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二章楚和容


  宫中的消息传递是极快的,还没等大力嬷嬷将慎刑司的人叫来,明太贵妃的人就先一步到了。

  “和容,你如今虽是清元殿伺候万岁爷的人了,但好歹也曾在凤鸣宫任职那么多年,青瓶就算错了什么规矩,也不过是失手罢了,你跟她当姐妹相处过那么多年……怎么这般冷淡,说处置就处置,没半点香火情?”来人一步迈进清元殿,看见被按在地上的青瓶,未曾请罪,便先声夺人,一字一句都充满了责怪之意。

  “我当是谁?竟来的这般快。”楚和容大大方方的站出来,一双水杏眼含笑的望着来人,仿佛没瞧见来那人眼中的恶意一般。她客套道:“原是许管事,当真好久不见!”

  是啊,确实好久不见了,自前世她被明贵太妃利用,在选秀前污了乾元帝的名声,被两宫太后下旨关进冷宫后,足足有三十年,她没在见过许管事这位明太贵妃的贴身心腹了。

  看来,重生也是有好处的,不止能报前仇,还能见见这些久违的‘故人’,楚和容面现温柔之色,眉目含笑。

  自两个月前,在冷宫病逝的她莫名回到十六岁后,她的脸上就没出现除了微笑之外的第二个表情了。

  重活一世啊,这是多么大的恩典,她怎么可能不笑呢!

  “许管事救命,奴婢瞧见了宋姑娘和万岁爷私会的事儿,楚和容她要灭口……”青瓶也不是真傻,眼见来了救星,就拼命着想要挣扎起身,口中也同时大声喊着。

  她心中清楚明太贵妃就是要毁了乾元帝的名声,因此便毫不犹豫的喊出了‘私会’两字,只求许管事能为了留下人证而保她xing命。

  果然,听见她说的话,许管事面上不动声色,可眼中却是精亮,轻咳一声,她板起脸孔道:“楚和容,青瓶是我凤鸣宫的人,不管她犯了什么错,都该由太贵妃娘娘处置,你不过是清元殿女官,根本无权插手凤鸣宫的内务,赶紧她把交给我……”

  许管事的态度很强硬,不止对楚和容这位御前宫女官毫无敬意,还敢在乾元帝的寝宫撒野,而她之所以敢这般嚣张,却完全是因为如今大赵国前朝后宫的复杂局势。

  庙号为惠灵的先帝壮年早逝,膝下只余荣王卫戒之和当今卫慎之两子,荣王为长,当今为幼,且全是庶子。荣王乃先帝爱宠明贵妃之子,而当今……却是区区一嫔位所出,素来不得先帝待见。

  因先帝元后陈氏所出的二皇子意外夭折,陈皇后便将当时还年幼的卫慎之抱到膝下,充做嫡子,以慰伤怀。也正是占了这个‘嫡’字,卫慎之才在先帝重病早逝时,被陈皇后携人扶上了帝位。

  卫慎之登基时,不过七岁,还是个总角孩童,而荣王却已是半大少年,早就上朝听政了,身后还有身为实权藩王之女的明太贵妃扶持……

  这些年,荣王早就独揽大权,虽无摄政王之名,却有摄政王之实了。

  如今,卫慎之不过十五岁,还未成婚亲政,朝政大权尽归荣王之手。而后宫,虽有卫慎之的嫡母陈太后和生母宋太后这两宫太后坐镇,但若论威望,到底还是不如有实权儿子和藩王娘家的明太贵妃。

  倚杖着明太贵妃这尊大佛,不管是青瓶还是许管事,在面对同等宫人时,态度总是极为张扬的,就算面对的是楚和容这个,被陈太后亲自派到清元殿照顾卫慎之的御前女官也一样。

  “把她教给你?凭什么?”丝毫没顾忌许管事,楚和容嗤笑一声,见青瓶张口似乎又想喊些什么,她轻提裙摆,在许管事没反应过来之前,抬起脚狠狠踩在青瓶脸,接连踹了好几脚。

  “唔!!!”青瓶痛苦的发出惊天动地的喊叫,脸上满是鲜血,牙都不知道被踹掉了几颗,她呜咽着想要挣扎,但楚和容却用脚底死死的捂住她的口鼻,让她呼吸都困难起来。

  拼命挣扎着伸出手,她抱着楚和容的腿,用尽全力的推搡,可窒息的痛苦,却让她手脚根本使不上力,只得哀求的望向许管事,脸色也因此而胀红,额上青筋暴出。

  “楚和容,你想要干什么?要杀人灭口不成?赶紧松开青瓶!”许管事惊呼一声,手忙脚乱的想要上前阻止,却被得了楚和容暗示的两个大力嬷嬷给拦住了!

  “许大人,您慢动手,这可是咱们清元殿的事儿!”大力嬷嬷口中恭敬,可动作却毫不含糊,扭胳膊抱腰,几乎快把许管事硬生生抱起来了!

  “你们好生放肆,既然敢以下犯上!!!”许管事大声斥着,可惜身娇体软的她却根本挣脱不开这两个嬷嬷。

  “说什么杀人灭口?许管事未免太过失态了,这是皇宫,是万岁爷的寝殿,我一小小的女官,哪儿敢杀凤鸣宫的人啊!”楚和容抿唇温和笑着,眼中却满是嘲讽,“我知道,青瓶这丫头极得太贵妃娘娘的宠爱,许管事想带她走,这无可厚非。”

  “……若她只犯了些许小过,我自不会不依不饶,但她今日到清元殿时,却毁了陛下的一件龙袍!”楚和容本温柔的水杏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厉光,毫不犹豫的就给青瓶安了个罪名。

  用脚死死踗着青瓶的脸,楚和容依然温和的笑容却让人莫名觉得胆寒,她抬头望着满面惊诧的许管事,冷声道:“许管事,您得知道,毁龙袍的罪名,便是诛九族也不为过。只留青瓶一人xing命,这是万岁爷开了恩的结果!”

  听见楚和容这番话,本已咽咽一息的青瓶突然疯狂扭动起来!

  毁龙袍?她什么时候毁了龙袍?是楚和容信口开河!!!这样的大罪她怎么担当的起!!!青瓶满眼绝望。

  “这,这怎么可能?”许管事口中喃喃,她自然知道青瓶不可能去毁什么龙袍,但楚和容敢这么说,就已经足够让她吃惊了!

  那可是龙袍啊,真龙天子所饰,旁人略动一下都要命的东西!!

  “不,不可能,青瓶不会那么不懂规矩的……”虽然心中慌乱,但许管事依然本能的反驳着。

  “哦,许管事这么说……”楚和容分外从容,“是需要我将毁坏的龙袍呈上吗?”

  “我……”

  几人便这样在乾元帝的寝宫中纠缠了起来,就要楚和容占尽上风,几乎要把青瓶踩死的时候,方才离开去送‘宋小姐’的清元殿总管莫三道却回来了!

  “万岁爷有旨,许令德,楚和容见驾!”手捧明黄的圣旨,莫三道站在殿外,居高临下的高唱!

  “诺!”许令德——便是许管事连忙跪地,颤声回答。

  就算乾元帝未曾亲政,被人称为傀儡帝王,可真龙天子的威严依然让许令德这等宫人颤颤兢兢。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许令德走出抱夏,踉跄的跟着传旨的小太监而去。

  “楚姑姑,万岁爷有旨,你跟上咱家吧!”对自己人,莫三道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

  “莫总管稍候,我这儿还有件事没办完。”楚和容微微一笑,脚下突然使力……

  “哦,姑姑还有什么事儿啊?万岁爷可等着呢!”莫三道眼神斜睨向下,笑的一脸了然。

  “该死的还没死,事儿怎么了呢!”楚和容依然笑容可掬,却生生让莫三道打了个冷颤。

  脚下一直不停的细微挣扎终于停止,楚和容这才整了整宫装,俯身对莫三道行了个万福礼,从容道:“莫总管久候了,我这便去觐见万岁爷!”

  随后,仪态端正,步态稳重的步出抱夏。

  “啧啧,看不出来啊,真够狠的!”莫三道看着楚和容的背影,啧啧有声称的叹着,又搭下眼眸瞧向双眼充血的青瓶,呵呵笑着自语道:“青瓶姑娘,下辈子可好好长些眼色,那不该得罪的人呐,千万不能得罪!”

  说完,便追着楚和容而去。

  至于那青瓶,虽听了他的话,却依然身子僵硬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眼大眼睁着,竟是……

  生生的被踩死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