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7章:雷家股份百分之十


  雷炎非常细心的注意到,上官宫燚白色的衣袖上有一点血迹,就像红梅一样,不细看还以为是什么特别的花纹。

  想到刚才周念避开人群朝花园去,雷炎眼中划过一丝担忧。

  上官宫燚朝雷炎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用外套挡住衣袖,向雷哲提出告辞。

  见上官宫燚要走,雷莺有些急了,暗地里推了推姚柔。

  “今天是我们招待不周,还请宫燚少爷不要见怪,改日我们再请客向您赔罪,就由我的女儿替我们送您出去吧。”姚柔站在雷哲旁边,朝上官宫燚笑道。

  上官宫燚看了一眼雷莺,下意识拿她和花园里的女人比,连人一半都比不上。

  “有劳了。”

  神情无比冷漠吐出三个字,上官宫燚对雷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和雷莺并排离开了雷家。

  一路上雷莺都陷入莫名的激动中,她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上官宫燚,身上那股淡淡的男性气息,就像封存百年的老酒一样,只闻一口便让她觉得面红耳赤,心跳如雷。

  眼看着快到车库,雷莺有些急了,故意用最好听的声线开口,脸上带着她特训好久的迷人笑容。

  “我能叫你宫燚吗?”

  上官宫燚朝雷莺淡淡点头,脸上神情没有一点变化,面对雷莺少女怀春的含羞模样,并未多看一眼。

  “有劳雷小姐,请回吧。”

  上官宫燚说完便打开车门上了车,没几秒的功夫,跑车便消失在车库。

  雷莺红着脸懊恼的跺脚,居然忘记问电话号码。

  不过上官宫燚为人真的好绅士,真人长得比杂志上还要帅,她一定要嫁给他。

  周念自己悄悄回了房间,自己给自己处理了伤口,刚刚将伤口包扎好,王妈便敲响了她的房门。

  “三小姐,老爷让你下去客厅。”

  周念抬起头望着镜中的自己,双眼微微红肿,头发凌乱,整个人显得无精打彩。

  “爸爸,您叫我吗?”周念故意换了一件黑色衣服,坐在沙发上更加显得暮气沉沉。

  “你二姐在宴会时说的话你别当真,她说的都是气话。”说完雷哲还瞪了雷莺一眼,雷莺暗自撇了撇嘴表示不满。

  她明明就没有胡说。

  周念低下头,眼泪一滴一滴掉落在手背上,闷声道:“我没有把二姐的话当真。”

  周念言语中那股置疑和不满,让雷哲和姚柔双双皱起眉头。

  姚柔起身坐到周念身边,神情温柔握住她的手,“你别想太多,虽然我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可在我看见你第一眼起就已经拿你当我的亲生女儿了。”

  周念眼眶通红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很认真的看着雷哲,“爸爸真的不会用我联姻吗?会像对待二姐那样对待我吗?”

  雷哲没有丝毫犹豫点头,周念说道:“那我也能像二姐一样拥有家里公司股份吗?”

  周念话音落下,整个客厅里静得可怕。

  雷莺一脸怒意站起来指着周念,骂道:“周念,你还要不要脸,你一个私生女爸爸让你回雷家,你就暗地里偷着乐吧,还敢开口要家里的股份,你脸皮真是厚啊。”

  周念贝齿咬着嘴唇,眼眶发红望着雷哲,“爸爸,我已经成年了,我可以自己一个人生活,我想去以前租的房子住。”

  雷哲知道周念心里起疑了,她在害怕自己以后会用她联姻。

  都已经举办了宴会,周念是他女儿的身份已经坐实,绝对不能让周念从雷家离开。

  “不用搬走,明天我会让律师来家里,给你雷家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下你放心了吧,爸爸没有要拿你联姻的意思。”雷哲站起身拍了拍周念肩膀,轻声叹息。

  周念每天都喝下了药的牛奶,她活不了多少年,等她死后她名下的财产依旧是他的,只是先让她替他保管一下而已。

  听见周念得到家里百分之十的股份,雷莺气得都说不出话了,雷炎只有百分之三的股份,连她都才只有百分之六。

  周念只是个私生女,她凭什么得百分之十。

  “我不服,凭什么她有那么多股份。”雷莺话刚吼完,雷哲心里火气一下子升了起来,就是雷莺在宴会上乱说话,才让周念生疑,他才不得不拿出百分之十的股份让她安心。

  “我还没死呢,你要争财产是不是也要等我死了才争,你这个不孝女。”雷哲吼完整个客厅都安静了下来,雷莺咬牙瞪着周念,极其不甘心坐到沙发上。

  “这件事就那么定了,念儿也是我的女儿,她理应继承公司股份。”说完雷哲又将怒火发泄到姚柔身上。

  “你好好管教管教莺儿,今天在那么多宾客面前胡说八道,一点教养都没有。”

  雷哲离开后,雷莺再也控制不住怒意,扬手便扇向周念。

  周念早就防着雷莺,雷莺刚伸出手她便朝一旁倒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中间被雷炎给抱住了。

  雷炎冷着脸,右手紧紧抓住雷莺的手腕,紧皱眉头,“你干什么,给三妹股份是爸爸做的决定,你有气就朝爸爸撒,别像个泼妇一样无理取闹。”

  周念慢慢坐直了身体,感激的望着雷炎,真心道:“谢谢大哥。”

  雷炎一把将雷莺甩开,才对着周念说道:“别像个傻子一样被人欺负,哪怕欺负你的人是你二姐。”

  雷炎在雷家一向不给人面子,性格又冷淡不爱说话,很多时间大家都把他当成空气。

  看见雷炎生气的样子,姚柔眼里满是诧异,眼神在周念和雷炎身上来来回回。

  雷莺被雷炎挤兑,脸色一会青一会红,最后彻底变成黑色。

  姚柔出言和稀泥,雷莺被她强行拉回房间。

  周念上楼时雷炎一直看着她的手臂,虽然包扎的精细,但刚才他故意碰了碰衣服,此时他手心里有血。

  “上官宫燚不是简单的人物,每天想着法接近他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他从来没跟女人传过绯闻,传言都说他喜欢男人。”

  周念开房门时,雷炎站在她背后说道。

  闻言周念开门的动作停了下来,扭头对雷炎笑了笑,“大哥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谁是上官宫燚?明星吗?”

  雷炎没有说话,微皱着眉头望了周念好一会,才道:“花园里的男人,你最好离他远一点,想要接近他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雷炎说完没等周念说话便回了自己房间,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脑海里只要想到周念会被上官宫燚迷住,就好像心脏上压了一块铁石,沉重的令人难受。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