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十三章不是还想选秀吗


  楚和容并不似旁的被卖入宫中为奴的宫女般家境贫困,相反,她家中很是有些银钱。

  楚家乃皇商之家,在楚和容小的时候,虽不算大富大贵,但也锦衣玉食。只是后来,楚和容约莫刚断奶的时候,她母亲病逝去了,父亲热孝中就继娶了母亲家旁枝的堂妹!

  继母进门就有孕,七个月后生出龙凤双胎,然后又继续产下两子,一时间,楚和容在楚家的处境,明显艰难起来。

  三,四岁的小孩子,能懂得什么,父亲突然不疼她了,继母又使下人苛待……自然会哭闹不休,结果,她的哭声却惊了龙凤胎,让那其中的男孩发起高热。

  虽说后来那男孩喝了药便退了热,但自那之后,祖母便称她为‘丧门星’,如此惶惶又过了一,二年,不知继母怎么说的,竟说通了父亲送她入宫。

  ——且还是卖入宫中,入了宫奴籍,七岁年纪便当了御厨房中烧火的粗使宫女,在冷水炉火旁,生生熬了五年,这才分到了明太贵妃的宫中,做了个洒扫的小宫女。

  本以为能平平安安的熬到老死宫中,却没成想被明太贵妃利用,一生都葬送在冷宫里了。

  在楚和容前世,直到死,她都没在见过楚家人。却没成想,今生不过短短数月,她就有幸见到了小时候总是她指着骂‘丧门星’的,龙凤胎中的妹妹——楚微容。

  原来——楚家在她进宫后,竟得了紫微舍人的官位,大概是花银子捐的官吧?楚和容面色平静的看着光鲜亮丽的妹妹……

  想来前世她也参加选秀了吧,以秀女的身份。同一门中出来的姐妹,一个入了宫籍,成了奴婢,另一个却锦衣华钗,来当主子……

  ——想想也真是好笑了!

  楚和容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怎么?你母亲说我会死在宫里?”她蹙了蹙眉头,又恍然大悟般的道:“其实,她到也没说错,我进宫时,不过七岁年纪,又是卖了死契的,宫中规矩严厉繁多,我那时也不算太懂事……想来,你母亲认为我会死在宫里,也不是没有理由?”

  “唉……”见楚微容如见鬼,连退好几步,她轻笑一声,“算了,都是以往的事儿了,现在说也没什么意思。”说着,她侧身抬手做出引导楚微容前行的动作,“来吧,楚秀女,屋里嬷嬷要等急了,不是还想选秀吗?”她似笑非笑的道。

  “……你,你要带我去哪儿?你不过就是个宫女罢了,我,我可是秀女,是主子!!”不同于楚和容的淡定,楚微容踉跄的连退了两步之后,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实在是,她心里有鬼,因此才会害怕。

  楚微容比楚和容小两岁,在楚和容被继母送进宫的时候,她已经五岁了,并不是一点事儿都不懂。她心知肚明,母亲抢了楚微容生母的位置,又苛待前妻的女儿……更何况,进门七月便生产,这名头,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小时候总有邻居孩童拿这话刺她,风言风语的也听过不少,因此,才分外讨厌楚和容这个异母姐姐!

  如果……没有这个姐姐就好了,那样她就不会让人笑话了!小时候,楚微容是这般想的,小孩子最是天真,也最是残忍……楚微容带着哥哥和弟弟们开始欺负长姐,都是小孩子常用的手段,骂人,孤立,告黑状……

  到最后,发展成四人一起在母亲面前哭闹,不要这个姐姐留在家里。

  楚微容不知道母亲把长姐卖进宫,是不是有她的原因,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自长姐从家中‘消失’之后,家里的气氛好了很多,父亲不在偶尔叹气,母亲笑容也多了,就连祖母,都没那么严厉了。

  这样的生活过的才算美满嘛!做为家中‘唯一’女孩儿的楚微容,在父母的关爱下‘小公主’般的长大,因她相貌出众,父亲为了能让她有个好前程,进宫中当上贵主子,甚至还捐了个官儿……

  参加选秀,成为人上人。楚微容满怀对未来的美好期待迈进宫门,早早忘却了,这宫中,许是还有她的‘姐姐’……

  “你,你为什么没死?你想对我做什么?”她惊叫着,如同见死人炸尸一般。

  或许,在她心中,早就认同了母亲的说法——楚和容已经死在宫里了。

  “你怕什么?”楚和容睨了她两眼,突然嗤笑一声,“你是此届参选秀女,我是负责选秀各项事宜的女官,我能对你做什么?”

  她轻笑着望向满面惊诧的楚微容,似想起什么般的道:“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我如今已经不是入宫奴籍的普通宫女了,蒙幸陈太后娘娘慈爱,消了我的奴籍,提成女官并遣我去伺候万岁爷了……”

  “至于,我是什么品级的女官,只需衣裳花样儿就能瞧出来,这也是每届秀女的必修课了……”她一顿,复又做恍然大悟状,“不对……我忘了楚家是刚兴盛起来,想必没那门路去请教习嬷嬷,想来你并不会看。”

  望着楚微容奋怒中略带惊恐的眼神,楚和容忍不住笑道:“还是我来告诉你好了,我如今在清元殿任职,乃是正五品的司礼女官,刚刚好比紫微舍人高上一点儿!”

  “你……”听楚和容这般说,楚微容忍不住身子一颤,抬起头瞧着陌生至极的‘姐姐’,她嘴唇微微抖动,慌道:“父,父亲送你进宫时,我年纪还小,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你想对我怎么样?”竟是吓的,声音中都带了泣意。

  她不想怎么样!楚和容垂了垂眼帘,时光已逝,往世难追,她生母逝去那么多年,真像到底如何?早已查证不到,她本来并不想这么早就去追究楚家……毕竟,宫中之事已是难办,她分身不得!但,楚微容却好巧不巧的以秀女身份出现在她眼前……

  想想卫慎之吩咐的‘不立皇后’之语,楚和容微微勾起嘴角,瞧着眼前明显xing情浮躁,好妒善嫉的‘妹妹’……

  ——秀女,多好的身份啊!

  若不利用起来,怎么对得起上天给她的这份儿‘缘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