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45章:伺候我


  周念被上官宫燚强行按到车上,全身都控制不住颤抖,脸色苍白望着上官宫燚,极其没有底气朝他说道:“你……你别乱来,我会告你的。”

  上官宫燚神情不悦瞥了周念一眼,继续开车。

  看见上官宫燚没有在车上就对她动手的意思,周念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漂亮的脸蛋儿上才出现一丝血色。

  车子停在海边别墅时,周念死活都不肯下车,上官宫燚绕过去拉住她的手腕,强行将她拖了下来,对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李妈吩咐道:“派保镖看住她,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走出别墅一步。”既然是他的东西,那他就要留在身边。

  周念另一只手死死拉住车门,神情愤怒又慌张,“上官宫燚,你凭什么囚禁我,你这样做是犯法的,我可以去告你。”

  闻言,上官宫燚回头冷眸望着周念,伸手捏住她精巧漂亮的下巴,“凭我是上官宫燚,凭你是我的女人。”

  看见周念扒着车门瑟瑟发抖,漂亮苍白的脸像快要破碎的水晶娃娃,上官宫燚只觉小腹一邪火乱窜,他还是第一次生出那么强烈想要周念的欲望。

  没用多大的力气,上官宫燚就将周念拖到了他卧室,然后板着一张脸将李妈关在门外,动作异常烦躁将外套甩在地板上,三两下扯掉了领间的领带。

  这样的上官宫燚周念是第一次看见,心里笼罩着一层黑云,有一种她命休矣的感觉。

  周念脑筋快速运转,不能跟他对着来,不然受伤吃苦的还是她自己。

  脑海里有了对策,周念不管不顾跑到上官宫燚面前紧紧抱住他,哽咽道:“我知道错了,别像那天那样惩罚我好不好?”

  上官宫燚神情依旧冰冷,拉着周念自己坐到床边,一双星眸望着她,“伺候我。”

  周念含着泪的眼满是疑惑望着他,怎么伺候?

  等到周念嘴酸麻到说不出话时,脸上心里皆布满黑云,她这一辈子再也不想听见上官宫燚说伺候他这三个字。

  上官宫燚神情慵懒从衣柜里拿出衬衫,修长有型的手一个一个慢慢扣上,回头望着床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周念,眼里快速闪过一道笑意。

  或许他早就应该把她留在身边,现在留下也不迟。

  见上官宫燚穿好衣服,周念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像小猫一样叫唤了一声。

  慵懒的闷哼声,像惊雷一样轰炸上官宫燚的耳朵和理智,冷着脸默不作声又回到床上,没一会房间便响起周念各种哭求声。

  周念不知道昨天是怎么过去的,反正她醒来身上全是各种可耻的红色痕迹,到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上官宫燚还真的派了两个皮肤黝黑国字脸的保镖跟在她身边,就像影子一样甩了甩不掉,总能在十米范围内看见他们。

  本来就不愉快的心情变得更加不愉快了。

  看见李妈周念犹豫了一会,将她拉到客厅角落里,小声的问道:“李妈,你能不能帮我出去买紧急避孕药?”

  李妈一脸震惊望着周念,好半晌才回神,“为什么要吃避孕药?”

  周念妩媚的脸露出一丝气愤,气呼呼道:“不吃药,难道还真的给他生孩子不成,我才不做代孕妈妈。李妈,你就帮我把药买了,算我求你了。”

  李妈认真的敷衍了几句,然后悄悄给上官宫燚打去电话,报告周念要她买避孕药的事。

  手机对面上官宫燚脸色阴沉,站在他面前的项目经理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小声道:“总裁,那我先出去了。”

  上官宫燚对他点了点头,项目经理心脏狂跳一步一步朝办公室大门走去,关门的瞬间还听见总裁异常不满的声音。

  “不许。”

  上官宫燚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心情格外烦躁,三点多就离开了公司,将公司里那堆繁琐的文件全都留给了吴辰。

  周念看见上官宫燚那刻,好不容易平熄的怒火又冒了起来,指着那两个黑脸保镖,一双眼睛瞪得又圆又大。

  “你派两个黑面神盯着我做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离开别墅,我还要上学,马上就是高考了,我若考不上重点大学,你赔我一个未来啊。”

  上官宫燚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周念,明明昨天还跟水一样柔软,今天突然就硬气起来了。

  不过神情生动要比平时好看许多。

  “请几个家庭老师过来辅导,你想考什么大学,我把它买下来。”

  听见这句话周念心里的怒气一下子消散,她不应该跟商业帝国的国王谈论这个话题,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周念漂亮妩媚的脸蛋写满了委屈,走到上官宫燚身边轻轻挽着他的手臂,慢慢的摇晃,“上官,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吗。你别把我关在这里,我会发疯的,而且我爸妈也会担心我的,你让我回家好不好?”

  上官宫燚当着两个保镖和李妈的面,将周念拉到他怀里坐下,轻轻捏着她纤细的腰肢,声音有些压抑,“等你乖了我就放了你,我会给你爸爸打电话,或者将你买回来?”

  闻言,周念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最后变成了黑色,买回来。

  她是物品吗,还是宠物,她是一个人,说买就能买吗?

  害怕被折磨,周念非常没骨气认栽了,低声下气哀求上官宫燚。

  上官宫燚冷着脸捉住周念乱动的手,“伺侍我,我高兴了说不定会让你回家看看。”

  周念神情震惊望着上官宫燚,又要伺候,她嘴现在都还不舒服啊,难道上瘾了?

  “上官,你有没有觉得,你这两天说话字数有点多啊?”以前的冰山怪说的最多的就是嗯,现在开口就是一整句话,转变太快她有些适应不了啊。

  上官宫燚心情极好捏了捏周念的脸,看着上面留着自己的红印子,眼神变得深邃,“在这里伺候我。”

  周念惊得立马从上官宫燚腿上跳起来,然后看向四周,客厅里还有保镖和李妈在呢,呃,他们人呢,刚才还在啊?

  像是看出周念心里在担心什么,上官宫燚语气柔和对她道:“放心,没人敢打扰。”

  最后周念还是向恶势力低头了,心里突然生起一个想法,如果她把这东西咬断了,是不是就不会有痛苦了。

  心里刚刚浮现这个想法,周念便赶紧将它压下,别说咬断了,她敢发誓,只要破点皮,上官宫燚都会弄死她。

  “嗯……”

  听见上官宫燚闷哼一声,周念全身发凉目瞪口呆咽下嘴里的鲜血,她今天会不会死?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