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28章:介绍男朋友


  吴辰被踢后赶紧坐直身体,突然站起身朝简依巧伸出手,非常有涵养对她自我介绍。

  “简小姐,你好,我叫吴辰想必你听周念提起过我。”

  简依巧脸部红红小心翼翼伸出手,吴辰握住她手时,便感觉到她在颤抖,手心还满是冷汗。

  吴辰装作很正常的样子松开,然后坐下,用脚轻轻踢了踢周念,朝她眨眼好似在询问。‘什么情况,介绍一个这么胆小的女人给他,怎么假装他的女朋友帮他应付家里人。’

  周念被踢后恶狠狠瞪了吴辰一眼,然后抬腿快速踢了回去。

  上官宫燚见吴辰和周念一直在用眼神交流,感觉到桌下的动静,冰冷的目光扫向周念和吴辰,突然伸出脚给吴辰和周念一人一下。

  周念和吴辰被踢后,两人眼里都写满了震惊。

  刚才是不是上官宫燚踢他们,这太不可思议了,冰山居然会踢人,简直跟火山暴发一样令人震惊。

  看见上官宫燚浑身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冷,周念赶紧一本正经咳了咳,对简依巧介绍吴辰。

  “这是吴辰,我给你找的男朋友,满意吗?”

  简依巧一脸娇羞低下头,放在大腿上的手紧紧将皮包捏住。

  她知道周念介绍吴辰做她男朋友,是想利用吴辰将她约出来,可心里还是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介绍自己男人的秘书给她,不是明摆着看不起她吗。

  包厢里最惊讶的是简怀仁,一脸激动站了起来,双眼死死瞪着周念,“你刚才说什么,麻烦再说一遍。”

  看见简怀仁过于激动的神情,周念嘴角诡异上扬,皮笑肉不笑对他说道:“我说我要介绍吴辰给你妹妹做男朋友,难不成你是高兴坏了,还是觉得吴辰配不上你的妹妹。”

  吴辰不知道周念到底在搞什么,但他敢肯定介绍简依巧给他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吴辰不经意看见简依巧狰狞的眼神,心中突然生起悔意,不知道周念在下什么棋,但肯定不是什么好棋。

  简怀仁看了看上官宫燚又看了看吴辰,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怎么会,吴辰兄弟那么优秀,怎么可能配不上我妹妹,我是担心我妹妹配不上他。”

  简怀仁趁机拉了拉简依巧,满含深意问她,“说你配不上吴辰,谢谢周念好意。”

  在简怀仁的手碰到简依巧手臂那刻,简依巧一脸惊恐,像受了惊的小鹿,慌慌张张站了起来,结结巴巴对吴辰道歉。

  “对不起,我……我配不上你,谢……谢谢周念的……的好意。”

  周念站起身朝简怀仁冷笑一声,拉着简依巧轻轻拍着她肩膀,轻声安抚她,“没事了。”

  简依巧两眼泪汪汪望着简念,手紧紧抓住周念的手不放,就像溺水之人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简依巧坐下后,眼里深处闪过一丝得意,上官宫燚刚才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的时间比在周念要久。

  吴辰将眼里惊讶的神情收了起来,简怀仁和简依巧两人一定有问题,他敢用他男人的尊严担保。

  简怀仁估计是没想到简依巧会对他的触碰有那么大反应,站在原地一脸无措,望着简依巧眼里满是悲伤。

  上官宫燚视线在简怀仁和简依巧身上扫了一圈,简怀仁看简依巧的眼神,根本不像是一个哥哥看妹妹的眼神,倒像是看爱人的眼神。

  吃饭途中周念一直眼神威胁吴辰给简依巧夹菜,然后一边小心讨好上官宫燚,一边向简怀仁暗中施加压力。

  “我看依巧和吴辰挺合适的,不如选个日子将婚事确定下来。”周念话刚说完,简怀仁手里的筷子瞬间滑落在地。

  吴辰也一脸震惊望着周念,周念瞪了吴辰一眼,吴辰赶紧恢复脸上的笑容,附和道:“是啊,大家的时间都挺宝贵,不如就确定下来,那我选一个日子上门拜访伯父伯母。”

  吴辰话刚说完,简怀仁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站了起来,一把拉住简依巧对她道:“我们回家。”

  周念不知何时站起身拉住简依巧另一只手臂,似笑非笑望着简怀仁,问道:“怎么,饭都不吃完就要走,摆明了不给我面子。”

  包厢里的气氛慢慢变得压抑,简怀仁强压下心里想要杀人的冲动,阴沉着脸望着周念。“你要动我没关系,不要动依巧。”

  周念用力将简依巧拉到自己身边,朝简怀仁冷笑,“谁要动你,我好心给你妹妹介绍男朋友,你着什么急。你妹妹早晚是要嫁人的,难不成你还指望她能留在家里陪你一辈子不成。”

  闻言简怀仁脸色变得无比奇怪,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最后简怀仁还是离开了,不过没有离开古韵斋回家,而是等在古韵斋外面。

  周念拉着简依巧去了洗手间,神情担心的询问:“回家后,你哥哥会对你动粗吗?”

  简依巧低下头目光闪躲,她当然知道周念问的动粗是什么意思,朝周念摇了摇头,“我不同意,他不会。”

  闻言周念心里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她刚才是故意激怒简怀仁的,目的是想打乱他的理智,让他慢慢变得焦虑。

  简依巧小心翼翼抬起头看着周念,小声的问道:“你要怎么样对付我哥?真的能让我彻底摆脱他的纠缠吗?”

  闻言周念自信一笑,让简依巧附耳过来,用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将计划告诉简依巧。

  简依巧越听眉头皱得越深,神情非常不安说道:“你要我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可是如果我和哥哥的事情被暴光,岂不是所有人都会唾弃我。”

  周念伸手拍了拍简依巧的肩膀,对她摇了摇头,“我并不是让你说出一切,你知道你哥哥吸毒的事吗。你完全可以利用这件事,让他去做牢。”

  简依巧咬着唇摇了摇头,声音暗沉说道:“这个办法行不通,就算哥哥被抓拘留十几天就能出来了。”而且这个办法她早就想过。

  周念对简依巧露出一丝笑容,声音空灵又动听对她道:“如果吸毒变成患了精神病故意杀人呢。”

  “你要知道一个人长期吸毒,神经会变得错乱,如果是你哥哥神经错乱想要杀你呢,就算判了二十年,他一个要杀自己亲生妹妹的神经病,下辈子只能在精神病院里度过。”

  周念看见简依巧眼里露出不符合自己外表的阴沉,嘴角微勾,继续轻声说道:“你说到时有谁会相信一个神经病说的话。你也不想被简怀仁威胁吧,如果只是让他单纯去做牢,我相信你有几十种方法。”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