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44章:解决男人需要


  在看见周念的身影时,上官宫燚面部表情柔和了一些。

  两个星期没见,周念好像变漂亮许多,特别是那双仿佛会说话的桃花眼,在黑夜里都那么夺目。

  周念望着雷莺微微皱了皱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每次雷莺在上官宫燚面前,就会变得聪明一些。

  就像现在知道装成无辜的模样,若换了一个对象,说不定就能得逞了,可惜她面对的是上官宫燚。

  那个冰山男连上床都板着脸,反正她是不信他会看美女的。

  “二姐,你可别一副我欺负你的模样,你这么委屈看着我,会让我产生欺负了你的错觉。虹光影视是总裁给我的,你要是意见你就找总裁谈,别去找爸爸,因为虹光影视不是爸爸的,他就算想把它给你,也是有心无力。”周念声音清冷,毫不给雷莺半分脸面。

  上官宫燚见周念一点没有上车的打算,按了按方向盘上的喇叭,看着周念有些不耐烦对她道:“上车。”

  闻言雷莺心里一下就慌了,如果周念跟上官宫燚一起离开,孤男寡女在一起,她不用脑袋想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周念站在车旁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虽然上官宫燚换了车,可她脑海里还是控制不住回想那天晚上痛苦的场景,还能感觉到那种撕裂的痛。

  周念咬着牙站在一旁,强迫自己露出疏离的笑容,眼里快速划过一丝恨意,“总裁,今天太晚了,公司的事我们能不能明天再讨论?”

  一旁雷莺听见是谈公事,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站在周念面前挡着她的路,不让她进上官宫燚的车。

  车里,上官宫燚有些烦躁伸手扯了扯领带,一张无比英俊帅气的脸紧紧抿唇,目光冷漠扫了周念一眼,声音比冬日里的寒冰还要冰冷。

  “上车。”

  雷莺站在一旁双眼冒出了桃心,扯领带的动作真的好优雅好性感,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让她双腿发软,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站稳。

  周念还没来及说话,雷莺神情激动上前,露出自以为最迷人的微笑,害羞的问道:“宫燚,你要去哪里,我能不能陪你一起去?”

  上官宫燚视线没有落到雷莺身上,好像他面前没有雷莺这个人一样,不悦的视线无比霸道侵占着周念内心,“很好,你惹怒我了。”

  周念从来没有真的见过上官宫燚生气,习惯了上官宫燚的冰山脸,她早就没有一开始的惧怕了。

  可是现在她害怕了,上官宫燚望着她的眼神,让她想起了那个无比痛苦的夜晚,脸色煞地一下就变白了。

  上官宫燚从车里走了下来,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又长又有型的长腿,没几步便走到周念面前,一米八七的个子神情高冷,居高临下望着周念。

  “要我亲自请你上车吗。”

  周念心里有些害怕,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目光闪躲,不去看上官宫燚的脸,结巴道:“我……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事我们改天再谈。”

  雷莺被上官宫燚散发出的冷气一激,理智瞬间回笼不敢再犯花痴。站在限量版宾利车旁边,双拳紧捏,瞪着周念眼里燃着羡慕的怒火,恨不得跑上前推开她取而代之。

  上官宫燚高大威猛的身影笼罩在自己身上,周念只觉心脏狂跳,仿佛要跳出胸腔,正准备往后退时,手腕被紧紧抓住。

  上官宫燚拖住周念,强行把她按在副驾驶上,然后阴沉着脸开车扬长而去。

  雷莺望着消失不见的车影,气得直跺脚,非常愤怒跑回了别墅,将周念不要脸勾引上官宫燚的事告诉给雷哲和姚柔,还让他们打电话给周念,让她赶紧回家。

  雷哲和姚柔听完都没有打电话,以前只是怀疑,现在他们肯定了,周念已经是上官宫燚的人了。

  “爸妈,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周念都跟宫燚走了,她那么不要脸,肯定会勾引宫燚的。你们赶紧打电话把她叫回来,把她关在房间里,别让她出去给我们家丢脸。”雷莺急得不行,如果宫燚和周念发生了关系,以后周念岂不是要踩在她头上嚣张。

  雷哲冷着脸望了雷莺一眼,说道:“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别去管你妹妹的事。她已经成年了,有自己的交友自由,我们又不封建的父母,交男朋友只要对方家世人品过得去,我们就不会插手,现在不是流行自由恋爱吗。”

  雷哲话说完后,雷莺站在原地像傻了一样,非常激动又愤怒朝雷哲吼道:“爸,你在说什么,宫燚怎么会和周念谈恋爱,周念她配吗。周念根本就配不上宫燚,只有我才能配得上他,只有我才能嫁给宫燚。我是你和妈妈的亲生女儿,我喜欢宫燚为什么你们都不支持我。周念只是一个私生女,她有什么资格站在宫燚身边。”

  被雷莺吼了,雷哲脸色隐隐发黑,“别一口一个私生女,周念比你优秀得多,你有哪一点比得上人家,你成绩比她好还是性格比她好。”

  雷莺一脸受伤望着雷哲,伤心的泪水瞬间打湿脸颊,紧紧咬着唇,“爸爸,我才是你看着长大的女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雷哲十分生气离开了书房,经过这几次的吵闹,他算是看清了,雷莺已经被姚柔宠坏了,性格娇纵认不清现实,一点打击就承受不住。

  雷莺见雷哲干脆不理她,眼泪流得更加汹涌了。

  姚柔见了走过去非常心疼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你爸爸他说的是气话,你永远是妈妈最优秀的女儿,周念不管有多优秀,她都摆脱不了私生女这个身份。上官宫燚是不会娶她的,她就算跟上官宫燚发生什么,在上官宫燚眼里她就是一个解决需要的玩具而已。”

  姚柔见雷莺哭得伤心,心生不忍,继续轻声说道:“一个优秀的男人,身边总是有好几个解决需要的情人,那些都是正常的,你看你爸爸在外面不是也有情人吗,还悄悄生了周念,我也没有在意。”

  姚柔心里想,雷莺现在因为上官宫燚情绪容易激动,还不是时候告诉她周念真正的身份。

  雷莺抬手擦干脸上的眼泪,像溺水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真的吗?宫燚真的只是把周念当成玩具吗?他真的不会喜欢上周念吗?”

  姚柔神情肯定对雷莺点头,雷莺心里还是憎恨周念。

  凭什么周念能做宫燚的玩具,凭什么她能得到宫燚的疼爱。

  上官宫燚是她喜欢的人,她绝对不许周念抢走他,她一定要毁了周念,让上官宫燚像丢垃圾一样把她丢开,能站上官宫燚身边的女人只能是她。

  若是周念在这里,看见雷莺现在的模样,一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现在的雷莺像极了前世在她病房嚣张的雷莺,一样的阴狠毒辣。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