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43章:雷莺演技上线


  简怀仁双眼充血,全身颤抖,他一点不怀疑周念会在这里弄死他。

  就在他感觉自己头骨快要碎开时,周念放手了,神情不屑居高临下望着他,冷声对他说道:“在进入这间房门前,我的确是打算让你死的,可是现在不会了,因为你想起了那些事,让我觉得自己不再孤独。”

  简怀仁口鼻里全是鲜血,用手撑着地砖,好几次都没能坐起来,喘了好几口粗气断断续续求道:“你要杀我,我认了,可我妹妹是无辜的,她并没有伤害过你,求你放过她。周念,我求求你了。”

  周念望着简怀仁的眼神慢慢变冷,用力踩住他放在地上的手指,看着他痛得脸色发青,身体像虾子一样弓起身,神情变得有些激动,声音满是恨意。

  “你求我,我求你的时候你放过我了吗。我曾经那么痛苦的哀求你,你听过吗,你没有,你看着我被人折磨你不是笑得很开心吗,你不是很喜欢折磨人吗,那你现在怕什么。”

  “简依巧她是无辜的,那我问你,我是不是无辜的,我有招惹过你吗,是你先不给我活路,凭什么要我给简依巧活路。”

  简怀仁痛到全身痉挛,像乞丐一样哀求着周念,“我求求你,放过依巧好不好,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反抗,哪怕你要我死,求求你放过依巧。”

  周念慢慢蹲下身子,双眼泛着寒光望着简怀仁,无比认真对他说道:“简怀仁,你最好乖乖的活着,因为我要让你看着那些欺我辱我的人,一个一个死在我手里。”

  “你还不知道吧,你能来这里全是简依巧一个人策划的,她恨你,恨不得你去死。”

  看见简怀仁脸上露出震惊,周念冷笑一声,声音低沉问他,“我大哥在我去世后去了哪里?”

  简怀仁神情非常痛苦,双眼无神盯着周念,像一个木偶一样张嘴回答,“你下葬那天,他出车祸车子掉到海里,失踪了。”

  一个小时后周念离开简怀仁病房,再一次塞给看护五万块。

  看护看见里面简怀仁的惨状,非常沉默装作没看见,去请来医生只说病人又发疯自残了。

  简怀仁病房里的隐形监控,只有上官宫燚电脑里能接收。

  周念进入病房电脑便闪出消息框,他全程面无表情看着周念折磨简怀仁,不过两人之间的谈话他听的一头雾水,特别是最后两句。

  什么叫周念去世后,什么叫你下葬那天?

  脑海闪过一个念头,简怀仁真的得了神经病,周念在陪他演戏?

  晚上周念心情极好,雷莺从楼上下来气呼呼瞪了她一眼,阴阳怪气道:“别以为爸爸护着你你就能得意,我就等着看虹光影视在你手里破产。”

  真是气死她了,周念当了虹光影视的董事长,肯定是她不要脸勾引宫燚,爸爸居然还骂她,叫她不要管闲事。

  她的宫燚都快被周念抢走了,她能不管吗。

  周念神情平静扫过她,完全将她无视,她现在还在回想简怀仁说的话,前世雷炎在她下葬那天出了车祸,掉到海里生死未知,是雷哲动的手吗?

  雷莺来病房前曾经说过,雷炎为了她跟雷哲对着干,所以雷哲才要杀他。

  看见沙发上雷炎穿着干净的白衬衫,牛仔裤,正聚精会神看报纸。周念心脏像被一只手紧紧捏住,这一世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护住他。

  雷炎刚刚从报纸上移开视线,便看见周念眼中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悲伤,心脏像被人敲打了一下,痛得厉害,慢慢将报纸收回,目光温柔望着周念问道:“怎么了?”

  周念立马回神,对雷炎露出笑意,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当周念看见手机里上官宫燚发给她的短信时,秀眉紧紧皱了起来。

  上官宫燚叫她出去是什么意思?

  周念将手机放到一旁,没过五分钟上官宫燚电话打了过来,犹豫了一会周念还是接通了电话。

  “出来,不出来我进去找你。”

  上官宫燚冷冷的声音让周念心里忍不住骂人。

  雷炎抬头望着周念,问她:“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很显然,他听出了上官宫燚的声音。

  周念拿住手机的手忍不住加大了力气,她不想让雷炎知道她和上官宫燚的关系,扬起略显苦涩的笑容,“不用了,我出去看看。”

  周念一边往外走一边在心里想,不是一刀两断了吗?还来找她干什么?

  难不成还要签一个分开保密协议?

  周念在小区外看见上官宫燚的车时,发现雷莺一脸娇羞站在车旁,正弯腰对着坐在驾驶位置上的上官宫燚说着什么,老远她都能看见雷莺胸前白花花一片。

  上官宫燚只觉雷莺刻意压抑的娇声,像鸭子声音一样难听,心情非常烦躁,脸色也越来越阴沉。第三次抬起手腕看表,一双星眸满是不悦。

  “宫燚,听说你把虹光影视送给周念了,为什么啊?”雷莺神情委屈,两眼泛着泪光楚楚可怜望着上官宫燚。

  上官宫燚冰冷的目光扫了她一眼,黑着脸回了一声,“嗯。”

  雷莺好像看不见上官宫燚脸色难看,十分委屈的咬唇,“是不是周念不要脸勾引你,你才把虹光影视给她的。虹光影视是你的公司,你怎么能把它交给周念呢,她根本就不懂管理,肯定会让虹光影视破产的。”

  雷莺说完见上官宫燚抿着性感的薄唇,知道机会是要靠自己争取的,一脸娇羞望着上官宫燚说道:“我从小跟着爸妈学习公司管理,如果你将虹光影视交给我管理,我一定会做的比周念好的。而且如果被人知道虹光影视的董事长是个私生女,一定会让观众对虹光影视产生坏的印象。”

  听到这里,周念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冷笑一声走上前,嘲讽道:“二姐怎么知道我就管理不好公司,据我所知,二姐你还没有去过爸爸的公司实习吧,而我已经在总裁公司实习过了。总裁把虹光影视交给我,就是肯定了我的工作能力,二姐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总裁的决定。”

  雷莺看见周念时,脸上神情变得僵硬,暗暗用力将手捏成拳头,朝上官宫燚露出温柔的笑容,嗲声嗲气道:“宫燚,你知道我没有那种意思的,周念她怎么能这么说我。”

  周念神情嘲讽双手环胸,意味深长说道:“哦,难道是我刚才听错了,二姐不是在说我不懂管理,也没有说虹光影视在我手里一定会破产,更没有说我私生女的身份会让公司难看。”

  雷莺神情委屈望着周念,像白莲花一样,双眼含泪为自己辩解。“我没有那种意思,你真的误会我了,我是为了宫燚着想,他管理公司那么辛苦,我也是为了虹光影视好啊。”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