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18章:暴力男


  周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床头亮着一盏昏暗的台灯,手臂酸到连抬起的力气都没有,腰间更是动一动就觉得痛。

  周念气呼呼用枕头把自己脸蒙住,咬牙切齿骂着上官宫燚变态,暴力男。

  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真的发生了,心里还是觉得不痛快。

  看见床头放着整齐的新衣服,周念刚刚忍下的怒火蹭地一下又冒了起来,她自己穿来的衣服,被上官宫燚扯成破烂了。

  穿衣服时看见自己身上到处都是青紫,周念脸色又变得漆黑。

  这都是她为了复仇付出的代价,她承受的这些痛,早晚会让雷家千倍万倍偿还给她。

  周念打开休息室的房门,看见上官宫燚和吴辰正在讨论公司里的事情。

  恶狠狠瞪了吴辰一眼,周念朝两人冷哼一声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冷着脸拿着背包就要走。

  “我要请假半个月。”

  吴辰赶紧低下头,小心翼翼的观察总裁的脸色。

  他发现从周念出来后,总裁眉眼更加柔和了,看样子是对周念非常合胃口。

  “一天,让吴辰送你回去。”上官宫燚那张脸依旧面无表情,只是说话声音比以前温柔许多,不过周念听不出来。

  听见只准一天的假,周念脸都给气红了,大声道:“一天就一天,你个暴力男,冰山怪。”

  鼓起勇气周念骂完就跑,进了电梯后心情舒畅多了。

  吴辰坐在沙发上,目瞪口呆望着紧闭的大门,暴力男是什么意思?难道总裁隐藏的属性被解锁了?

  上官宫燚眼神冰冷扫了吴辰一眼,吴辰赶紧坐直身体,“情人嘛,就跟养猫一样,高兴了抓抓你,不高兴了也要抓抓你。”

  想到自己后背火辣辣的指甲血痕,上官宫燚若有所思。

  “给我买几本养猫的书。”

  吴辰望着上官宫燚一脸疑惑,“总裁要养猫?”

  “养周念。”

  听见这三个字,吴辰仿佛受到十万暴击的惊吓,连忙站了起来,保证把事情办好。

  周念一脸疲惫回到雷家,客厅雷哲和姚柔都将目光看向她,还有好多天不见的雷炎也坐在客厅。

  “念儿第一天上班觉得怎么样?”雷哲眼里闪着亮光,他其实想问的是,有没有见到上官宫燚。

  周念苦着脸望着雷哲,“爸爸,我不想去上班了,好累啊。同事又不好相处,总裁又冷,实习工资又少,我还是另外找一个工作吧。”

  雷哲神情严肃,语重心长教育周念:“上班哪有轻松的,爸爸是董事长还要一天到晚处理文件,有时忙到吃饭时间都没有。你还年轻不要怕辛苦,同事不好相处那是因为你是新人,实习工资少爸爸给你贴补。”

  周念撇了撇嘴,脸上神情有些犹豫,“我去上班是想学真本事的,可是在公司只让我跑腿,今天我还扭到脚了,我是不是受到排挤了?”

  坐在一旁姚柔目光一闪,原来是扭到脚了,难怪走路姿势怪怪的。

  雷哲非常有耐心劝周念,让她安心好好上班,心里一点疑虑都没有。

  周念最后不情不愿说道:“那我就听爸爸的话,今天扭到脚了,我请了一天的假。”

  如果不是怕周念反弹太厉害,雷哲恨不得让她明天就去上班,进公司第一天就请假,怎么能让上官宫燚对她有好感。

  王妈将活血化瘀的药酒拿到楼上周念房间,雷炎没多久便敲响了周念房门。

  看见门外站着的雷炎,周念赶紧收起心里的苦涩,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她都配不上雷炎,她和他从一开始就是两条平行线。

  “大哥,有事吗?”

  雷炎望着周念长长叹了一口气,“一定要这样吗,这样做你真的开心吗?”

  看见雷炎眼里的担忧,周念赶紧将视线移开,侧在身旁的手紧紧捏成拳头,强迫自己露出笑容,“开心。”

  雷炎眼里闪过一丝心痛,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把衣服换了吧,你身上的衬衫虽然和你早上穿的很像,但它的做工和料子都是顶级进口,市面上见不到。我只知道英国顶级设计师昆尼有一家工作室,非常喜欢用这种料子,而那家工作室只为上官宫燚一个人做衣服。”

  周念咬了咬唇将头低下,闷声问道:“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要告诉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我虽然不认同你的追求,但我不会阻止你。既然你不想家里知道你和上官宫燚的关系,我帮你也是应该的,你到底是我的妹妹。”

  雷炎的声音很小,但每一个字都像惊雷一样砸到周念脑海里。

  为什么,为什么要关心她,为什么要在意她,她根本不值得。

  她就是一个不堪的女人,一个恶毒的女人。

  周念一夜未眠,一直坐在电脑面前看着里面那些偷拍的雷炎照片,回想前世她和雷炎有说有笑的日子。

  第二天周念在家里整整一天没有出门,用药酒擦了擦身上青紫的地方,将上官宫燚给她准备的衣服,藏到衣柜最下面。

  晚上周念接到简怀仁短信,说他找到了雷莺住的酒店。

  周念问清楚地址,和雷哲说她和同事唱歌。

  雷哲还拿了十万的卡给她,叮嘱她搞好同事之间的关系。

  周念换了一身不起眼的运动装,带着口罩等在酒店后街。

  简怀仁说他会把雷莺引出来,在这里动手。

  周念站在暗处,看了看四周,人少,灯光昏暗,果然是一个好地方。

  没等多久周念便看见有好几个混混出现,没一会雷莺一脸不耐烦从后门出来,老远便听见她嚣张的声音。

  “是你们给我打的电话,钱我带来了,你们快点把我在酒吧的照片还给我。”

  她以后可是要嫁给上官宫燚做豪门太太的,那种穿着暴露的照片绝对不能流出去。

  雷莺态度嚣张,几个混混将她围在中间,言语轻薄,动手动脚。

  发现自己走不了,四周又没有人可以救她,雷莺才开始怕了。

  “你们不要乱来,我朋友是简怀仁,你们混道上都听说过他吧,敢动我一根头发,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几个混混笑得更加嚣张了,不过没有人说他们就是简怀仁派来的。

  周念双手抱在胸前,津津有味看着雷莺神情越来越慌乱,叫声越来越大,笑着望着她身上的衣服被扯得七零八落。

  几个混混兴奋过头,直接把裤子脱了,雷莺吓得脸色都白了,蹲在地上不停发抖,不停的求饶。

  后街另一边是大道路口,那里有红绿灯,吴辰刚停下车便听见巷子里传出的哭喊声,“总裁,里面好像发生了一些事,要不要管?”

  上官宫燚目光落到巷子里,对吴辰点了点头,吴辰将车子停靠在路边,将对面交警招了过来。

  交警很早就注意到吴辰开的豪车,还以为是车子出了状况,走过来一听才发现事情大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