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42章:收买王妈


  周念想起了简怀仁调查出的资料,歪着头询问雷炎。

  “如果雷氏企业是哥哥的,哥哥想不想要?”

  雷炎脸上笑意依旧温柔,眼神认真说道:“如果雷氏企业是我的,我就它把送给你。”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和上官宫燚发生关系了?雷炎心里暗暗问道。

  周念对雷炎露出非常灿烂迷人的笑意,雷氏企业早晚有一天她会让它物归原主的。

  晚上王妈送了牛奶到周念房间,周念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柔声问她:“这杯牛奶里也加了爸爸让你加的药粉吗。”

  话音刚落,王妈端着牛奶的手猛得一抖,满满一杯牛奶洒得地板上到处都是。

  王妈目光闪躲,结结巴巴说道:“三小姐,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周念神情冰冷望着她,语气格外温柔,声音格外动听。“你当然能听懂,牛奶里加了什么,你心里比我要清楚。你知道那五百万的还款归期吗?”

  王妈一脸慌乱摇了摇头,当时她儿子借条签好周念就走了,她都没来得及看借条上的内容。

  “五百万的借款时间是一个月,超过一天利息按百分之一算,也就是说你还有三天的期限去筹钱还给我,不然我就告你儿子。不过你放心,我一定给他安排条件比较好的监狱,至于他能不能活着走出监狱,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周念神情无比冷漠,王妈见了紧紧皱起眉头,威胁道:“你就不怕我去告诉先生吗?”

  闻言周念慢慢站了起来,脸上带着鄙夷的笑容走向王妈,身上散发出的森冷气息将王妈逼退了好几步。

  “你可以去试试,我会拿着牛奶的化验报告去告家里有人谋杀我,你猜我爸爸会推谁出来背黑锅。”

  闻言王妈心里咯噔一下,雷哲那个小人,到时肯定会将全部的罪都推到她身上,说她下毒害周念。

  王妈神情一瞬间转变成哀求,低声下气说道:“三小姐,我也不知道那药粉是什么啊,先生说是调养身体的药,让我每天晚上给你加一点,不过从你去上班后,先生就让我停下加药了。”

  停下了,闻言周念心里冷笑一声,“是吗,这些话你可以对警察去解释,和我说没什么用。”

  王妈像是做了极大决定一样,神情严肃道:“三小姐,你想要我做什么事,你就直说好了。”

  周念慢悠悠坐下,似笑非笑望着王妈,从抽屉里拿出一瓶她花大价钱在网上买的药,将它轻轻推向王妈。

  “这是一种治疗精神病效果非常好的药,每天服食一点能让人变得更加精神,爸爸工作太累需要好好提神,王妈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王妈望着那个药瓶全身颤抖起来,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她是爱财,但杀人这件事她真的不敢做。

  周念神情冷漠瞥了她一眼,笑道:“你怕什么,这种药各大顶级医院都有贬卖,你若是怀疑它有毒性,你可以拿去化验。不过你儿子欠我的钱就要在三天之内还给我。”

  王妈心里算盘打得啪啪地响,雷哲让她儿子做的工作又辛苦钱又少,这件事她早就心生不满了。

  为雷哲卖命是害人,为周念卖命也是害人,何况她现在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王妈慢慢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将梳妆台上药瓶揣到自己兜里。

  周念脸上笑意加深,对王妈道:“只要你听我的,我会让你儿子当上雷氏企业副总经理。你也知道我爸妈生性多疑,如果被他们知道你我暗地里有这种交易,你猜他们会不会神不知鬼不觉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王妈相信周念的话,更相信周念也能让她神不知鬼不觉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一开始王妈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为周念卖命,听见周念许诺雷氏副总经理的职位给她儿子,心里最后一丝犹豫消失了。

  “三小姐尽管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好好办的,我儿子的工作就麻烦三小姐放在心上了。”

  王妈离开前,周念还给了她五十万。

  王妈拿到钱后忍不住喜笑颜开,心里那丝对周念威胁她产生的不满也烟消云散。

  望着王妈离去的背影,周念心里感概,钱真是一个非常有用的东西。

  星期六周念看了看手边的手机,已经两个星期上官宫燚没有联系过她了,是不是证明他们已经断绝关系了?

  她都当着李妈骂他王八蛋了,还怒吼要和他一刀两断,是个有点傲气的金主都会将她踢得远远的。

  周念脸上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看来她是摆脱上官宫燚了。

  周念特地抱了一束百合花前去精神病院探望简怀仁,在一间二十几平米的病房里,她看见了体形消瘦到变形,肤色枯黄如树皮的简怀仁。

  眼前的简怀仁哪里还有曾经半分风采。

  周念告诉看护,她是简怀仁的好朋友,看护又看简怀仁情绪稳定,又收了周念暗中递给她的红包,所以违反规矩把门打开了。

  “一个小时我再过来,你小心些,他情绪有些不稳定,别让他伤到你。”看护叮嘱了周念几句,便离开了病房。

  简怀仁抬头看见周念,情不自禁站了起来,一脸不敢置信,摇头道:“不,你不是周念,周念不是这个样子的,你不是她,你肯定不是她。”

  简怀仁的模样让周念疑惑,走到一旁坐下后问道:“你说说,那我应该是什么样子。”

  简怀仁仿佛陷入了回忆,就在周念以为他不会说话时,他语速极慢,神情认真一字一句说道:“你很自卑,都不敢抬头看我,也没有现在这样漂亮,我大声说话你都会吓得发抖。还有一次在七星芒,我差一点挑断你的手脚筋,你都不敢反抗只知道哭。”

  闻言周念脸上笑意加大,一股冷冽的杀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弥漫在整个房间里,简怀仁嘴里说的她,是她前世的模样。

  “是啊,我记得那一次我还差一点被你的手下轮奸,身上到处都是烟头的烫伤,酒杯的划伤,你记得这些真的是太好了。”

  说完周念一步一步朝简怀仁走去,简怀仁一脸惊恐朝后面退,嘴里一直嚷着,“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周念微笑着上前,一把抓住简怀仁的头发,将他整个人按在地上,扯着他的头不停的往坚硬的地砖上撞,撞一下问一句,“你知道那种绝望吗,你不知道吧。你知道那里被烟头烫伤有多痛吗,你也不知道吧。简怀仁,老天爷是长眼的,你欠我多少终归要偿还给我。”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