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十一章保驾护航


  乾元帝卫慎之今年只有十五岁,是勉强能大婚的年纪,但为了尽快亲政,一过十五之数,卫慎之便早早禀了两宫太后,开启大选。

  这是乾元朝第一次选秀。

  在楚和容的‘记忆’中,此次选秀,两宫太后都有娘家晚辈参加,宋家的自然是宋绮波,而威国公府,则是嫡枝嫡长的大姑娘,陈慧儿。

  至于明太贵妃嘛,似乎娘家并无得用这人,因此便只里外搅和!前世,明太贵妃算计宋绮波,令她失了皇后之尊,初封只勉强得了一正三品淑仪之位,而明太贵妃娘家,却并未有淑女进宫,因此,最后坐收渔翁之利的,其实是如今高坐在她面前,对她温言利诱的陈太后。

  她的侄女陈慧儿,一个单纯的有些发傻的姑娘,在前世坐到了那凤座之上,成了卫慎之的皇后,大赵的国母。

  因俱有近系侄女参选,两宫太后都选择了避嫌,不去主持选秀,而明太贵妃……她虽然很想主持,但有两宫太后紧盯着,想来讨不得好,便也早早避了。

  所以,今次选秀,主持之人乃礼部官员,宫中东西十二监并尚宫六局,至于从旁辅助的,便是清元殿诸多女官。

  ——包括楚和容在内。

  按理说,以陈太后的尊位,哪怕她不吩咐,宫中也没人敢怠慢她侄女,但如今宫中几方争斗,风波不停,而陈太后的侄女陈慧儿……那xing子也确实太过天真,极容易让人算计。

  想让侄女顺利通过选秀,成为皇后,便需有人扶持于她,这点陈太后想的很清楚,当然,她早就在储秀宫安排下了人手,可,到底不如楚和容明正言顺。

  ——毕竟,她安排的只是宫女,而楚和容却是女官。

  想到这儿,陈太后就忍不住想叹气,如果不是先帝在崩逝之前,将东西十二监和尚宫六局清的一干二净,给卫慎之辅路,令其懂事后就能掌控后宫的话,以她堂堂太后之尊,又怎么连几个女官都招揽不到?

  还要放下身段,去利诱一个刚刚投靠来的!

  “太后娘娘放心,奴婢谨遵懿旨,定然为陈小姐保驾护航。”楚和容仰头望着陈太后,微微一笑的保证着。

  很好,她终于得到了陈太后的信任,从此,在这后宫之中,除了卫慎之,她又多了一个报仇的王牌。

  做为容王的生母,明太贵妃自然有卫慎之处置,而宋太后……到底是卫慎之的生母,楚和容不期待卫慎之出手,所以……

  太后对太后,这才公平不是吗?

  楚和容跪坐在如意云纹的长毛地毯上,满面尊敬的看着陈太后,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个和善而优雅的微笑。

  在两宫太后那儿转了一圈,这一天便很快过去了,等楚和容回到清元殿时,天色已然黑透。

  “如何?朕的传信及时吧!”斜靠在龙塌上,卫慎之似笑非笑的问她。

  “万岁爷拿捏的极有分寸,陈太后到场的时间刚刚好!”楚和容轻声回。

  却原来,陈太后之所以能那么及时的凤驾慈安宫,救下楚和容,竟不是巧合,而是卫慎之命人隐晦通知的。

  “你既投了朕,就是朕的人,朕自会护着你。”卫慎之动了一下,目光如炬的瞧着她,笑道:“只是不知,楚女官是否还瞧的上朕这座小庙啊?”

  “万岁爷这是何意?”楚和容皱头微蹙,前世,她于乾元帝接触不多,只隐约知道那是个喜怒无常,xing格怪僻之人。这类人本就难懂,卫慎之身份又太过尊贵,言谈之间便能定她生死,翻脸只需刹那之间,她自然要格外在意。

  “楚女官诚心投靠,陈太后慈爱垂青,定下辅路之约,许下鹏程万里……”卫慎之挑了挑眉,玩味道:“锦绣荣华,这承诺不是很让人动心吗?最起码,比毫无保证的朕要有诚意多了吧!”

  楚和容微怔,却又马上反应过来,她今日与陈太后的秘谈竟被卫慎之知晓了!

  要知道,她二人当时谈话之中,殿中可是空无一人,就连贴身伺候陈太后的嬷嬷都退了出来……都这般隐密了,卫慎之竟然也能知晓?

  果然,前世他的成功并非侥幸,从十五岁,不,应该是从懂事起,卫慎之就已经开始策划布局,最后终成了那个威临天下的乾元帝。

  “万岁爷国之正统,气度恢宏,无需对奴婢许下任何承诺,奴婢亦决心追随万岁爷。”楚和容轻声,在卫慎之玩味而略带怀疑的眼神中,她坚定道:“万岁爷富有四海,一国之主,无谓承诺,奴婢只需跟随万岁爷身侧,自能拥有想要的一切。”

  “哦?”卫慎之轻笑一声,半垂下眼帘,他伸手指了指楚和容,“你到是个聪明的,可惜朕却素来不怎么大方……”听他这般说,楚和容心中一颤,而见她如此,卫慎之却又笑了,“朕没有陈太后用人不疑的心胸,因此,你若当真要取信于朕,却还是要为朕办一件事!”

  “不知万岁爷有何吩咐?”楚和容深吸口气,镇定的问道。

  虽然她早就知道自古皇帝多猜疑,但卫慎之年纪轻轻便这般谨慎,到真让她觉得头疼了。

  可在头疼,该做的事却还是要做,想在后宫中光鲜亮丽的活着,以血还血的报复,卫慎之这个最后的胜利者,便是她能依靠的大树,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要取信于卫慎之。

  只有这样,她才能好好的活着,肆意的血恨。

  “想来你也知道,为朕亲政之事,这后宫马上就要开始选秀了,但是这届秀女中,却没有朕中意之人。”卫慎之顿了顿,颇为漫不经心的道:“无论是宋绮波,还是陈慧儿,又或是旁的什么女人,朕都没瞧中。”

  “所以,朕不想立皇后!楚女官,你既是想投靠于朕,那么……”他俯身望向楚和容,轻声道:“此次选秀,你就不要让秀女之中,出现能做皇后的女人了。”

  楚和容瞳孔一缩,两宫太后,明太贵妃,这后宫三个最尊贵的女人之所以如此明争暗斗,就是为了皇后之尊,可如今,卫慎之却对她说:

  ——他不要皇后!

  这届,因是乾元朝初选,秀女之中多勋贵高户,均是为皇后之位而来。而卫慎之,却偏偏不要皇后,这种事……她区区一个卑贱女官,怎么可能做的到?

  只是,看着卫慎之睨向她,状似不在意,却满是暴.虐的眼神,楚和容握紧了拳头,将牙齿咬着‘吱吱’直响,“奴婢遵命。”她道:“定令此届,没有皇后。”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