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33章:是不是怀上了


  开学没有几天,周念便收到简怀仁传给她的文件,里面是他找熟人请的私家侦探查出的消息。

  周念随意翻了翻,资料上写着雷哲并不是白手起家,他当年有一个合伙人,注册公司大部份资金是他合伙人出的,后来他的合伙人出了车祸,夫妻双双身亡只留下一个幼儿,他将那个幼儿过继到自己名下,便成了公司最大的股东。

  那个幼儿便是雷炎。

  周念捂着狂跳的心脏,雷哲是一个连骨头都坏掉的人,他不相信雷炎父母的死和他无关,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周念继续往下翻,雷家请的佣人都是很普通的人,全都没有黑历史。

  只有王妈背景有一些污点,她有一个爱赌的儿子,她在雷家做工的工资全都用来给她儿子还了赌债。

  下课周念在学校操场找了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拨通了简怀仁的电话,电话刚通她就询问。

  “资料上说二十年前爸爸合伙人出车祸的事是真的吗?我大哥就是爸爸合伙人的孩子,你可别弄一些假的消息给我,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估计是早知道周念会起疑,简怀仁立马传了一些照片给周念,对她解释道:“这些都是公安局里的老资料,如果不是我爸爸的关系,寻常人是看不见这些资料的。当年的车祸被结案为意外,雷哲收养了雷炎,也拿了不属于他的股份,其实现在的雷氏企业,真正的继承人应该是你哥哥雷炎。”

  周念看见那些照片便没有怀疑简怀仁说的话,而且简怀仁也没有骗她的立场。

  手机对面简怀仁再一次向周念提出,要周念替简依巧请国外的医生。

  周念握着手机露出灿烂的笑意,柔声道:“请医生当然可以,不过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只要这件事情做好,我一定会帮你彻底治好简依巧,让她恢复正常。”

  手机对面简怀仁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他不怕周念提条件,就怕周念不提条件。

  “我要你引王妈的儿子入局,让他在一个星期内输掉五百万,记住拿不出钱就砍了他的双手双脚,这种戏码你应该做得多了,具体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简怀仁一口答应周念的条件,挂断电话后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这辈子他最后悔的事,就是联合雷莺去害周念。

  如果他没遇见周念,他现在和依巧一定过着很平静的生活。

  周念心里怀疑雷炎亲生父母的死,让简怀仁介绍那位私家侦探给她,用了二十万让他去查雷炎父母当年车祸的真相。

  雷哲既然敢对她下毒,用她联姻让公司获得利益,就很有可能害死雷炎的父母,将公司据为已有。

  周念从开学后每天两个电话打给上官宫燚,星期六和星期天还要去海边别墅负责喂饱他。

  每次周念和上官宫燚做完后,李妈都会炖一大桌子补汤给她喝,每次炖的汤还都没有重复的。

  周念好奇上网搜了搜,才知道那些补汤全是适合备孕的人喝的。

  李妈对她太热情,她每次一说拒绝的话,李妈就一脸伤心询问是不是嫌弃她的手艺。

  每次她都无比痛苦喝下那些汤,直到真的喝到撑不下,李妈才会放过她。

  现在她看见上官宫燚就条件反射想起那些油腻腻的补汤,胃里一阵阵泛着恶心。

  又一个星期六,周念接到上官宫燚的电话,刚到别墅还没走进别墅大门便闻到了油味,脸色苍白快步走到一旁弯腰吐了起来。

  李妈和上官宫燚听见动静走了出来。

  李妈见周念呕吐双眼闪过一道亮光,高兴的一直搓手,嘀咕道:“是不是怀上了?”

  闻言上官宫燚看了看周念又看了看李妈,冷声道:“我没做过安全措施。”所以周念怀上是很正常的。

  周念扶着院子里的桂花树一阵干呕,刚刚站起身便被李妈扶住。

  李妈神情非常紧张叮嘱她,“周小姐小心看着脚下,院子里石头很多,千万别摔倒了。”

  周念满头雾水望着李妈,“院子都是平路,我又没穿高跟鞋又没喝醉,怎么会摔倒呢。”

  不管周念怎么说,李妈都坚持扶她进屋,看着她安稳坐下后才一脸放心去了厨房。

  周念小心的挪动身体,慢慢靠近上官宫燚,眼神满是疑惑看着他,问道:“李妈怎么了?”怎么好像整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神经兮兮的。

  上官宫燚不动声色将目光停留在周念平坦的腹部,想着那里孕育着他的儿子,脸部表情变得非常柔和,“她高兴。”

  原来是高兴啊,难怪她见李妈说话音量都比平时要高。

  正准备询问上官宫燚什么时候去楼上时,李妈行色匆匆跑了出来,将上官宫燚拉到角落,小声的叮嘱。“刚才我给夫人打电话了,夫人让我转告少爷你,周念小姐怀孕前三个月,万万不能和她同房,不然小少爷会有危险的。”

  闻言上官宫燚眼里快速闪过一丝不满,还没出生就那么麻烦。

  李妈很怕上官宫燚控制不住自己,再三叮嘱,“少爷,您可不能当着我一套背着我一套啊,这个孩子老爷夫人盼了多久你是知道的,小少爷可千万不能出事啊,不然我怎么有面回家见老爷夫人。”

  上官宫燚基本是李妈照顾着长大的,在上官宫燚眼里,李妈就是他半个妈妈,他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佣人过。

  此时上官宫燚内心极其无语,冷声道:“知道了。”他又不是那种没有自控力的男人。

  吃饭的时候李妈不停的给周念盛汤,看见汤里飘着的油花,周念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实在控制不住扭头到一旁干呕,表情痛苦道:“李妈,我真的喝不下。”

  李妈见状暗骂自己大意,大多数怀孕的女人都吃不下油腻的东西。

  当年夫人怀宫燚少爷的时候,也是像周念现在这样,闻到一点油烟味就吐得厉害。

  李妈动作快速将桌上的汤收了起来,又端了好多少油的清淡菜肴出来。

  周念坐在餐桌旁,看得是一愣一愣的。

  今天李妈怎么那么好说话,一碗汤都没有逼着她喝。

  吃完饭后上官宫燚拿着外套站了起来,对周念道:“我送你回去。”

  这下子周念是真的傻了,特地叫她过来,然后什么都不做,就吃顿饭送她回去?

  这是在玩什么?

  “不用上楼休息一会吗?”明明每次都要做几次的,今天怎么一次都不做,难道是开始厌恶她了,可看样子又不像。

  如果真的开始厌恶她,不是应该给张支票让她滚蛋吗,怎么会亲自送她回去。

  上官宫燚神情不悦扫了一眼周念的腹部,对她道:“不方便。”

  周念实在想不通不方便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呆呆愣愣跟着上官宫燚出了别墅。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