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十七章储秀宫


  女官一惊,她循声望去,看见了一张清秀可人的脸。

  仅仅是清秀可人,在这一群花枝招展,娇嫩可人的秀女中,这样一张脸毫不起眼。

  只是女官却是有些惊慌失措起来,她蹙起眉头,一时有些为难。

  而那江南织造府总督的千金一见有人竟敢出来制止自己,瞬间变了脸色。她瞪向来人,待看见对方其貌不扬,瞬间冷笑连连,“好大口气!连姑姑都还未发话,你又是谁?凭什么敢这么跟我说话?”

  陈慧儿一怒,一张小脸涨的通红,她怒道:“你又是什么人?大家同为姐妹,都是入宫选秀来侍奉万岁爷的,你又何必仗势欺人,给人难堪?”

  “谁跟你同为姐妹?”总督千金上下打量了陈慧儿一眼,随之不屑的轻嗤一声,“可不敢当!就你这幅样貌,万岁爷能看得上你?我们中间,可不是谁都栖在那梧桐上的。现在便以姐妹相称,还为时过早吧?”

  陈慧儿知道自己于容貌一项比不过别人,但是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而这秀女此时竟然明着寒碜自己,陈慧儿都快急哭了。她看向一旁的女官,眼眶里含了泪珠。

  储秀宫的女官一瞧,眉头皱得更深了。她叹了口气,开口道:“何为妇德?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你们都是入宫侍奉万岁爷的,俗话说,娶妻娶贤,而万岁爷选秀,也是这么个理儿。”女官看向总督千金,眸中隐含了厉色,“得理不饶人,逞口舌之能。咸知其面,不修其心。心之不修……是为恶!”

  总督千金脸色一白,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女官,花容失色。这姑姑话里有话,这些都是对着自己说的。

  明明刚刚姑姑还纵容她,不予追究的形容,此时却突然给她扣了这么大的罪名……现在还未面圣,若是这失德的名声传出去了,她还如何进宫为妃?

  总督千金急得摇头,但是却很快镇定下来,她白着脸,对着女官行了个礼,“姑姑教训的是。”

  女官点了点头,“进了宫,还是要有容人之能才好。”她转身对着陈慧儿,柔声道:“陈小姐,您没事吧?”

  陈慧儿摇了摇头,她朝女官一笑,“无碍,姑姑忧心了。”

  而一旁的楚微容气白了脸,她现在是在一旁彻底被遗忘了,因为姑姑根本就没空搭理她。楚微容用力掐着掌心,直至把自己掐痛了,这才放开来。

  这些人,可能长得没她好看,但是她们有家世,而自己没有。所以姑姑会安抚她们,会调解她们,而自己,只能可怜的被遗忘。

  人上人啊,真想……一步登天。

  楚微容低低垂头,掩去了其中的神色。

  方才训斥自己,趾高气扬的人是总督千金,但是对上这个陈小姐后,居然也只能吃瘪,看来,这陈小姐的来历定然是不简单。

  想到此处,楚微容微微抬头,她看向陈慧儿,柔声道:“方才,多谢姐姐出手相助。”

  陈慧儿神色一松,她抬了抬手,方要回话,可一群人突然走了进来。

  一个粉色宫装的女官身后跟着几个小宫女,行不动裙,仪态优雅得体。

  储秀宫的姑姑率先见着了,连忙迎上去,福了个礼,“楚女官。”

  楚和容也福身回礼,“齐女官多礼了。”

  其实她们两个的分位差不多,但是御前当差和储秀宫可不一样。楚和容天天得见圣颜,这份恩荣,是旁人盼也盼不来的。而这储秀宫虽说着好听,先撇开后宫六局不谈,这储秀宫属齐女官分位最大,只可惜也就三年一选秀时,才能露个脸。

  这样一来,谁轻谁重,一看就分晓了。

  让齐女官暗赞的是,这楚和容对自己还算和善,并没有因为是御前的女官就拿鼻孔看人,是个聪明的。

  不过,若是那等不长眼之人,也不会以区区二八之龄,便爬上如今的位置。

  楚和容朝齐女官笑笑,随后道:“齐姑姑想来为小主们费心不少,她们如今待在储秀宫,还未熟悉宫中仪制,便只好多多仰仗你看顾了。”

  齐女官应道:“哪里,小主们都很好,不需费什么心思,如今能和她们同处一个屋檐,便是我的福气。倒是楚女官,如今为了圣上选秀的事情忙前忙后,可谓劳苦功高。”

  楚和容微微笑道:“不过是在其位,谋其职罢了,何敢谈论功劳?”

  她们这一来一往的答话,那些秀女们也大抵摸清了楚和容的身份。

  御前的女官,这个职位,怎么说都是要好生拉拢的。

  一时间,秀女们个个笑颜如花,齐齐对着楚和容福身,“姑姑。”

  楚和容笑容满面,她也不局促,虽说这秀女中不乏贵胄娇女,但是她是正五品的女官,这些外臣之女对她行礼也是应当,她们还未飞上枝头,没有名分,没有妃位。这一福,她受得起。

  “小主们折煞我了。”

  楚和容绕着秀女们走了一圈,暗暗打量她们。

  随后,楚和容在秀女中瞧见了一个人——宋绮波。

  待一察觉到楚和容玩味打量的目光,宋绮波原本还算是镇定的脸色瞬间变了花容。

  这个女人见过她最狼狈的一面,而现在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用这样放肆的目光打量自己,简直就是不知好歹!不分尊卑!

  宋绮波暗暗咬牙,只要……只要等过了两月之期的选秀,到时自己有了妃位,得了名分,那她一个五品的女官,就难逃手掌了。

  宋绮波紧紧掐着手掌,但是她再怎么极力忍耐,如今身边没了宋太后帮衬着,眼里始终还是露出了凶恶的恨意。

  楚和容不以为意,宋绮波虽说靠着宋太后,妃位是怎么也跑不掉的,只可惜,只要她还要脸面,还要名声,这层关系虽然众人了然于心,但是却也不会明着说出来。而宋绮波现在……也不能明着对自己发难。

  目光略过宋绮波,楚和容继续瞧着,最后终于看到了陈慧儿——那个单纯善良得有点发傻的姑娘。她此行的目的。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