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34章:我是她男人


  周念一点也不知道,整个上官家族因为她掀起了巨大风浪。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上官宫燚今天非常温柔。

  “上官,这学期我要高考了,不能每个星期都出来陪你了。”周念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神情不舍望着上官宫燚。

  “嗯,有事打我电话。”

  上官宫燚没有告诉周念李妈的猜测,他打算带周念去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

  当车子停在医院门口时,周念望着医院大门,小脸突然变得苍白,呼吸变得急促,手背冒出青盘筋紧紧抓住车门。

  前世在病房里那些绝望的生活,一件件像电影慢放一样浮现在她脑海里。

  她害怕医院,恐惧穿着白衣的医生。

  “上官,能不能离开这里,我很不舒服。”没一会周念便满头是汗,非常费力对上官宫燚请求道。

  正欲开车门下车的上官宫燚见到周念这副病容,眉头微微皱了皱,语气坚定道:“去医院检查。”

  周念控制不住自己全身颤抖,将嘴唇狠狠咬破才勉强自己下了车。

  下车后周念头也不回往医院外面走,手脚慢慢变得冰冷。

  这是她重生后第一次来医院,她从来不知道她那么害怕前世她死去的地方。

  前世那些在医院里等死的绝望日子,再一次提醒着周念,她身负血仇。

  “哥,能不能来人民医院接我,我想回家。”周念按了好几次手机,才拨通雷炎电话,有气无力说完后,只觉天和地都在开始旋转,闻到那股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蹲到路边就开始呕吐。

  雷炎吓得不清,询问了周念的详细位置,拿着外套跑了出去。

  周念吐了好一会,才感觉脑子稍微清醒一点,身体却还是控制不住发冷颤抖。

  上官宫燚不知何时站到她身旁,轻轻替她拍了拍后背,递了一瓶矿泉水给她。

  周念听见不远处女孩的尖叫声,接过上官宫燚的水闷声道:“你先回去吧,我等我哥哥来接我。”

  上官宫燚没有离开,双手插到裤兜里,冷着脸说道:“去医院。”

  再次听见医院这两个字,周念突然将手里的矿泉水瓶子狠狠扔了出去,非常激动站了起来,伸手狠狠推了上官宫燚一把。

  “上官宫燚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我的谁,我的事轮不到你管。”

  她这辈子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死在医院里。

  被推后上官宫燚眼里划过错愕,他看得出来周念现在的状态很不正常。

  周念强撑着往外走,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医院,离开这个让她呼吸都觉得痛苦的地方。

  上官宫燚伸手去拉周念,刚刚碰到她手臂。

  周念便非常激动甩开他,像防狼一样防备着他。

  从来没有在大马路边追过人的上官宫燚,脸色越来越阴沉,心情越来越烦躁,可看见周念满脸病容,美得就像濒临破碎的水晶娃娃,心里的怒气非常诡异消失不见。

  雷炎很远便看见周念也认出跟在她身后的上官宫燚,将车停在周念旁边,神情非常担忧下了车。

  周念看见他,泪水像决堤的河坝,汹涌的往外流。

  “哥,我不要去医院,我要回家。”

  雷炎满脸心痛搂住周念,一只手拍着她的后背温柔道:“好,哥哥带你回家,我们不去医院。”

  听见雷炎的声音,周念再也撑不住了,身子一软昏倒在雷炎怀里。

  雷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横抱着周念望向上官宫燚,脸色称不上好看,询问道:“念儿她怎么了?”

  上官宫燚不悦的视线从周念腰间移过,只觉得雷炎的手无比刺眼。

  周念是他的女人,却倒在别的男人怀里,还是当着他的面。

  上官宫燚两步上前,没看见他有什么动作,就将周念从雷炎怀里抱出,“不知道,我带她去医院。”

  雷炎只觉双臂麻麻的,好像提不起力气,他知道是上官宫燚对他动的手脚,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拦住上官宫燚的去路,神情非常认真说道:“念儿她很怕医院,就算是生病也是请医生到家里。宫少还是将念儿交给我吧,我来照顾她。”

  上官宫燚神情冰冷望着雷炎,将他从上到下仔细打量。身材修长,长相秀气,身上自带一股书卷气,就像是从古代走出的文人骚客。

  他看过吴辰调查雷家的资料,雷炎是雷哲的养子,他和周念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周念她是我的人,不劳雷少担心。”上官宫燚格外冰冷的视线落到雷炎身上,雷炎只觉空气温度飞快下降。

  雷炎紧皱眉头依旧拦在上官宫燚面前,“刚刚念儿让我带她回家,我是她的哥哥。”

  上官宫燚抱着周念,面无表情从雷炎身边绕过,冷声道:“我是她男人。”

  上官宫燚一句话让雷炎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从来没有问周念她和上官宫燚的关系,周念也从来没有跟他提过,好像上官宫燚是他们之间禁止谈论的存在。

  雷炎从悲伤里回神后,上官宫燚已经抱着周念上了车。

  上官宫燚本来是想回医院的,回想起雷炎说的话,犹豫之后朝海边别墅开去。

  李妈在客厅里打电话,跟欧琴音说周念孕吐有多严重。

  两人正兴致勃勃讨论要怎么给周念好好补身体,突然看见上官宫燚抱着昏迷不醒的周念进来。

  李妈吓得惊叫一声,立马站了起来,一脸慌乱,“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离开还好好的,怎么就晕倒了。”

  上官宫燚将周念轻轻放到沙发上,根本不用他交代,电话里欧琴音听见这边的动静,着急忙慌将家里的医生送过来。

  欧琴音派的医生还没到,周念便慢慢睁开双眼,没有看见害怕的白色房间,没有闻到消毒水的味道,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看见自己在海边别墅,周念第一时间便想到雷炎。

  雷炎不会凭白无故把她丢给上官宫燚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上官宫燚就坐在不远处,他将周念醒来的举动全都看在眼里。

  周念脸上对雷炎担忧的神情,让他觉得非常不顺眼。

  “哥,我没事了,可能是有些贫血吧,我一会就回家。”挂断电话后周念才看见,上官宫燚冷着脸就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周念表情愣了愣,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对上官宫燚露出感激的笑容,对他道谢。

  “今天谢谢你,我先回家了。”没等上官宫燚开口说话,周念便快步离开了别墅。

  今天在医院门口她失态了,她敢肯定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上官宫燚说话。

  上官宫燚脸色那么难看,气息那么冷。她应该是被厌恶了,说不定明天就会收到分手的支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