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32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吃饭的时候,雷哲有意询问周念,放寒假后是不是还能到上官宫燚公司里学习。

  周念皱了皱眉头,轻轻摇了摇头,“恐怕不能了吧。”

  闻言雷哲眼里露出一丝失望,一旁姚柔脸上笑意明显加大,上官宫燚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为了女人做出不符合身份的事。

  周念细心的将雷哲和姚柔脸上的神情看在眼里,喝了一口汤继续说道:“上官说我到公司学习,学不到什么真本事,所以他把虹光影视给我练手了,还说若是虹光影视在我的管理下能赚钱,就把这家影视公司送给我,爸爸,你知道虹光影视吗?”

  雷哲心情十分激动握紧手里的筷子,神情严肃问周念,“你说上官宫燚将虹光影视拿给你练手了,是让你当部门经理还是其他?”

  虹光影视他当然知道,年前拍出的一部电影卖出了十五亿的票房,投入成本只有一亿而已。

  周念看见雷哲激动的神情,心里连连冷笑,脸上却对雷哲笑得很甜。

  “我和上官说我以后想帮爸爸管理公司,上官便给了我虹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说让我当董事长。吴辰还说虹光影视在上官手里并不是很赚钱,说我拿上官当朋友就不应该拒绝这个礼物,我想着只是一间不太赚钱的公司就收下了,下午股份转让协议我都签了。”

  说完周念非常不安望向雷哲,补充道:“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了,爸爸要是不高兴,我明天去公司将股份还给上官。”

  雷哲此时在心里确定了,上官宫燚肯定是看上周念了,强装镇定对周念摆了摆手,对她道:“不用,既然你们是朋友,收他的礼物也是正常的,你记得回礼就行了。”

  雷哲没有告诉周念虹光影视有多赚钱,周念也没有告诉雷哲,她手里握有虹光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另外百分之二十在上官宫燚手里。

  饭后雷哲提出想派人去虹光影视帮周念的忙,周念十分高兴望着雷哲道谢,“谢谢爸爸,我正愁要怎么管理公司呢,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有爸爸在我就不担心了,还能抽出时间看看公司是怎么运作的。”

  见周念没有一点防备自己,雷哲心里无比满意。

  虹光影视和他的雷氏企业价值差不多,他完全没有想过周念会打他公司的主意,因为在他眼里,虹光影视比他的企业要挣钱。

  在雷哲心里,虹光影视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了。

  看见周念还没有跟着上官宫燚就得了那么大一块蛋糕,雷哲心里的算盘又活络起来,他决定要把周念所有价值都压榨干,才将她丢弃。

  雷炎看着周念高兴的脸,想起自己刚刚投资的游戏公司,心里满是苦涩。

  雷哲心情非常高兴,给秘书打电话让他转五百万到周念卡里,神情关心交代周念。“马上要开学了,不用替爸爸省钱,钱不够就跟爸爸说,多跟同学出去散散心,多去去美容院。”

  看见雷哲脸上虚伪的表情,周念恨不得拿刀给他划了。前世她没有搭上上官宫燚,对雷哲万分信任,在雷家处处小心翼翼,一个月连一分零用钱都没有。

  周念回到楼上,故意发了一个朋友圈,晒雷哲给她五百万零用钱的银行入账信息。

  她能想像出雷莺看见这条动态会气成什么样,也断定雷莺会去找雷哲闹。

  只要雷莺一直不消停,雷哲和姚柔的感情就会越来越薄弱,早晚有一天会破碎。

  晚上周念准备休息时简怀仁打来电话,手机里简怀仁的声音无比沙哑疲惫。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你不要动我妹妹。我知道我不该联合雷莺算计你,那件事情是我的错,我给你磕头道歉还不行吗,求你放过我妹妹。”

  周念一头雾水望着手机,沉默了几秒冷声问道:“简依巧怎么了?死了吗?”

  话刚说完,周念便听见手机里传出玻璃门碎掉的声音,还有简怀仁愤怒的吼声。

  “周念,你到底要做什么,那天你跟我妹妹说了什么,为什么从那天回家她就变得不正常了,经常将自己撞得浑身是伤,还用刀子自残,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简怀仁能忍到现在才打这个电话,是他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

  他现在天天守在简依巧身边,看着她像神经病一样自言自语,看着她疯狂大笑,看着她对自己又打又掐,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不敢给简依巧请医生,也不敢让爸妈知道这件事,他心里在怀疑,到底是周念对她做了什么,还是她接受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疯了。

  周念听见简依巧自残,露出残忍的冷笑,语气很不耐烦说道:“我能对你妹妹说什么,你妹妹本来就不正常吧,你不把她送去医院,你打电话给我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有神经病。”

  周念挂断了电话,简怀仁随后又打了过来。

  “你帮帮我,只要你愿意帮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强奸雷莺,打断她的腿,这些我都愿意做,只要你让依巧恢复正常。”

  简怀仁就像溺水的人,在绝望中把周念当成最后一根稻草。

  听见简怀仁的话,周念心里翻腾着怒意,前世她就差一点被简怀仁强奸挑断手脚筋。

  想到简怀仁手里的人脉,周念犹豫后对他道:“要我帮你也可以,我也不要你杀人也不要你去强奸谁,你将雷家所有人的信息调查清楚,包括佣人。只要你给的东西让我满意,我自然会帮你请国外最有名的医生,不但会治好简依巧,还会向所有人保密。”

  简怀仁对周念的话没有任何怀疑,周念是上官宫燚的女人,请国外的医生就跟吃饭一样轻松。

  挂断电话后周念开始在心里想简依巧这样做的用意,自己装成神经病让简怀仁陷入慌乱焦急中,在朋友面前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举动。

  然后等到时机成熟再反咬一口,说她身上的伤都是简怀仁打的,简怀仁早就患了精神病。

  到时候大家都会相信表现得无比正常的她,不会相信又吸毒又不正常的简怀仁。

  周念心里冷笑,简依巧这一招跟她当初谋划的相差不多,更加让她看清简依巧这个人不简单。

  “你我都是命苦的人,但愿你不要与我为敌,不然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周念眼神冰冷喃喃自语。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