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十六章欺人太甚


  “哈哈……”卫慎之大笑了几声,却是没有再问楚和容话了。楚和容垂首静立了一会儿,见卫慎之久久没有动作,她由不得抬头打量他一样。

  卫慎之此时很专注的又低头看着手上的奏折了。他的眉头微微蹙起,眉峰微微凸着,透出一股烦躁来。跳跃的火光映在他脸上,使他的面容比平日里看上去,要显得更温和些,没有那种随时会对人发难的暴虐感了。

  卫慎之好像发觉了打量的目光,他抬起头来,看见楚和容看着自己,好像有些走神。

  卫慎之见此,不由得挑了挑眉。

  卫慎之有了动静,楚和容也回过神来了,看见卫慎之玩味的笑容,她眉头一跳,不由得低下头去,心里打起了鼓。

  直面圣颜,闹不好都能获罪的。

  楚和容正在心里暗骂自己,高台龙椅上的卫慎之便发了话,“过来。”

  楚和容一愣,随后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跪在案边,温顺的垂首静立,“万岁爷有何吩咐?”

  卫慎之冷淡道:“替朕磨墨。”

  楚和容闻言,在墨砚里倒了一点儿水,随后开始细细研起墨来。卫慎之手中的狼毫笔点在砚中,沾了点墨水,随后笔尖又点在奏折上,龙飞凤舞的批起来。

  卫慎之一忙就忘记了时间,他做得舒服,但是楚和容跪坐着,小腿没一会儿就发麻了。

  她今日一直在忙活选秀的事情,本来就累得两腿发软,双股战战,如今又在这冰凉的地板上跪着,没一会儿就觉得难受起来。

  楚和容面上忍着不适,她虽然难受,但是手中磨墨的活计可没有半点耽搁。

  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楚和容伸出手在小腿处轻轻的捶打了一下,随后又温顺的继续低头磨墨。

  正在楚和容在心底暗暗猜测这勤勉的乾元帝到底何时才能去休息的时候,卫慎之突然发话道:“出去吧,叫莫三道进来,你明天的选秀……还有的忙。”

  楚和容一个愣怔,半晌后,她才应道:“喏!”

  楚和容费力起身,随后脚步有些虚浮的离开清元殿,回去休息去了。

  楚和容洗漱干净,她直挺挺的躺在床榻上,明明身体疲累得厉害,但是一闭上眼睛,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她翻来覆去的,直折腾到深夜,实在累得不行了,这才沉沉睡去。

  而楚和容睡不着,储秀宫里却也有人睡不着,还不止一个。

  今夜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是夜不能安眠的。

  等楚和容再次睁开眼睛时,脑子还有些迷糊,她盯着帐顶发了好一阵子的呆,随后才起榻。

  她昨夜折腾了太久才睡着,如今眼眶底下青黑一片,楚和容用粉细细的敷上去,面色才好看些。她对着镜中那个水杏眼的女子露出了一个笑容,里头的那个身影也回以一抹笑意。

  楚和容笑意更胜,她轻拍了拍脸颊,轻声道:“很好。”

  等收拾好了之后,她便带着一众宫女前往储秀宫。

  天气很晴朗,天空如一汪蓝色的碧玉一般,没有一丝云彩,虽说天色还未大亮,但此时已然可以看出,这一天真可谓是万里无云。

  楚和容面带着温和的笑意,直直往储秀宫去了。

  楚和容起得早,但是储秀宫的秀女们起得更早。

  如今她们谁是凤凰,虽然明里暗里,明眼人都瞧得出一二,但是事情还未成定局,即使内里再怎么说,面上的功夫却还是要做到家的。所以即使那些秀女们对于早早起榻,让宫里的老嬷嬷逼着起身有些不满,但是老嬷嬷和储秀宫的姑姑还是还是不为所动,还是继续按规矩办事。

  聪明的人,此时就不会在这点事情跟储秀宫的女官对着来。

  经过初次筛选的秀女姿色都是上乘的,即使有那么一两个长得不是国色天香,但是她们身后显耀的家世足以弥补上这一项不足。

  此时秀女们齐齐站到一处,立在储秀宫的女官跟前。她们聚集在此处,等的就是尚礼局的尚宫来给她们教授宫中礼仪,这规矩是许多年来都不曾变过的,而储秀宫的女官顺便跟她们谈一些宫中需要注意的事宜禁忌。

  黑压压的一群人,端的是红肥绿瘦,嫩脸修眉。行动间,鼻尖俱是一股胭脂女儿香。

  人群中鸦雀无声,虽然她们在心底再怎么不满,但是明面上却是都不会表现出来的。

  储秀宫的女官方觉满意,只是她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出来,笑意便凝固在脸上,因为此刻,那群秀女中发生了点矛盾。

  “啊!”一名秀女口中惊呼一声,她先是咋咋呼呼了一会儿,随后大力扯着身边的另一名秀女,道:“你不长眼睛么?你踩疼我了!你是哪家的秀女?”

  那扯人问话的秀女眉目俱是趾高气扬,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带着高人一等的优越。

  而被扯着的秀女,就是楚和容同父异母的继妹,楚微容。

  楚微容脸色微变,她刚想回话,但是此时储秀宫的姑姑却走了过来,一干秀女齐齐让道。

  “何事吵嚷?”

  姑姑语气有些威严的发话。

  这一次,又是那问话的秀女先开口说话了,她字里行间还是带着高人一等的跋扈,“哼,不知这秀女安的什么心思,竟然踩了我一脚,我疼狠了,还请姑姑为我主持公道。”

  姑姑皱眉,她看向楚微容,发问道:“你何故踩她?”

  楚微容一惊,开口辩解道:“人多拥挤,方才我站不住,不小心一个踉跄,碰着了……”

  女官打量了楚微容一眼,见她衣裳虽是簇新,衣料也算名贵,但是也只是平常的货色,没什么考究的。而那扯人的秀女身上的穿戴五一不精美绝伦,女官眯了眯眼睛,发觉秀女身上穿的竟是一寸锦罗一寸金云罗锦,心中瞬间就有了计较。

  女官对着秀女道:“想必这位便是江南织造府总督大人的嫡千金吧?

  秀女一仰头,愈发得意了。她瞥了女官一眼,随后又对着楚微容道:“你踩疼了我,赶紧快些磕头道歉,此事就算揭过去了。”

  女官眉头一皱,她方要开口,便有另一秀女道:“且慢!她不过是踩了你一脚,你便让她当众磕头,这岂非欺人太甚?”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