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26章:我只要嫁宫燚


  周念站在不远处,微微皱着眉头神情伤心询问姚柔。

  “大哥打了二姐是应该给二姐道歉,可二姐是不是也应该给我道歉。”

  “二姐口口声声骂我是贱人,骂我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我想问问妈妈,我是没有身份证,还是户口不在爸爸名下,我哪里见不得光了,还有我哪里又是贱人?”

  姚柔还没来得及说话,雷莺脸颊红肿眼神鄙夷望着周念,非常激动吼道:“你的妈妈是勾引我爸爸的下贱女人,你是下贱女人生的,自然也是贱人。想让我给你道歉,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配不配。”

  周念神情逐渐变得冷漠,眼神无比认真望着姚柔,对她道:“吴秘书要的交代我给不了,妈妈自己联系吴秘书吧,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周念离开时,雷莺对着她背影冷哼一声,心里腹议,一个私生女而已,嚣张什么嚣张,早晚有一天她会将她赶出雷家。

  姚柔瞪了雷莺一眼,然后皱起了眉头,对雷莺道:“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向吴辰道歉,你爸爸和上官企业的生意全是他在接洽,不能得罪他。”

  雷莺忍不住撇了撇嘴,不满道:“要我给他一个秘书道歉,等我嫁给宫燚后被人知道这件事,肯定会被人笑话的。”

  姚柔恨铁不成钢望着雷莺,等雷炎离开后她才语重心长说道:“你一直是妈妈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从小到大你要什么妈妈都依你,可就是上官宫燚不行,他的身份不是我们这样的家庭能攀上的,像他那样性格冷漠的人是不会真的爱上一个人,你别抱幻想了。妈妈一定再给你找一个优秀的男朋友,不比上官宫燚差。”

  雷莺一脸不敢置信望着姚柔,尖声喊道:“妈,你说什么呢,除了宫燚我谁也不嫁,我明天会跟你一起去向吴辰道歉,你一定要支持我和宫燚。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嫁给宫燚。”

  姚柔将眉头皱得很深,她是有一些心机,但算计算计雷哲还行,若要算计上官宫燚,她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姚柔拉住有些生气的雷莺,还想继续劝,直觉告诉她,雷莺若是不放弃上官宫燚,以后会受很多委屈。

  雷莺表现的很明显,她不想听姚柔劝她的话,早在看见上官宫燚第一眼起,她就决定嫁给他了。

  上官宫燚就像是她的梦中情人,她说什么都不会放弃。

  周念听见雷炎关门的声音,悄悄把门开了,从门缝里望着雷炎的房门出神。

  前世的雷炎极少动怒,唯一一次动怒是她出嫁的前一晚,生完气后还是将他亲生妈妈留给他的星星耳钉送了一只给她,那一天后她才知道雷炎内心情感比常人细腻许多,只是平时他都不说而已。

  周念在门后站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敲响了雷炎的房门。

  雷炎刚才在客厅帮她的画面不时在她脑海里浮现,前世雷炎关心她的身影和现在的雷炎重合在一起,让她控制不住心里的思念,迫切的想要见雷炎一面。

  雷炎听见敲门声,刚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向下滴着水珠。

  开门看见是周念后,雷炎握住门把的手,手劲一下子加重了,沙哑着声音问道:“有事吗?”

  周念看见雷炎半露着胸膛,腰间只围了一块浴巾,脸颊变得通红,目光闪躲吱唔道:“没……没什么事,就是想谢谢你,刚才在客厅谢谢你维护我。”

  本来雷炎神色正常,他并不觉得他围着浴巾有什么不妥,该遮住的地方他都遮严实了。可看见周念对他脸红,本来很镇定的他慢慢变得有些不好意思,将身子往门后藏了藏。

  “不用谢,我只是不喜欢雷莺这样骂人,并不只是为了你,早点休息吧。”

  雷炎故意冷下脸,周念已经影响他很深了,直觉告诉他,不能再和周念有更深的来往,否则他会变得再也不像他。

  周念心情复杂回到自己房间,不管雷炎刚才故意撇清的话,她心里知道雷炎一直都在关心她,是她让他失望了。

  第二天周念从床上爬起来,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天,她可以休假一天。

  周念很快给秘书部打了电话,告诉她们今天她要休假,然后约吴辰中午到龙菲咖啡馆见面,还特地叮嘱他要穿得帅气一点。

  挂掉电话吴辰便知道周念要给他介绍女朋友了。

  上官宫燚抬手看了看时间,再看向对面空无一人的办公桌,心情烦躁将文件放到一旁。

  他养的小猫也太不将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了。

  周念打通简怀仁的电话,约他和简依巧到龙菲咖啡馆见面。

  简怀仁自从见到周念跟上官宫燚一起吃饭后,心里便很清楚,只要上官宫燚一天不甩了周念,他便一天拿周念没有办法。

  他不敢得罪周念,挂断电话后简怀仁眉头紧皱自言自语。

  “约我们到龙菲咖啡馆,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旁简依巧听见这话,放在腿上的手一下子握紧了,然后又赶紧松开,心跳不受她控制狂跳起来。

  她一直在等周念约她出去,只是没想到周念动作会那么快,居然还约简怀仁一起去。

  上官宫燚从吴辰那里知道周念今天休假,整个上午一直阴沉着脸,心里暗暗决定,他要抽出时间好好调教一下小猫,让她只认他一个主人。

  中午吴辰推开办公室的门,穿着比平时要花哨的西装,笑容满面对上官宫燚说道:“总裁,今天中午我不在公司吃饭了。”

  上官宫燚抬头扫了吴辰一眼,冷声道:“去赴谁的约?”

  闻言吴辰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不是应该嗯一声不管他吗。

  吴辰不敢骗上官宫燚,只好苦着脸说出实情,“周念说今天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还特地叮嘱我穿得好看点。”

  上官宫燚握笔的手动作停顿,头也不抬命令道:“一起去。”

  听见这三个字,吴辰更加在心里确定了,周念在上官宫燚的心里分量真的很重。

  吴辰跟在上官宫燚身后,心里暗暗叹气。

  他跟着上官宫燚多年,早就将他的本质看透了,智商高得离谱,可情商却跟智商成相反数。

  智商若有三百,那情商就有负三百。

  吴辰抬手推了推鼻间的眼镜,眼里闪过一道诡异的亮光,他真的很期待看上官宫燚陷入爱河后的情景,肯定是相(鸡)当(飞)精(狗)彩(跳)的生活。

  上官宫燚神情若有所思回头望了吴辰一眼,身上散发着无法令人忽视的冷冽寒气,警告道:“不要算计我,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闻言吴辰一脸无辜摊开双手,“我哪里敢算计你啊,你可是上官宫燚,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他只是想看热闹而已,才不会自寻死路去算计上官宫燚,上一个算计上官宫燚的人,现在还在非洲挖井吧。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