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31章:临近开学


  雷炎和周念和好后,两人在家里还像平时一样相处,基本没有交流。只不过两人都变得爱玩手机了,文字消息在两人手机里不停闪动。

  雷炎宠溺着周念,不再劝她放弃雷氏企业,反而抽出时间教周念股市上的知识。

  第一次雷炎心里萌生了挣钱的念头,如果他挣下比雷氏企业更宠大的财产送给周念,那她是不是就不会想要雷氏企业了。

  上班的空闲时间,周念将雷炎给她讲的股市分析结果说给吴辰听。

  吴辰听后一脸欣赏,真心的赞扬道:“你的哥哥绝对适合做投资,他的眼光非常不错,甚至可以说是独断。他给你分析的股市行情,跟我们公司团队得出的结果一模一样。”

  闻言周念脸上露出震惊,要知道公司里分析股市行情的团队可有上百人,而且每一个都称得上是业界精英中的精英。

  不知道是不是雷炎和自己感情变暖的关系,周念每天都过得很开心,连看见姚柔和雷莺心里也不再觉得压抑,连她都没察觉,她话里提起雷炎的次数越来越多。

  每一次吴辰看见上官宫燚浑身冒冷气,就恨不得跑到周念面前大声吼,你在自己男人面前夸别的男人是怎么一回事。

  偏偏周念在这一方面表现的非常迟钝,每一次上官宫燚因为她提起雷炎而生气,她总是一脸茫然盯着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又说错了。

  上官宫燚生气的后果,便是在床上尽情折磨周念,每一次周念都在心里恨他恨到牙齿痒痒。

  暑假一天一天过去,眼看着开学的时间越来越近,周念心里暗爽自己能暂时逃脱上官宫燚的魔爪,但又有些舍不得离开公司。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早已经溶入整个秘书部,不但从吴辰那里学到很多知识,还和众多美女秘书变成了好朋友。

  大家都以为她是吴辰的女朋友,她也乐得拿吴辰当挡箭牌。还用吴辰做借口要她们将公司里发生的大小事说给她听,从这些消息中猜测上官宫燚都和谁在做生意。

  在上官企业最后一天上班,周念给整层楼的秘书买了古韵斋的糕点。

  上官宫燚看见所有人都有糕点,就自己没有,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吴辰在一旁不停朝周念眨眼暗示,周念白了他一眼,“你眼睛生病了,老是眨什么眨?”

  话音落下上官宫燚身上气息变得更冷了,方圆百米的员工全都不约而同放下糕点,将自己埋在各种文件当中,极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都不敢抬头看这边一眼。

  吴辰长长叹息一声,望着周念欲言又止,明明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为什么总会犯下最低级的错误。

  你给整层楼的同事都买了糕点,却不送总裁礼物,这不是明摆着忽视人家吗。

  周念回到办公室后,一脸不舍跑到上官宫燚身后,轻轻楼着他的肩膀,撒娇道:“我要开学了,不能每天都看见你了,你会不会去找别的女人?”

  耳朵被亲吻后,上官宫燚神情变得柔和,“不会。”

  闻言周念嘴角微扬,故意朝上官宫燚耳朵里吐气,“你不愿意帮我得到雷氏企业,能不能送一个公司给我?我怕以后你有了新欢把我丢了,那我不是会伤心死。”

  周念瞥到上官宫燚身下支起的小帐篷,用手指轻轻划过满是肌肉的胸膛。

  上官宫燚伸手抱住周念,周念坐在他大腿上,用手撑着他的胸膛,“你给不给我公司啊,不给我就不配合你。”

  上官宫燚打横将周念抱起,亲了亲她的脸,冷声道:“给。”

  上官宫燚吃饱喝足后,周念要了他旗下一家影视公司,名叫虹光影视。

  周念记得非常清楚,前世这家影视前期非常吸金,拍一部电影火一部,只是最后被扒出明星丑闻,整个公司三分之二明星被牵连,才濒临倒闭。

  这是上官宫燚上位以来,唯一一家倒闭破产的公司。

  周念从公司离开后,神情非常疲惫趴在方向盘上,心里正算着她这两个月在上官宫燚身上得到的好处。

  房子一套,珠宝首饰十多套,虹光影视公司,各种购物卡,每一张的额度都超过千万。

  仔细算下来,周念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还不算价值无法估算的虹光影视公司,上官宫燚已经给她好几亿的资产了。

  难怪那么多女人愿意当有钱人的情人,钱就像下雨一样,来得太快了。

  钱她捞够了,管理公司的知识也学得差不多,是时候和上官宫燚和平分手了,只是这分手不能她来提,而且要在她解决简怀仁之后。

  周念回到雷家,发现餐厅摆放好大一桌子菜,脚步欢快走到雷炎身边,小声问道:“哥,家里来客人了吗?”

  雷莺因为没能去上官宫燚公司上班,一直看周念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冷哼一声不满道:“你面子可真大,最后一天在宫燚公司上班而已,爸妈还为你举办家宴,脸皮真厚。”

  面对雷莺的冷嘲热讽,周念与雷炎对视一笑,两人都没有理会雷莺。

  雷莺突然站起身,双眼瞪得跟牛眼那么大,指着雷炎和周念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暗地里勾结想让我难堪,告诉你们,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一个私生女,一个养子,勾勾搭搭简直不要脸。”

  听见雷莺的话,周念只觉心里盘旋着一股怒气,雷莺说她无所谓,但不能说雷炎。

  “大哥是养子,我是私生女,你既然那么看不起我们,你让爸爸把我们都赶出去啊,你不是爸爸最疼的女儿吗,爸爸怎么不听你的话,真以为这家是你当啊。我和大哥感情好碍你眼了吗,整天像泼妇一样看谁咬谁,也不知道是谁不要脸。”

  周念说话声音很大,雷哲和姚柔便不能装听不见。

  雷哲还要靠周念去搭上上官宫燚这根线,知道不能太伤周念的心,便指责雷莺在无理取闹,还要她安静一点吃饭。

  雷莺气得不轻,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想她被关在家里半个多月,周念却每天都能见到上官宫燚,越想越觉得雷哲偏心周念,越想越觉得委屈。

  这个家里只有妈妈是真心爱她的,其余所有人都偏向周念。

  周念朝雷炎无辜眨眼,小声道:“你可看见了,我可没打算气她。”

  雷炎微笑着摇了摇头,经过这两个多月他也看清了,雷莺已经恨上周念了,周念就算什么都不做也不会让她满意。

  他只能处处小心提防,害怕雷莺又联合简怀仁那样的人给周念下套。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