盛了,满脸怒容朝姚柔道:“都是你一直惯着她,才把她养废了。以后公司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待在家里好好管教雷莺。”

  周念心底满是笑意,姚柔拥有的经商能力不弱于雷哲,公司里没了姚柔会更加方便她行事。

  雷莺被骂后,目光扫到了周念放下的外套,非常激动跑到沙发上拿起外套,“这件外套是男人的,你怎么会穿着男人的外套?”

  雷哲视线落到那件外套上,首先注意到的是它的料子,他认得出来,这是一件纯手工西装。

  “念儿,你才刚成年,不要在外乱搞朋友关系,女孩子一定要自重自爱。”雷哲语重心长对周念教育道。

  周念乖巧的点了点头,开口道:“爸爸,我知道的。只是这件外套是上官的,我和他是今天才认识的。”

  上官,姓这个姓氏又穿着纯手工西装,雷哲双眼闪过一道亮光,赶紧问道:“你说的上官,他的全名是什么?”

  周念故意想了想才道:“他的名字挺难记的,叫上官宫还是上官宫燚来着。”

  听见上官宫燚这四个字,雷莺差点将手里外套捏出洞来,非常激动将外套扔到周念身上。

  “你胡说,宫燚怎么会认识你,他怎么会给你外套,分明就是你不要脸勾引他,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比婊子还要不要脸。”

  周念站在原地,故意露出气愤的神情,“二姐你不要满嘴胡言乱语,像个疯子一样让人讨厌。”

  见雷莺越来越激动,说话做事全都不经过脑子,姚柔将她强行拉回了房间,走前目光满含深意望了周念一眼。

  雷莺被姚柔拖着,目光阴狠瞪着周念,心里发誓,她一辈子和周念不死不休。居然敢不要脸勾引她的宫燚,也不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份配不配。

  此时雷哲已经在心里确定了,外套的主人就是上官宫燚。

  心里忍不住猜测,上官宫燚是不是看上了周念。

  他做梦都想和上官一家搭上姻亲,他给周念订的目标其实是上官宫燚的小叔上官云起。

  上官云起虽然是上官宫燚的小叔,但只比上官宫燚大三岁,在上官家的地位不如上官宫燚,但他和上官宫燚关系极好,名下又有一家影视公司,花名在外。

  他认为周念搞定上官云起比搞定传言厌恶女人的上官宫燚要轻松。

  可是没想到他还没有开始布局,周念就和上官宫燚认识了,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雷哲心里还有一个担心,他担心继续给周念下药,会让她神情变疲惫,皮肤变差,害怕上官宫燚会不再对她感兴趣。

  雷哲心里做了决定,暂时停下周念的药。

  周念回到房间后,没过一会房门便被敲响,打开门看见雷炎站在外面。

  “我和你说过,上官宫燚不是简单的人,所有接近他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你为什么不听?”

  “还有,你到底在谋划什么?为什么在客厅里故意激怒爸爸?”

  周念低头自嘲一笑,“大哥是来质问我的吗?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我是一个私生女,我想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这有错吗?雷莺他让简怀仁强暴我,甚至逼我去吃毒,我小小报复她一下,这也有错吗?”

  周念心里默念,这一世我一定要和你划清界限,不能让雷哲伤害到你。

  雷炎望着周念将眉头皱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心痛。“为什么要去争,爸爸给了你百分之十的股份,已经够你吃穿不愁一辈子了,为什么还不满足。”

  周念冷笑一声,一边给她下毒将她推向地狱,一边再给她永远不能兑现的股份,要她怎么满足。

  雷哲雷莺前世要了她的命,这一世也必须用命来还。

  “我为什么要满足,雷家那么大的企业,只给我区区百分之十,想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我吗。我以前的生活本来无忧无虑的,是谁让我背负私生女这三个字。是爸爸带我回家,是他让我野心膨胀,我想要雷家有什么错,我想要我爸爸的产业有什么错。”

  周念赶紧低下头,牙齿紧紧咬住嘴唇。看见雷炎眼中的失望,她感觉心脏好像被人挖了出来,痛到不能呼吸。

  望着面前低头落泪的人,雷炎觉得他一点也不了解周念。

  最初他认为她是一个有心机但心地善良懂得努力上进的女人,如今却变成了他最讨厌的存在,被金钱权势侵蚀的傀儡。

  “今天就当我没来找过你。”自己居然为了这种人心动,简直可笑到了极点,也愚蠢到了极点。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