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25章:你就是个贱人


  周念脸上神情有一瞬间的凝固,搬出雷家?

  “不行,我不会搬出家里,除非你愿意支持我当雷家新的董事长。”她这一生的目的就是复仇,搬出了雷家她还怎么行动。

  上官宫燚脸色阴沉,抬起头扫了周念一眼,面无表情说道:“你可以走了。”

  他早就说过,他不会为了一个宠物改变自己的行事做风。

  他以前不知道养宠物还会影响自己的情绪,如果知道他一定会再考虑考虑养宠物的事。

  周念回到雷家,刚刚踏进家门便被雷莺满含警告瞪了一眼。

  周念对她笑了笑,雷莺脸色不悦冷哼一声移开视线。

  见周念没有和爸爸说她今天去公司的事,雷莺心里暗道周念还算识相。

  雷家每天晚上七点半吃饭,吃饭中途周念的手机响了起来。

  周念看了一眼显示屏,非常为难皱起了眉头。

  雷哲见了放下筷子,问周念,“谁的电话?”

  周念先是望了雷莺一眼,然后才回答雷哲,“是吴辰秘书的电话。”

  听见是吴辰的电话,对面雷莺脸色大变,眼里全是惊慌失措。

  雷哲让周念接电话,周念刚刚划过通话键,手机里便传来吴辰极其不满的声音。

  “周念,你是怎么一回事,今天上午雷莺来公司闹事,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交代?你二姐指着我骂没关系,可她惹了总裁生气,怎么连声道歉的话都没有。”

  周念手机质量很好,餐厅又很静,所以大家隔着手机屏幕都感受到了吴辰的怒火。

  周念装作慌张坐直了身体,语气很小心对吴辰道歉。

  “吴秘书,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代我二姐给您道歉。您一定要在总裁面前替我说说好话,别因为我的事情影响我爸爸的生意。”

  电话那头吴辰都要笑出声了,赶紧清咳一声,继续大声道:“这件事情本不关你的事,你赶紧将事情处理好,不然明天你也别来上班了。”

  吴辰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周念装作很着急给吴辰回拨回去,电话刚通就被挂断了。

  雷哲脸色阴沉望着周念,声音发冷,“这是怎么一回事?”

  周念望了雷莺一眼,咬了咬唇低头道:“爸爸,没什么事,我能处理好。”

  话音刚落,雷哲一巴掌拍在餐桌上,桌上的汤洒得到处都是。

  “爸爸的耳朵还没聋,吴辰那么大声音我能听不见吗,是不是你二姐去你公司闯祸了?”

  周念赶紧摇头,一副替雷莺说好话的样子。

  “二姐没有闯祸,只是我们公司不许非工作人员进办公楼,二姐就和保安在大厅里站了一会。后来遇到总裁和吴秘书,二姐有些生气说了吴秘书几句,估计是吴秘书记仇了。”

  看见雷哲将眉头皱了起来,周念赶紧补充道:“我下班的时候看见过总裁,他好像没有生气,刚才应该是吴秘书故意这样说的,他可能还在生二姐的气。”

  周念话音刚落,雷莺尖利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爸爸,周念说的对,宫燚根本没有生我的气,都是那个吴辰搬弄是非,是他故意为难。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就在我面前嚣张,还一点不将我放在眼里,我只是说了他几句而已。”

  周念低头心里冷笑一声,她想雷哲心里比谁都清楚,上官宫燚亲自插手的生意并不多,一些不太重要的生意都是吴辰在做主。

  整个商界谁不知道,吴辰是上官宫燚的心腹,得罪了吴辰就等于得罪了上官宫燚。

  雷莺见雷哲脸色越来越难看阴沉,说话声音也慢慢跟着变小,神情倔强望着雷哲。

  “爸爸,我只是想去感谢宫燚昨天救了我。我并没有闹事,是那个吴辰心眼太小,故意为难我。”

  雷莺话刚说完,雷哲满脸怒容将面前的瓷碗扫落在地,生气道:“我昨天是怎么交代你的,我说让你不要去闹事,你是不是没长脑子。吴辰是你能惹的人吗,他是上官宫燚的首席秘书,他一句话就能结束你爸爸和上官企业的合作。”

  闻言雷莺有些慌了,赶紧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姚柔,小声道:“我不是故意要去闯祸的,我只是想去感谢宫燚。”

  姚柔正欲开口说话,雷哲一脸不悦抢在她开口前打断她。

  “你别替莺儿说话,错了就是错了,罚她在家里好好反省,一个月不许出家门。”

  听见这个处罚雷莺还松了口气,从小到大她被罚闭门反省,往往都是第二天就出门了。

  雷哲阴沉的目光望向雷莺,沉声道:“这一次我不会让佣人看着你,随便你出不出去,可一旦你出了家门,就不再是我雷哲的女儿。”

  雷哲应该是真的气恨了,当场拨通秘书的电话,让他停掉雷莺名下所有银行卡。

  周念从头到尾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看戏,前世雷莺有姚柔护着,过得一帆风顺,雷哲从没停过她银行卡,连责骂都很少。

  雷莺刚从银行卡被停掉的打击中回神,抬头便看见周念嘴角讽刺的朝上扬起,心里的怒火像被波了汽油,一下子燃烧起来,当场摔了面前的餐盘。

  “是不是你故意让吴辰打电话,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替我隐瞒,你巴不得看见我被爸爸责骂。见我被停了银行卡你心里肯定很得意吧。周念,你告诉你,你就是个贱人,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爸爸永远不会喜欢你的,在爸爸心里只有我一个女儿。”

  雷莺的怒骂让周念脸色变得难看,她跟雷哲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雷哲和姚柔才是真正的贱人。

  “啪……”

  周念控制不住自己站起身,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满脸震惊望着对面冷着脸的雷炎。

  雷炎打了雷莺一巴掌,是为了她吗?

  雷莺双眼含着泪捂着脸,死死瞪着雷炎,咬牙道:“连你也帮着这个狐狸精,我才是和你一起长大的妹妹,周念她算什么,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人,抢我的股份,抢我的爸爸,她就是个贱人。”

  话音还没有落下,雷炎眼神阴沉,反手又给了雷莺一个耳光,冷声道:“周念是我们的三妹,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无理取闹比波妇还要难看,别再让我听到你骂周念。”

  雷莺被打姚柔第一时间站了起来,一脸心疼将雷莺拉到身后,冷着脸望着雷炎,语气极其不满。“莺儿是你的妹妹,怎么能动手打她,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雷炎神情冷漠瞥了姚柔一眼,“周念也是我妹妹。”

  雷炎从小到大在雷家便性情冷漠,不爱说话,经常受到姚柔忽视,这一次动手打人,姚柔生气的同时将疑惑的眼神投向雷炎和周念两人。

  “你知道你们兄妹就好,赶紧给莺儿道歉,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姚柔望着雷炎冷声道。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