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49章:简怀仁跳楼


  上官云起将车子停到精神病院时,眼里闪过一道光,如果他记得不错,这是宫燚名下的一家私人医院。

  而且看周念的样子,好像并不知道这是宫燚的医院。

  上官云起快步走到周念旁边,小心翼翼试探了几句,确定了周念并不知道这家医院是宫燚的。

  给周念打开病房门的依旧是上次那个看护,“病人受的刺激比较大,那天从你离开后他就再没开口说过话。”

  周念对看护礼貌的点头笑了笑,看护见了只觉头皮都在发麻。那天简怀仁满身是伤,她实在无法想像会是眼前这个像仙女一样的人做的。

  上官云起进入病房便左看右看,看见屋顶上那一抹银光,嘴角诡异的向上扬起。宫燚居然还在这里安装了国外最先进的隐形监控,难道这里面这个病人就是周念心里喜欢的人?

  上官云起非常用心观察了一下躺在病床上的简怀仁,长得一般啊,连宫燚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简怀仁听见开门声音,看见是周念后,腊黄枯瘦的脸对她露出笑意,沙哑着声音说道:“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看我。”

  周念搬了一个凳子坐到简怀仁床边,随手拿了一个苹果削了起来,望着简怀仁笑道:“怎么会,我来看看你死没死啊。怎么,活着不好吗?”

  简怀仁神情痛苦摇了摇头,望着周念一字一句回道:“我后悔了,能不能原谅我?”

  因为上官云起在,周念克制了心里的怒意,对简怀仁皮笑肉不笑问道:“后悔什么,既然做了就不要后悔,你看我像那种你道歉就会原谅你的人吗?”

  简怀仁望着周念抿唇不语,目光看向上官云起,沉默许久对他道:“你能不能离开一会,我想单独和周念说说话。”

  上官云起疑惑的眼神在周念和简怀仁身上乱扫,有奸情,有秘密,有八卦。

  上官云起离开后,周念拿着自己削好的苹果咬了一口,问道:“简依巧来看你了,说了什么你要自杀。”

  提起简依巧,简怀仁眼里满是伤痛,几乎是颤抖着开口。

  “她说她恨我,恨不得让我去死。明明小时候她说喜欢我,要一生一世和我在一起,我们还在院子里拜过天地,我们曾经那么快乐,怎么能恨我呢,我那么爱她,她怎么能恨我呢。”

  看见简怀仁脸上的伤心和绝望,周念坐在一旁神情淡然继续咬着苹果。“那是因为你是她哥,她厌恶你不是很正常的吗。”

  简怀仁突然变得有些激动,手腕上的伤口一下崩开,流出了鲜红的血。“可她不是我的亲妹妹,她是我妈妈流产后抱养回家的。”

  周念一直以为简怀仁是个对自己妹妹下手的畜生,无视简怀仁流血的伤口对他点头,“那你告诉她了吗?告诉她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她只是你妈妈抱来的,不是你爸妈亲生的。”

  简怀仁摇了摇头,双眼无神望着天花板。“我没有告诉她,如果她知道自己不是爸妈亲生的,肯定会难受的。我爱她,我不想看她难受。”

  周念冷笑一声,突然用力将水果刀插到简怀仁耳朵旁边,“你可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什么,我说过你要是敢死,我就不会让简依巧好过,有没有忘记我说的话。”

  说完周念拿过一旁绷带给简怀仁包扎伤口,语气格外轻柔对他说道:“我还没有让那些人一个一个死去呢,你怎么可以先死,你知道你自杀我会让简依巧怎么样吗。可惜,我不会告诉你。”

  简怀仁神情哀求望着周念,几乎是痛哭道:“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每一天晚上我都做噩梦,我变成游魂看见你在医院,一天又一天等待死亡,我真的后悔了。”

  看见简怀仁眼里的疯狂和恐惧,周念心里产生了怀疑,难道在精神病院住久了,会变成真正的精神病。

  还是简怀仁想用装疯来迷惑她,想让她看在他已经疯了的份上放过简依巧?

  不知道简怀仁是真疯还是假疯,周念靠近他,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说话:“你可以再试试,看看再死一次会不会回到以前,如果你回到以前不再害我,我就原谅你也原谅简依巧。”

  如果简怀仁真的死了,她就相信他是真的疯了,如果不死,就是在装疯。

  周念离开时故意将简怀仁的房门虚掩,对走廊外吸引无数女护士的上官云起喊道:“我们走吧。”

  上官云起对一众女护士做了一个飞吻,引起阵阵疯狂的尖叫声,现场显然有人将他认了出来,只是气场太强大,没人敢拦住他要签名。

  不到一分钟周念和上官云起并排走在一起的图片便被上传到网络,周念被各大杂志社定为上官云起的秘密女友。

  周念和上官云起刚走到医院楼下,便看见不远处围着一群人。

  没多久负责看守简怀仁的看护一脸惊慌跑下楼,告诉周念。“病人跳楼了,这位小姐你得帮帮我啊,是你走后没有告诉我,我才没有及时关门的。”

  上官云起一脸震惊望着那边的人群,大步走上前查看,简怀仁死时嘴角还露出温柔的笑意。

  周念慢慢将护士的挥开,冷着脸望着她,“看护病人不是你的职责吗,出事了就想把所有过错推到我身上,你是不是太不讲理了。”

  “病人本身就有精神病,跳楼自杀这种事不是常有发生吗,你慌什么,又不是你推他下楼的。”

  闻言护士慢慢镇定下来,是啊,她慌什么,是病人自己要跳楼的。

  上官云起走过来非常意外望了周念一眼,刚才的话明显是有暗示作用的,难道她早就知道简怀仁要跳楼?

  可早知道为什么不阻止呢?

  简怀仁死了,周念心里感觉到一丝空虚。

  唯一一个知道她秘密的人死了,这世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孤独的面对前世今生。

  车上面周念神情疲惫闭上双眼,身上散发出的孤独气息让上官云起更加断定,周念心里喜欢的人就是简怀仁。

  心里突然有些同情上官宫燚了,不管他怎么做,都不可能赢过死去的简怀仁,在周念心里他的重量永远也不会超过简怀仁。

  上官宫燚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便调出了监控查看。

  这一回周念没有折磨简怀仁,只是走之前她对简怀仁说的话太小声,他没听见,再加上是背对着镜头,也不能用唇语来读。

  上官宫燚看见,周念离开时是故意将房门虚掩。在她走出去不到三分钟,简怀仁便慢慢打开房门,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从八楼阳台跳了下去。

  周念到底对简怀仁说了什么?

  肯定是她说了什么,简怀仁才跳楼的。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