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39章:危险人物


  吴辰挂了电话,神情为难望向上官宫燚,“要发给她电话号码吗?”

  吴辰心里一开始由震惊变成了看戏,上官宫燚如果被告了,事情一定会非常精彩。而且他实在太想知道了,周念正面和上官宫燚怼上,到底谁是胜者。

  上官宫燚黑着脸将手里钢笔捏到变形,“把张智的号码给她,一切按她的要求做。”他到要看看,周念的胆子到底有多大。

  看见那只变了形的镶钻铂金钢笔,吴辰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太久没看见上官宫燚脾气火暴的一面,他心神都放松了。

  上官宫燚随手将钢笔扔到垃圾筒,吴辰在一旁暗暗摇了摇头,叹气道:“三千多万,就那么扔了,真是浪费。”

  第二天周念特意叫上了雷炎和她一起去简怀仁家里。

  “哥,不管等会看见什么,你都不要说话,让警察处理就行。”周念坐在副驾驶上,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对雷炎说话。

  雷炎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了周念的头,然后又像触电一样收了回去。

  “放心,我不会多管闲事,你能想到叫我一起去,我很高兴。”

  周念低头收起眼里苦涩的情感,雷炎一直当她是三妹,他关心她疼她只是因为她是他的妹妹。

  “哥,你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哥哥,这种事情我不依靠你还能依靠谁。前阵子我就见简依巧不太对劲,昨天简怀仁给我打电话,简依巧又给我发短信,我才怀疑她被囚禁了,不过这种事到底是我猜测的,所以没有正式报警,只叫了吴辰一个当警察的朋友过来。”

  雷炎见过简怀仁,他们虽然从小就认识,但一直很少有交流。

  他知道简怀仁混黑道,也知道他在赚一些见不得光的钱财。上次周念差点被他侮辱陷害,这笔帐他一直记在心里。

  雷炎开车到了周念和吴辰约定的广场,看见了穿着运动服的警察张智。

  将张智邀请上车后,周念把她的猜测说给了他听。

  张智是吴辰的表弟,昨天吴辰打电话给他,让他务必小心行事,他还以为会是多麻烦的人物,没想到只是一个企业家的儿子。

  张智可不知道,吴辰猜测周念要告的人是上官宫燚,不然他肯定装拉肚子不来。

  上官宫燚那个煞星,给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惹。

  “你只是怀疑,没有证据是不会给你立案的,你运气真好,正好遇到我今天休假,我便陪你们跑一躺,如果事情是真的,我一定保护你朋友的安全,如果是虚惊一场你可得请我吃顿辛苦饭。”

  雷炎和周念都对张智表示了感谢,张智也欣然接受了。

  雷炎将车子停到比较偏远的郊区,张智神情变得有些严肃了,向周念分析现在的情况。

  “据我所知,简怀仁的父母亲都是经商的,他们家住的是大别墅。突然搬到这么偏远的郊区来,这中间一定有情况,你的猜测依我看八九不离十。”

  周念同样神情凝重对张智点头,用请求的语气对张智说道:“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简怀仁真的囚禁了依巧,立案后能不能麻烦你对外保密,依巧她还没有成年,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她肯定接受不了的。”

  张智不知道周念和吴辰是什么关系,但从吴辰话里话外能听出,周念的身份并不只是雷家的女儿那么简单。

  “你放心,我用下半生的职业生涯担保,一定不会让你朋友受到舆论的伤害。”

  闻言周念装作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雷炎站在周念身旁,眼底深处全是伤痛,为什么老天爷那么不公,为什么那么善良的人会患有精神疾病。

  张智若有所思望了雷炎一眼,刚才雷炎整个人散发出令人觉得压抑的阴沉气息,让他觉得有些熟悉。

  前阵子他抓捕的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给他的感觉就跟刚才雷炎给他的感觉一样,他素来感官警觉,刚才绝对不是他的错觉。

  心理医生说那个凶手有严重的偏执症,那样的人心思缜密,心机更是深沉可怕。

  把杀意表现在脸上的人不可怕,那种杀了人还能若无其事生活的人才可怕,而雷炎很明显是后者。

  张智默默在心里给雷炎打上了危险的标签。

  周念敲响了简怀仁租的公寓,简怀仁开门目光从雷炎身上移开落到张智身上,皱眉问道:“他是你请的外国医生?”明明是个中国人。

  周念一脸无可奈何朝他摊了摊手,让开一步让张智进屋,冷声道:“我觉得你需要的不是医生,所以带了你需要的人过来。”

  张智一进屋便将简怀仁反手抵在墙上,摸出手铐将他铐了起来,然后将他扔在地上。

  简怀仁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抬头愤怒的盯着周念,咬牙道:“你骗我。”

  周念一脸无辜神情望着他,微微皱眉,苦恼道:“我怎么骗你了?我骗你什么了?你说给警察同志听啊。”

  知道周念是故意说出张智的身份,用意就是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周念要他做的事,每一件都能让他做牢,他除非是脑子出问题,才会自己曝自己的罪。

  雷炎和张智去了简依巧房间,周念便趁机对简怀仁小声警告,“乖乖的承认虐待简依巧,乖乖当神经病,不然我就把简依巧丢到非洲去。”

  周念不知道简怀仁有多在乎简依巧,在看见简怀仁酷似疯狗发狂的表情,周念觉得痛快的同时也警醒起来。

  她绝对不能让她的敌人知道她有多在意雷炎,不然简怀仁现在的下场就是她以后的结果。

  张智和雷炎找到简依巧时,简依巧正在床上昏睡,床头柜上还放着一瓶安眠药。脸上,脖子上,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痕,手腕上还有被绳子捆绑的痕迹。

  张智还在垃圾桶里看见了用过的安全套,再联想到简依巧,神情愤怒忍不住怒骂出声,“畜生。”

  雷炎神情无比平静扫过简依巧,心里情绪没起半点波澜,一个不相关的人而已。

  张智不经意瞥到雷炎眼里的冷漠,将唇抿得有些紧了。

  他敢用他下半辈子的职业生涯打赌,雷炎绝对是危险人物,极度危险。

  张智大步走出客厅,对着简怀仁大腿便是一脚,控制不住自己骂道:“你还有没有点人性,她可是你的妹妹,畜生不如的混帐东西。”

  简怀仁躺在地上,痛到五官扭曲,连呼吸都困难,好一会才慢慢平静下来,扭头看着周念,“为什么要那么做?”

  简怀仁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周念为什么要害他,难道还在记恨当初他和雷莺联手害她的事?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