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38章:要报警


  周念强忍着不适回到雷家,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到她身体的异样。

  雷哲和姚柔询问她一夜没回家去了哪里。

  周念便说她去了吴辰家里讨论虹光影视的项目。

  “我应该提前给爸爸打一个电话的,和吴辰谈论有些起劲,所以就睡在了吴辰家里。”

  周念说的坦荡,雷哲一点没有怀疑周念,他想既然上官宫燚看上了周念,肯定对吴辰有过交代。

  周念借此机会说出她要聘请王荣到雷氏公司上班的事。

  雷哲眉头很快皱了起来,王妈的儿子王荣,从小到大就不成器,手脚还不干净,根本不是能用的人。

  可是他才派了几个心腹到虹光影视,如果拒绝周念这个要求,周念心里会不会往多了想。

  “爸爸,让王荣到公司上班有什么难处吗,如果不方便的话,就安排他到虹光影视工作吧,我记得人事部还缺一个经理,让他去做怎么样?”

  周念早就打听清楚了,那个人事部经理雷哲安排了自己的心腹过去,是绝对不会将这个位置留给王荣的。

  王妈非常懂得抓住机会,听见周念要让王荣当经理,立马对周念表示感谢。

  雷哲最后答应让王荣去雷氏工作,不过只给了他一个普通打字员的职位。

  打字员和经理职位相差太多,王妈心里渐渐对雷哲生出不满,脸上却很感激朝雷哲道谢。

  周念回房间时差一点在楼梯处摔倒,雷炎赶紧伸手将她搀扶住,声音温柔的询问道:“没事吧?”

  周念扭头朝雷炎露出灿烂的笑容,“没事,就是踩滑了,昨晚和吴辰谈得有些晚,我先回房间睡觉,哥哥记得再帮我请几天假。”

  雷炎扶着周念,等她回到房间关上门后他才露出悲伤的眼神。

  周念衣领下的红痕他看见了,也知道周念昨晚根本不是跟吴辰在一起,因为他在楼上亲眼看见她上了上官宫燚的车。

  周念几乎是挪到浴室给伤口消毒擦药,看见伤口后在心里保险估计是中度撕裂。

  脸上神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恨不得自己能长出尖利的獠牙,将上官宫燚一块一块撕下生吞了。

  周念下午刚醒,放在床头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一看是上官宫燚的电话,眉头紧紧皱起心情格外烦躁将它挂断了。

  被挂断电话后,上官宫燚整个人散发出骇人的冰冷气息,整幢办公大楼的人都小心翼翼的做事,生怕一个倒霉撞到他枪口上。

  “周念要跟我一刀两断,这是什么意思?”上官宫燚叫住吴辰,眼神疑惑看向他。

  李妈打电话告诉他,周念离开的时候非常生气,还要和他一刀两断。

  周念是他的情人,签过包养合约,她根本就没有提出分手的权利,那她说一刀两断是什么意思。

  吴辰望着神情冷冽的上官宫燚,伸手推了推眼镜,眼里闪过一道亮光,心里暗道。‘周念终于受不了这座冰山了吗,时间比他预料的要早。因为周念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不能忍的人,难道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呃,一刀两断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断绝关系,周念要跟你断绝关系,你骂她了?”吴辰一脸八卦靠近上官宫燚,上官宫燚冷着脸扫了他一眼,然后移开视线。

  “难不成你打她了?受伤严重吗?”吴辰眼里带着一丝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担忧。

  上官宫燚回想起昨夜的情形,手上动作停顿,冷着脸问道:“流血算严重吗?”

  闻言吴辰微微张大嘴,然后又赶紧恢复正常的表情,语气非常严肃对上官宫燚说道:“严重,当然严重,如果换我是周念,就不是说一句一刀两断那么轻松,我一定会找你算帐的。”

  “宫燚,给周念道歉吧,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对她动手,让她流血受伤就是你的不对。虽然她是你的情人,拿你的钱。但她也是一个有尊严,高兴了会笑难过了会哭的普通女人。”

  吴辰话刚说完上官宫燚神情若有所思望着他。

  “很少见你真的护着谁。”

  吴辰脸上神情有一瞬间凝固,干笑了两声。“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周念这么听话又长得这么漂亮,这样的情人可不好找,我也不想以后沦落到替你物色情人的地步。”

  见上官宫燚冰冷的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吴辰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他太了解上官宫燚了,不管他心里喜不喜欢周念,此时周念是他的情人就是他的东西,他是绝对不会让人染指周念的。

  上官宫燚没有告诉吴辰他的决定,他没有准备去道歉的意思。

  周念想要离开他,异想天开。

  他的东西除了他自己丢弃不要,谁能从他手里抢走。

  周念和雷家所有人说她感冒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待在家里。

  身上的伤虽然在慢慢好转,但那晚上官宫燚给她留下严重的心理阴影,让她睡觉都紧皱着眉头,经常在梦里梦见上官宫燚对她动粗。

  星期五的晚上,简怀仁将王荣还给赌场的五百万转还给了周念,询问她什么时候请医生给简依巧看病。

  周念让简怀仁把电话给简依巧,她知道简怀仁开着扩音。

  “依巧,明天星期六,我来看你好不好?”简依巧下了那么大一盘棋,也是时候结束了。

  简依巧像一个提线木偶坐在简怀仁身边,听见周念的话拳头一下子捏紧了,好半天才开口道:“好。”

  简怀仁看见简依巧表现正常说话,控制不住自己将她紧紧拥抱在怀里。

  “你放心,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治好你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简依巧全身肌肉僵硬,眼里浮现出令人心惊的恨意。

  周念挂断电话后,想了想又给吴辰打了过去。

  吴辰看见来电显示,条件反射朝上官宫燚看去,正准备站起身到办公室外接电话时,听见上官宫燚冰冷不悦的声音。

  “在这里接。”

  吴辰拿着手机站在原地,见上官宫燚望着他视线变得越来越冰冷,咬了咬牙接通了电话。

  周念并不知道吴辰在上官宫燚办公室,问他,“我记得你有一个朋友是警察,你们前些日子还一起吃过饭,能不能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明天和我走一趟,我报警不太方便。”

  听见报警两个字,吴辰神经瞬间崩紧了,拐着弯打听消息。“你要报警,发生了什么事吗?”难道是要告总裁故意伤害罪?

  不远处上官宫燚也皱起了眉头,心里满是嘲讽的冷笑。

  周念要告他,胆子真是不小。

  周念知道吴辰有点八卦,含糊应了他几句,没说她因何事报警,只说要求那个警察保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