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46章:不许就是不许


  上官宫燚眉头紧皱,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周念抬头看见那张俊美像谪仙的脸露出活人才有的表情,心里慌乱慢慢被惊艳占据,控制不住犯起了花痴。

  第一次,她觉得皱眉的上官宫燚很英俊帅气,因为沾染了一丝烟火气息,让她觉得不那么高不可攀。

  上官宫燚以为自己会生气,以往若有人敢让他受伤,他不打断他的双腿就是仁慈了,可是面对周念他心里没有怒意。

  “继续。”

  无比冰冷的两个字将周念唤回神,露出见鬼一样的神情盯着上官宫燚,眼里带着犹豫问道:“不用拿消毒水擦一擦吗,有可能会感染的。”

  上官宫燚坐起身,伸手轻捏住周念下巴,目光柔和对她道:“不用。”

  事后周念非常想不通,上官宫燚在那种情况下还能让她继续,是不是精虫上脑了?

  做完后上官宫燚没同意周念要回家的要求,而是让李妈给雷哲打了电话,告诉他周念被他留在了别墅。

  周念就站在不远处,听见电话话筒里雷哲各种讨好的声音,脸上心里都布满了黑云。

  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周念开始装乖了。

  上官宫燚任何要求她都配合,他让她什么时候伺候他,她就什么时候伺候他,虽然每一次都是她先累到睡着。

  上官宫燚让李妈请来教她课业的老师,每一个都是有名的教授,她也趁机努力学习各种知识,除了没有自由这一点,她每天生活过得非常充实。

  半个月后上官宫燚让李妈把周念的手机还给了她,允许她和外界联系,允许她出去但必须带着保镖,还要保证在下午五点之前回来,不然就没收她的手机。

  拿到手机时,周念非常兴奋亲了亲,她早就吃透了上官宫燚,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周念手机刚刚开机,雷炎的电话便打了进来,电话接通后她听见雷炎有些沙哑又担忧的声音。

  “念儿,是你吗?怎么半个月不开机,你在哪里?”

  周念紧紧握住手机,眼泪瞬间从脸颊滑落,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不想让雷炎听见她在哭。

  如果雷炎知道她被上官宫燚囚禁,肯定会不惜一切跑来救她的。

  “哥,我没事,前不久手机坏了,我住在上官家里,你不用担心我,我一切都好。”周念装作很平静的模样说话。

  雷炎听见周念的声音,苍白的脸神情慢慢放松,轻声道:“你没事就好,有空回家看看,我先挂了。”

  雷炎挂断电话神情非常痛苦趴在床边咳嗽,齐阳手里拿着针筒轻轻拍着他后背,叹气道:“你这又是何苦来的,你妹妹高高兴兴去男朋友家住,你担心到烧成肺炎还不肯去医院,就怕她回来见不到你。你这个妹妹也真够没良心的,知道你很担心,都不说回家看看。”

  雷炎神情痛苦,强撑着床沿神情严肃望着齐阳,认真对他道:“她不回来是不想让我担心,她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齐阳站在一旁一边在心里叹气一边给雷炎喂药,周念他就看不出她哪点好,除了长得漂亮些,性格一点也不可爱,明明听出了雷炎的担忧,却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齐阳站在床边非常认真警告雷炎,“病情严重就必须去医院,我就搞不懂了,是周念怕医院,你跟着怕什么。”

  雷炎抬头脸色苍白,一双深邃的眼一直望着他,齐阳马上抬手认输。“行,行,行,我不说了,你再疼周念她也是你的妹妹,管住自己的心。”

  雷炎一脸黯然低下头,被子里的手捏得紧紧的,闷声道:“我知道。”只要周念愿意,他会做她一辈子的哥哥,一直陪着她守着她。

  “你知道就好。”齐阳完全不信雷炎说的话,雷炎这副模样明显就是落入了情网,只是他自己认为能管住自己的心。

  李妈端着人参鸡汤神情若有所思站在一旁,周念虽然刻意压低哭声,但她还是听见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心里忍不住感概道:‘那么好的一个女孩,怎么就不喜欢少爷呢,偏偏少爷又好像动心了,真是造化弄人啊。’

  上官宫燚下班回家看见周念半躺在沙发上,李妈正用冰给她敷眼睛,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周念还没说话,李妈便叹气说道:“想家了,给她哥哥打了一个电话,哭到现在。少爷,你这样把人留在这里是犯法的。”

  上官宫燚冰冷的目光落在李妈身上,李妈立马闭上嘴,慌张道:“我去厨房看看炖的汤。”

  李妈走后,上官宫燚浑身散发着寒冷的气息,神情极其不悦对周念说道:“以后不许你和雷炎有来往。”

  闻言周念心里满是怒意,拿开眼上的冰坐了起来,“凭什么,雷炎是我哥哥,是我的亲人。”

  上官宫燚身上气息越来越阴沉,每一次他只要提到雷炎,周念的情绪就会格外激动,他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他们之间不太正常。

  他调查过周念,刚回雷家时她和雷炎根本没有来往,明明是陌生人,可两人都在暗地里关心着对方,这一点让他觉得奇怪,也是他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还有那天周念在精神病院和简怀仁说的话,他也一直想不通,他去看过简怀仁,确认他没有精神病。

  可不管他怎么威胁,甚至用简依巧威胁,简怀仁都不肯开口说一句话,就像变成植物人一样。

  “不许就是不许,不听话我把你关在这里一辈子。”上官宫燚板着脸说完,心情烦躁转身上了楼,周念在他身后瞪着他,不停地在心里咒骂他。

  接下来的几天周念极其不配合上官宫燚,无论上官宫燚做什么,她都像木头一样,浑身僵硬一动不动,脸上甚至连丝表情都没有。

  好几次上官宫燚做到一半停了下来,全身散发着浓郁的黑气一直瞪着她。

  每次周念都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那样就看不见上官宫燚那张让人压抑的脸。

  既然让她不痛快,上官宫燚也别想痛快。

  上官宫燚体内压抑的怒火一天比一天浓郁,吴辰每次见了他都有一种想逃跑的冲动,再这样下去整幢办公楼的员工,恐怕都会长期处于精神紧崩状态下。

  每一次吴辰想要开口询问上官宫燚因为什么生气时,每回都被瞪得心里发慌后背发凉,被瞪完后还被故意刁难,经常加班到晚上一点才能回家。

  再一次加班完,吴辰顶着两个熊猫眼趴在办公桌上,像是做了极大的决心摸出手机。“再这样下去我肯定会死的,还是打电话求救吧。”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