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17章:打扰我们亲密


  周念一脸疑惑望着大家,问道:“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

  难道她脸上有东西?

  吴辰轻咳一声,大家对周念友好的笑笑,然后低头做自己的事情,不过还是偷偷观察周念,能在总裁办公室一待两个小时的人,到底是哪点不一样,居然不怕总裁的低气压。

  周念找到吴辰,一脸沮丧将吴辰拉起,然后坐在他的位置上,“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上官主动把我赶走,最好能把我赶出公司。”

  吴辰一脸苦笑,小声道:“姑奶奶,我哪有那种通天的本事,不过我劝你千万不要惹总裁生气,他若是生起气来,比阎王爷还要恐怖。”

  闻言周念一副感兴趣的模样,“他会骂人吗?”

  吴辰摇了摇头,道:“比骂人还可怕。”

  “会打人吗?连女人也打?”周念一脸震惊。

  吴辰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轻咳一声道:“总裁从小习武,跆拳道都玩腻了,揍人从来不眨眼,手段狠辣到不忍直视。”

  吴辰本以为这样说会吓住周念,让她本份一点,谁知一抬头看见周念鄙夷嫌弃的神情。

  “上官宫燚居然打女人,一点都不像男人。”

  周念刚说完吴辰便一脸慌张紧紧捂住周念的嘴,着急道:“姑奶奶,你可千万别乱说,要是被总裁知道,我就死定了。”

  周念朝吴辰眨了眨眼,吴辰继续道:“你怎么能说总裁不是男人呢,这种事情能光明正大说出来吗,只能放在心里想。”

  周念异常乖巧配合的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吴辰身后。

  吴辰疑惑的扭头,目瞪口呆望着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上官宫燚,非常着急的解释,“总裁,你听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说你不像男人,我……我……”

  看着上官宫燚的脸色越来越黑,吴辰都快急哭了,回头才发现自己还捂着周念的嘴,身体像弹簧一样瞬间站直了,离周念至少三米远。

  “他没说你不像男人,他的意思是你打女人不像一个男人。”周念暗中补刀,还对吴辰俏皮的眨了眨眼。

  上官宫燚见到两人之间互动,脸色更加阴沉,冰冷的视线像冷箭一样射中吴辰胸膛,拉着周念将她拖到了自己办公室。

  “休息室里有洗手间。”说完上官宫燚坐回办公桌前。

  周念一脸好奇望着他,问道:“吴辰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打女人吗?”

  上官宫燚只觉自己胸腔快要气炸了,冷着脸扫了周念一眼,“嗯。”

  闻言周念一脸疑惑站在原地,追问道:“嗯是打还是不打啊?”这种情况正常人会回答嗯吗?

  要是吴辰在乱说,不是应该狠狠揍吴辰一顿出气吗,怎么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那不是便宜了吴辰。

  又不骂人又不打人,只知道冷着脸,这样的总裁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害怕?

  真是想不通。

  下午周念看见吴辰拿企划案进来,上官宫燚扫了一眼,重做,第二次拿进来,再扫一眼,重做,第三次拿进来,扫一眼,还是重做。

  目瞪口呆望着上官宫燚,周念忍不住问他,“你这是在公报私仇吗?”

  上官宫燚头也不抬回了一声,“嗯。”

  周念赶紧规规矩矩做好,这种用软刀子折磨人的手段,可比她折磨简怀仁要可怕得多啊。

  周念记不清楚吴辰是第几次进来了,只见他苦着脸,小心翼翼求道:“总裁,看在我为公司辛辛苦苦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次能不能放过我?”

  上官宫燚仿佛没有听见吴辰的话,继续扫了一眼企划案,然后打回去让吴辰重做。

  吴辰离开没有多久,周念便收到吴辰的短信,上面写着。

  ‘姑奶奶,求你帮我一次,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我们结成同盟啊。’

  周念望着手机若有所思,吴辰是上官宫燚的心腹,她根本不懂公司管理,要想进入雷氏企业,没有真功夫是不行的。

  周念决定帮吴辰一把,不管吴辰心里怎么看她,只要吴辰愿意教她就行。

  周念给吴辰回了一个信息,让他准备准备再进来。

  发完短信后,周念走到上官宫燚皮椅边,一脸无聊站着,时不时用手敲敲桌面,制造点声音出来不让上官宫燚继续办公。

  上官宫燚放下手里的钢笔,抬头望着周念,还没来得及问话,周念就像一条鱼一样滑到他怀里,一边用手揽着他的脖子,娇声说道:“好无聊啊,我来这里不是陪你的吗。你怎么只顾着工作都不理我,难道这些枯燥的文件比我还好看。”

  上官宫燚用手揽着周念纤细的腰,另一只手捏住周念小巧的下巴,性感的薄唇紧贴诱人的粉红。

  才几个呼吸的功夫,周念被吻得气喘吁吁,脸颊绯红,一脸娇羞用手撑着上官宫燚胸膛,“别这样,会有人进来的。”

  话音刚落,外面便响起吴辰敲门的声音。

  周念继续窝在上官宫燚怀里,一点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小声的抱怨道:“这个吴辰真是太烦了,一会进来一会又出去,都打扰我们亲密了。”

  吴辰进来看见周念像猫一样窝在上官宫燚怀里,赶紧将头低下,然后将企划案摆到桌面上。

  这一次上官宫燚没有只扫一眼,而是认认真真的看完,“不许有下次,出去吧。”

  闻言吴辰大大松了一口气,这一关总算过了,周念的美人计果真有用。

  吴辰不敢在办公室里多停留,总觉得总裁看他的眼神,像要把他分割一样。

  见吴辰离开周念就准备站起来,却被上官宫燚用力固定在怀里,心里咯噔一下,她不会救了吴辰赔上自己吧。

  “那个,我想去洗手间。”

  “嗯,去洗澡。”上官宫燚拉着周念走到休息室,里面像宾馆一样,什么都有,酒柜,浴室,餐厅。

  周念一脸懵站在浴室门口,她为什么要洗澡?

  看见上官宫燚扯下领带,开始慢悠悠的解西装扣子,周念一下就慌了。

  上官宫燚不是喜欢男人吗?难道男女通吃?

  “不洗也可以。”上官宫燚在周念还没反应过来便把她压到床上。

  周念神情慌乱,苦笑道:“你不是讨厌女人的吗?”

  上官宫燚将手撑在周念耳边,居高临下望着她,眼神冰冷,“嗯。”

  闻言周念像吞了一个鸡蛋那么难受,赶紧道:“我也是女人啊?”你赶紧讨厌我吧,我不介意的。

  “你是我的情人。”

  上官宫燚冷着脸说完这一句,力气非常大将周念双手从胸前拿开,后面发生的事周念一点都不想记起来,什么都没感觉到,就感觉到了痛。

  上官宫燚那个变态,她明明那么凄惨的哀求了,却还一次又一次不放过她。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