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一章如何是好


  大赵国乾元八年,初春微凉。

  皇宫,天光大亮,执鞭的太监高声唱名,年幼的乾元帝卫慎之高坐龙庭,朝堂听政。但后宫清元殿一排抱夏之中,却传来女子呜呜咽咽的痛苦闷哼声。

  青瓶被两个大力嬷嬷死死钳着双臂,狼狈的跪在地上,她衣襟散开,露出水红色的肚兜,披头散发,脸上俱是春色,可一双水灵灵的眼中,却满是恨意的紧紧盯着斜跪在贵妃塌旁,用湿帕子给塌上女子净面的粉衣宫女。

  “楚,楚和容,你,好狠,你陷……”陷害我!一句话未说完,就被大力嬷嬷用巾布堵了嘴,青瓶干呕一声,被推倒在地上,却依然不甘心的挣扎着,口中不停呜咽,可因堵着巾布,却没人能听清楚她究竟骂了些什么!

  粉衣宫女——楚和容一点没理会怒视她的青瓶,只仔细的把塌上女子脸上的茶水擦洗干净,瞧着佯做昏迷状的塌上女子那半颤的睫毛,她摇头失笑着起身,冲站在门边的清元殿太监总管问道:“莫总管,宋小姐如今昏着,万岁爷又上朝去了,您瞧眼下这可……”如何是好?

  “万岁爷上朝之前吩咐了,宋小姐是宋太后娘娘的外甥女儿,进宫也是为了给宋娘娘侍疾,现下虽做出了这等媚上的脏污事儿……也应是年少无知,受人挑拔。”莫总监搭着眼皮,声调毫无起伏,“总归是宋娘娘那边儿的人,咱们做奴婢的不好处置,万岁爷吩咐了,着人抬到慈安宫去,让宋娘娘自行安置吧!”

  “那,这宫人……”楚和容了然的点点头,又伸手一指青瓶,轻声再问:“上头可是吩咐了,要怎么处置?”

  “一个二等宫女而已,就算是凤鸣宫明太贵妃身边的,既冒犯了陛下,也是逃不脱的死罪!”莫总管厌恶的挥着佛尘,哼声道:“楚姑姑,今儿万岁爷没着了道儿,你是首功,杂家曾听人听起,你刚进宫的时候,也是在凤鸣宫伺候,想来没少受青瓶这小蹄子的气,今儿你立了功,杂家也给你面子,这小蹄子,你自行处理了,就当于你解气吧!”

  他说完,未等楚和容回话,便转身对立在一旁的小宫女们喝道:“……宋小姐挨了咱们万岁爷的茶碗,如今还昏着呢,你们这些没眼力介儿的小蹄子,还不赶紧‘伺候’着宋小姐回慈安宫,晚了一步,当心宋娘娘不饶你们!”他撇着嘴,一边招呼人把装昏的‘宋小姐’抬出了清元宫,一边还不忘回头对楚和容吩咐,“楚姑姑,这个叫青瓶的,你处置的干净些,别叫凤鸣宫那边抓住什么把柄!”

  “莫总管且放心,奴婢省的。”楚和容低头应是,一路目送莫总管出了清元殿大门,这才回身走到贵妃塌旁,俯视着青瓶,轻笑着从怀中掏出两块碎银子,对钳着她的大力嬷嬷道;“两位嬷嬷辛苦了,我于她还有些话要说,劳烦你们守着,这银子,拿着打酒吃!”说着,就把银子塞进两个嬷嬷手里。

  “不敢得姑姑一句辛苦,都是老婆子们该做的。”两个嬷嬷惦着银子喜笑颜开,连忙恭手作揖退到门口守着,嘴口不忘应承,“姑姑若想处置她了,喊我们一声就成,我们就在门外。”

  一句话说完,两个嬷嬷快步退了出去。

  不大的抱夏里,便只剩下了楚和容和青瓶两人。

  “楚和容,你好狠,你陷害我,太贵妃娘娘一定会救我的!”离了两个婆子的钳制,青瓶伸手把口中的巾布扯出,又在地毯上翻动了两下,想要起身,但方才被怒极的万岁爷踢的那窝心脚……胸口实在疼的不行,只得狼狈的趴在地上,目中带毒的狠瞪着楚和容。

  捂着胸口,她强忍痛楚的怒骂着:“我哪里得罪了你,让你阻我的青云路,方才,方才万岁爷都已经要招幸我了,谁知竟让你拦了。楚和容,你就是个阴损的小人,我以前怎么没瞧出来你……你,你别以为投靠了陈太后就能耀武扬威,你背叛了凤鸣宫,太贵妃早晚都会收拾了你的!”

  青瓶嘴角带着一丝血痕,那是被乾元帝卫慎之踢的,她紧紧捂着胸口,气息咽咽,但一双眼睛却是精亮,充满仇恨的瞪着楚和容,仿佛生死仇人一般。

  “呵呵……”听着青瓶声声泣血的指责,楚和容嗤笑一声。弯下腰来,她掐住青瓶的下颌,唇边挂满讽刺的笑,“青瓶,事到如今,你到真好意思指责我,你与我是一同进宫的,只因你年纪比我小些,我便处处照顾你,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

  前世,你欺我辱我,我视你如姐妹,你却一句话就断送了我的一辈子!

  “明太贵妃使你到清元殿送点心,你以为是什么好差事不成?你也不瞧瞧,今儿清元殿里有谁?”

  “那宋小姐可是宋太后的外甥女,奉了宋太后的命来瞧万岁爷,你别管宋小姐进上来的点心里有什么?那不是你这宫女该管的,你若是聪明,禀了莫总管,救下万岁爷,许还能得个好前程……”

  楚和容扣紧了手,不管青瓶被掐的疼痛难当的模样,讽声道:“可你是怎么做的?不阻止不说,竟然还敢往里搅活,呵呵,万岁爷连宋小姐都瞧不上,他会瞧上你?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有没有那当娘娘贵主子的命!”

  “……还明太贵妃会救你?呵呵,真真好笑,你也不过是太贵妃手里的一颗棋子罢了,她使你过来,就是为了污蔑万岁爷的名声,你就是个弃子,用过既丢罢了!”

  “你,你胡说!娘娘平时最疼我的,她明明说过,只要我把万岁爷和宋小姐有私.情的事儿大白人前,就许我做宫妃的。”青瓶眼神慌乱,不敢置信般的大声反驳。

  “这样的话,你也敢信?真是蠢的可以。”楚和容轻笑一声,眸色微暗的问道:“那你为何没嚷嚷出来,反道私自进了内殿?难不成还想领赏?”

  “我,我,我在外头听见万岁爷斥责宋小姐,骂宋小姐手段脏污,敢私自下药,还拿茶碗砸她……我,我想万岁爷中了药,身子肯定难受,他又瞧不上宋小姐,就想自己……”很显然,青瓶知道她犯的是死罪,又被楚和容的言语所吓,便干脆实话实说了。

  “万岁爷瞧不上宋小姐,就能瞧上你!”楚和容冷笑一声,问清了事情来由,她松手将青瓶甩到地上,扬声唤道:“两位嬷嬷,烦劳你们哪个去慎刑司跑一趟,请个管事的过来,快些将这小丫头处置了,免得万岁爷下朝回来,污了他的眼。”

  “诺。”守门的嬷嬷应了声,领命而去。

  “楚和容,你,你要把我如何?我告诉你,我可是明太贵妃的人,你不能私自处置我!”听到慎刑司,青瓶的身子都止不住打颤,她逞强着大喊,却明显能听出内里的惧意。

  “青瓶,你可真蠢,搅活到这样的事儿里,你以为你还能活命吗?不祸连九族就已是上头开恩了!”楚和容冷笑着摇头,看着青瓶瞬间软倒的身子,心中却没有半点怜惜之意。

  前世因,今生果。

  前世,青瓶那一句‘楚和容勾引皇上’,害的她半世冷宫,凄惨而死。今生,她便将这罪名还给青瓶,也算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