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宫少的复仇娇妻 正文 第9章:女人你小心点


  七星芒是一家非常高端的娱乐会所,里面有赌场,洗浴中心,ktv,酒吧。很多在荧幕上才能见到的明星,在这里几米便能遇见一位。

  来这里消费的人,不是有权就是有钱。

  周念的马自达汽车停在一众豪车中间,显得格外的寒酸。

  站在玻璃大门前的男性服务员,看见周念朝他们走来,眼睛都看直了。

  “小姐,请问有预约吗?”门童上前拦住周念,周念眼角弯弯站在原地,望向身后姗姗来迟的雷莺。

  雷莺神情高傲走到门童面前,从lv包里摸出一张银卡,然后目不斜视从周念面前走过,好像根本不认识周念一样。

  见状周念故意上前挽住雷莺的手臂,还暗地里用力不让雷莺挣脱,一脸单纯的笑容,故意大声问道:“二姐,你手里的是不是传说中只有十张的铂金卡啊,真是铂金做的吗?”

  “拿着一张银卡充当铂金卡,真是好厚的脸皮啊。”

  雷莺听见周围响起的嗤笑声和议论声,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周念怯生生放下挽住雷莺的手,“二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啊?”

  此时朝周念怒目而瞪的雷莺,就像电视剧里恶毒的女配。

  知道周念是故意的,雷莺朝她冷哼一声,心里揣着滚烫的恨意大步离去,心里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在这里对周念动手,不能坏了自己淑女形象。

  周念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不紧不慢跟在雷莺身后。

  周念离开后上官宫燚从一旁走廊走了出来,望着周念的背影若有所思。

  又是一个野心极大,想要争夺家产的私生女。

  周念在进包厢时,被里面五颜六色灯光闪了眼睛,立马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雷莺脸色不太好关掉了包厢里正在闪烁的灯,里面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全都将注意力放到周念身上。

  周念将手拿下来时,包厢里寂静一片。

  “你就是雷莺的三妹,今天你可是迟到了,要罚酒三杯。”简怀仁端着一杯高浓度的威士忌走到周念面前,毫不掩饰打量周念的目光。

  雷莺被朋友拉到沙发上坐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简怀仁和周念身上。

  周念没有伸手去拿简怀仁手里的酒杯,藏在身后的双手轻微颤抖起来。

  简怀仁居然和雷莺认识,那前世她差一点被简怀仁挑断手脚筋也是雷莺安排的吗。

  “妹妹是不给我这个面子啊。”简怀仁脸上收了笑意,目光显得有些阴狠。

  周念抬头望了简怀仁一眼,神情冷漠说道:“我们认识吗,为什么要给你面子。”说完周念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完全无视简怀仁。

  “简少爷的爸爸可是津城有名的企业家,周念你怎么那么不识好歹。”坐在雷莺身边化着烟熏妆的女人愤怒开口,周念似笑非笑望着她。

  “哦,原来是富二代啊。”

  那女人气得想要站起来,被雷莺伸手拉住了。

  雷莺朝简怀仁使了一个眼色,简怀仁立马收了脸上的怒意,一口气将手里的酒喝完,然后坐到周念身边。

  “什么富二代,我爸爸是谁跟我没关系。周念妹妹长得那么漂亮,不给我面子也是应该的,应该的。”

  瞧简怀仁那张能屈能伸的脸,周念恶心的想吐,故意对他道:“简少爷的心胸真是宽广,你爸爸把你教的真好。”

  闻言包厢里瞬间陷入了尴尬,谁不知道简怀仁从头到脚混账一个,吃喝嫖赌抽,他哪一样不精。

  “哪里哪里,我爸爸平时工作挺忙的,我能有现在的成就可不是他教的,而是全靠我自己的努力。”简怀仁说得一脸正直,不要脸的精神让周念自叹不如。

  周念以开车不喝酒为由,不喝包厢里的酒水,无论谁来敬酒她都不给人面子,偏她又长得十分漂亮,稍微皱皱眉便会让人在心里怀疑,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份了。

  看见周念什么都没做便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雷莺和她的闺蜜气得牙齿痒痒。

  简怀仁暗中给雷莺打手势,让她带着所有人先走,他一定会替她好好教训周念。

  雷莺用上厕所为借口离开包厢,然后发信息将朋友一个一个叫了出来,直到包厢里就剩下周念和简怀仁。

  简怀仁将包厢门从里反锁起来,回头看见周念脸上没有一点慌乱,脸上还带着微笑望着他。

  “你到是一点也不怕,是不是这种事被人做多了,已经习惯了。”

  周念俏皮的朝简怀仁眨了眨眼,朝他勾了勾手指,道:“你过来我就告诉你,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习惯了。”

  简怀仁伸舌头舔了舔有些泛干的嘴唇,感觉全身气血都朝小腹涌去,身体变得滚烫。

  看着简怀仁离自己越来越近,周念脸上的笑也变得越来越妩媚,就在简怀仁控制不住想要将她抱在怀里那刻。周念缓缓用刀子抵住他的肾,刀尖轻轻没入,另一只手紧紧抓着简怀仁的衣领,不让他后退。

  “怎么样,味道好受不好受啊?”周念站起身一把将简怀仁推到沙发里,手中的刀快速移到他的心脏处。

  简怀仁一脸不敢置信捂着鲜血直流的腰,面前依旧笑得灿烂的周念,那种像曼陀罗花的笑,让他莫名觉得恐惧。

  他爸爸曾经告诉过他,一个下决心杀你的人,他不会歇思底里,他会非常平静找准机会,眼里不会有一丝慌乱和惧怕。

  “你……你不敢杀我,杀了我你也会坐牢的。”说完话简怀仁好像有了底气一样,他和周念今天才见第一次面,他不相信周念会真的敢杀他。

  闻言周念拿刀子在简怀仁手臂划了划,几道口子慢慢朝外流出鲜血,轻声感叹道:“红色果然是世间最美丽的颜色,你说是不是?”

  简怀仁痛得发抖,但一点不敢乱动。周念手里的刀紧贴着他,稍微动一动身上的伤口便会加深。

  “女人,你小心点,杀人是犯法的。”

  周念伸手摸向简怀仁裤兜,从里面摸到一小包白色的药粉,“杀人是犯法的,不知道自卫杀人算不算犯法啊。”

  “等警察来了,我就说你想要对我施暴,还用刀子威胁我,我在挣扎途中不小心刺中你,你说他们会相信谁啊。对了,那时候你已经死了,他们只能信我了啊。”

  这一刻周念是真的想要杀了简怀仁,报前世受辱的仇。

  周念森冷的眼神让简怀仁害怕,这一刻他不再怀疑周念不敢杀他,周念刚才说的每一个字他都相信。

  简怀仁从一开始就有过反抗的心思,可周念手劲太大了,他腹部有伤口一挣扎就会流血,根本不敢用太大力。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