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6章:后花园偶遇


  周念是私生女,雷哲给私生女举办这个宴会,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要知道在真正的豪门世家,私生女是不允许进家门的。

  周念一脸震惊望向雷莺,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直往下掉,“你胡说,我不是私生女,爸爸说我是妈妈的女儿。”

  不少男人见周念伤心落泪,心里生起怜惜,想要狠狠将周念拥在怀里好好安慰她。

  雷莺只觉心里痛快无比,关掉话筒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周念说:“你以为爸爸真的是爱你才找你回来的吗,你错了,爸爸只是想用你去联姻,爸爸心里根本没有你这个女儿。”

  雷莺话音刚落,周念突然伸手将她推倒在地,大声吼道:“你胡说,我是爸爸的亲生女儿,他认我回来怎么可能会拿我去联姻。”

  联姻,在场宾客听见这两个字,才算彻底明白雷哲心里的算盘。

  很多新起的公司,想要获得好的投资项目,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联姻,但那是在上流社会所不耻的话题,说好听些是联姻,说难听些就是卖女儿。

  看见不少生意同伴眼里露出淡淡的鄙夷,雷哲心里怒火直冒。

  “雷莺,你胡说什么,给我回房间去。”

  雷莺刚想开口大声告诉大家,她不是胡说,是妈妈亲口告诉她的,手臂便被姚柔狠狠捏了一把。

  这时候雷莺才看清场内气氛,认识到自己闯祸了。

  不少宾客提出离开,雷哲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想看见雷哲那张虚伪的脸,周念避开所有人去了小花园。今天是她复仇的第一步,进行的非常成功,可是她却一点也不满意。

  今天这样的小打小闹根本伤不了雷哲的元气,雷哲在商场上眼光毒辣,手段狠,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伪君子,她一定要想办法得到雷家公司股份才行。

  后花园是周念前世发现的一个秘密基地,这里没有摄像头,周围种满了满是花刺的蔷薇花,人坐在里面很难被发现。

  花园里灯光昏暗,周念已经非常小心行走,还是踢到东西倒了下去。

  “嗯……”

  一声沙哑的闷哼声在耳边响起,若不是手下暖洋洋的触感,周念还以为自己遇到了鬼。

  只要一想到刚才自己是踢到了这人的脚才摔倒的,周念瞬间没了好脸色,“你这人怎么回事,故意伸出脚来绊我,是不是缺心眼。”

  周念挣扎着从花丛里坐起来,侧对着上官宫燚,右手手臂传来火辣辣的痛,肯定是刚才摔倒时刮到花刺了。

  上官宫燚将盖在头上的西装拿开,一双星眸紧盯着坐在他腿上的女人。

  因为灯光昏暗他没太看清周念的长相,一身浅色绿衣坐在花丛中间,又长又黑的秀发在月光下特别迷人,就像是误闯凡间的精灵。

  隔了好久没听见上官宫燚说话,周念扭头瞪着他,不满道:“说话啊,绊倒我你都不会说句对不起吗,还有你是哪家的客人,不在客厅坐着你跑来后花园做什么,有钱人就是脾气古怪。”

  周念回头那瞬间,脸上表情有些僵硬,不过一瞬间她便恢复正常。

  上官宫燚,这个人她前世见过几面,只知道他是雷莺喜欢的人,是跺一跺脚雷家就会翻天覆地的存在。

  此时周念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能抱到上官宫燚的大腿管理雷家产业,一定会更快将雷家搞到破产。

  周念轻皱着眉头用手推了推上官宫燚的胸膛,然后又摸向他额头,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啊,难道是个哑巴?穿得人模人样的居然是个残疾。”

  上官宫燚剑眉皱得很深,望着周念的目光无比古怪。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他看起来像残疾吗?

  “你坐到我腿了,什么时候能起来。”上官宫燚说话一板一眼,浑身冷气直冒像移动冰箱。

  周念有些不好意思从上官宫燚腿上移开,嘀咕道:“你还有理了,不是你伸脚出来,我会被你绊倒吗,还弄伤了我的手臂,我没找你算账,你就偷着乐吧。”

  上官宫燚冷着脸扫了一眼周念受伤的手臂,鲜血流出已经浸湿了一大片衣袖。

  “你要多少钱?”说话间上官宫燚从口袋里摸出支票和笔,虽然他不是故意绊倒周念,但周念因为他绊倒受伤是事实。

  闻言周念有些失神,朝上官宫燚使劲眨了眨眼,语气试探的问道:“你很有钱吗?”

  有钱吗,银行卡只是一串冰冷的数字而已。

  “算是吧。”

  周念忍不住搓了搓手臂,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前世人们说上官宫燚不好相处,活脱脱一个移动冰柜,能好相处才怪了。

  “那你给我一千万吧,我受的伤虽轻,但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严重打击,当然了你要是觉得钱多了,你就看着给点吧。”周念说完朝上官宫燚摆了摆手,与其假清高不要钱,还不如狮子大开口。

  她相信上官宫燚经过巨额赔偿后,一定会对她留有印象的。

  上官宫燚拿笔的手顿了顿,借着月光看见周念扭头偷偷在打量他,看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傻子,他绝对不会看错。

  唰唰唰几笔后,上官宫燚撕了支票递给周念,周念费了老大劲才看清楚上面的数额,整个人一下子变得不好了,神情愤怒又震惊开口。

  “什么,你就给我一百块,这点钱连买点消毒水都不够。你这人白长那么漂亮了,跟个铁公鸡似的一点不讨人喜欢。”

  漂亮?铁公鸡?

  这是形容他吗?真是有趣。

  上官宫燚弯腰捡起地上的外套,居高临下望着周念,神情异常冷漠不耐烦。“一百块,你的价格。”

  看着上官宫燚越走越远的身影,周念不止感觉胃痛,连牙齿都开始痛了。

  这么一个鸡毛又吝啬的冰箱男,会有女人真心喜欢他吗?肯定都是喜欢他的身份吧。

  雷哲在客厅见到上官宫燚时,整个人原地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宴会一开始他就问过佣人了,都说没有看见上官宫燚,他还以为他没来,非常客气上前询问,“宫燚少爷,您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从花园那边过来?”

  姚柔和雷莺,脸上一改刚才的阴沉,带着大方得体的笑容朝上官宫燚问好。

  上官宫燚看了看清静的客厅,已经没有几个客人在,宴会提前结束了。

  “雷家主后花园里的花开得非常漂亮,一时不察被迷住了,真是失礼了。”上官宫燚朝雷哲轻轻点头,虽然说着客气的话,语气却十分的冰冷,神情也十分冷漠。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