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40章:因为我爱她


  周念望着简怀仁露出愤怒的表情,冷笑一声问他:“你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不问问自己都做了什么,依巧是你的妹妹,你把她囚禁在这里是犯法的。”

  简怀仁怒目瞪着周念,神情变得有些激动,怒吼道:“你胡说,你明明知道依巧是什么情况,你明明知道我没有囚禁她。”

  张智和雷炎两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周念,周念一脸茫然对他们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是简依巧悄悄给我发了短信让我救她,我才生疑的。”

  说完周念摸出手机,将简依巧发给她的短信给张智看。

  简怀仁见周念闭口不提简依巧精神有问题的事,心里非常的不安,他不知道周念在谋划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肯定不是好事。

  “你们赶紧把我放开,你们凭什么铐我,我要找律师我要告你们。”简怀仁一脸愤怒的吼完,张智过去便是一脚,这种畜生就是革他的职,他也要揍。

  简依巧不知何时醒来,打开了卧室门,看见周念眼泪瞬间掉落下来,跑过去扑到周念怀里,哭得十分伤心。“你终于来救我了,我还以为你没收到短信。”

  简依巧故意让袖子滑落,让手臂上各种伤痕露了出来,有开水的烫伤,刀片的划伤,狰狞又恐怖。

  看见那些伤,周念忍不住在心里想,简依巧对自己下手都那么恨,不知道对别人下手会狠毒成什么样。

  周念双眼微眯,轻轻拍打着简依巧后背,轻声安抚她,“没事了,张智是人民公安,他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简怀仁在看见简依巧像正常人一样说话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简依巧怯生生望了一眼张智,双眼像兔子一样红了起来,小声道:“你不要抓我哥哥,他不是故意要打我的,他是生病了。”

  简怀仁一直望着简依巧舍不得眨眼,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如果依巧是在装神经病,那她把自己弄一身伤就是想要诬陷他。

  想到刚才周念要自己承认虐待依巧,承认自己有精神病,简怀仁突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他深爱的妹妹居然联合周念陷害他,要诬陷他是神经病。

  简依巧故意装作害怕的模样缩了缩身子,周念将她挡在身后,目光嘲弄望着简怀仁。

  “不会的,不会的。”简怀仁神情疯狂嘶吼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一直紧盯着周念。依巧知道他很在乎她,比在乎自己还要在乎她,怎么会和周念联手陷害他,一定是周念威胁了依巧。

  简怀仁这副样子在张智看来就是神经病,很快张智打电话叫来了局里的人,还通知了简怀仁的父母。

  简宗华和郑雪萍赶到公寓时,简怀仁被两个警察看守在沙发,一脸苍白双眼无神,低头一直说着‘不会的’三个字。

  简依巧一脸惧意坐在周念身旁,看见郑雪萍时紧咬嘴唇,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往下掉落。

  “妈,哥哥他……”

  郑雪萍看见简依巧身后的伤,脸上全是震惊,再看向双手被手铐铐住的简怀仁,整个人都懵了,快步朝简怀仁走去,“你们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把我儿子铐起来了?我儿子犯了什么罪?你们这样是犯法的,我要请律师告你们。”

  张智板着脸上前拦在郑雪萍面前,非常严肃对她道:“这位女士,请不要接近嫌疑人,初步诊断他患有精神疾病,接近他会很危险。”

  听见儿子患了精神病,简宗华一脸慌张向一旁警察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当得知简依巧身上的伤是简怀仁打的后,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简宗华一脸烦躁揉了揉太阳穴,恨不得上前一脚踢死简怀仁,怒声骂道:“你这个畜生,依巧是你的妹妹,你怎么下得去手。你说你要辅导她学业,你就是这样辅导的。”

  郑雪萍突然神情愤怒推开简宗华,尖利声音对他骂道:“你不配骂我儿子,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工作项目,你有关心过怀仁吗,现在怀仁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

  简宗华气得脸色涨红站在原地,面对郑雪萍的指责气得身体发抖。“你还有脸说我,你一个女人家就应该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可你到好在外面开什么美容公司。一个月你有回家里一次吗,成天就知道在外面鬼混,到底是谁不管儿子。”

  两人互相指责,简怀仁突然站了起来,神情狰狞朝他们吼道:“你们都给我滚,我没有你们这样爸妈,我没有爸妈,我只有一个妹妹,我只有妹妹一个亲人。”

  从他记事起,家里除了保姆就是妹妹会对他露出笑容,从小到大是妹妹一直陪在他身边,在他怕黑的时候陪着他,孤独的时候陪着他,生气伤心也陪着他,他什么都不要只要妹妹。

  提起简依巧简宗华心里火气更加烧得厉害,指着一旁浑身是伤的简依巧质问道:“那你是怎么对你妹妹的,她是你的亲人,你为什么要那么做。”那些伤他一眼就能看出,是新伤加旧伤。

  简怀仁一双眼睛满是悲伤,一直望着简依巧,喃喃自语,“因为我爱她。”

  话音落下,简怀仁眼里的泪也跟着落了下来,他想依巧一定是被威胁了,只有他认下所有的罪,顺了周念的意,她才会安全。

  简依巧将头低下,眼里是快要凝结成实质的恨意,拳头紧紧捏住任由指甲没入手心,那样恶心的爱她不要。

  所有人都认为简怀仁真的疯了,将简依巧虐待成这样居然是因为爱她。

  张智看着简怀仁痛苦的神情若有所思,联想到卧室里用过的避孕套,他想他听明白简怀仁那个爱字的真正含义。

  这起案件有很多地方值得怀疑,最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开门的时候简怀仁看起来并不像精神病,周念和简依巧反而有些古怪。

  因为涉及简依巧这个未成年人,案件和周念一开始想的一样,全程保密。

  周念没有跟着去派出所,做了一个笔录便跟着雷炎回家了。

  路上雷炎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犹豫后说道:“简怀仁得了精神病,很有可能不会被判刑。”

  闻言周念嘴角微微上扬,神情享受闭上眼,感受着温暖的阳光,柔声问道:“哥,你相信老天是公平的吗?”

  雷炎眼里满是悲伤,如果老天是公平的,你就不会患有精神疾病,不会受到伤害。

  雷炎语气非常坚定回道:“我不信。”

  周念脸上的笑容慢慢加大,笑道:“好巧,我也不信,我只信人定胜天。神明不会插手管凡人的事,就像我们不会管蝼蚁的死活。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雷炎对周念露出温柔的笑意,对她点了点头,“你说的很对,是这个道理。”

  周念已经能猜出简怀仁的下场,简依巧不是善良的人,甚至可以说她是心狠手辣的人。只有死人才能守住她的秘密,又或许在简依巧心里,也给她贴上了必死的标签。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