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二十章施威


  卫慎之依旧是高坐龙椅之上,手中也还是捧着一本奏折。

  此时清元殿内只有楚和容和卫慎之两个人,四下安静得厉害,只不时响起卫慎之翻开折子的声音,连那蜡烛突然蹿高火苗而发出的“噼啪”声都稍稍嫌吵了些。

  卫慎之沉默,楚和容也不敢说话。她知道,卫慎之对于自己还不能说是用人不疑,毕竟自己还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功劳,而陈太后刚刚召见了自己,卫慎之后脚就把自己晾在这儿了,这不是施威是什么?

  真是君威难测。

  楚和容在心底暗暗嘀咕,她静静垂首,方才被陈太后的甲套划伤的下巴此时隐隐有些发痛起来。

  卫慎之自觉把楚和容晾够了,这才开了金口,开始问话,“方才,陈太后和你说了什么?”

  楚和容老老实实答道:“太后娘娘极为喜爱侯府的那位陈慧儿小姐,便跟女婢提起她来,后来又令奴婢好生待她。”她本来就没有要瞒卫慎之的意思,从上次来看,陈太后也是屏蔽左右,独独留下自己谈话,但是即使已经那样干净了,但是他们的谈话还是很快便传入了卫慎之的耳中,他能听一次,就又能听第二次,楚和容才不会犯傻。

  卫慎之挑了挑眉,他瞧见楚和容白皙的下巴处,有一处显眼的红痕。卫慎之玩味的笑了起来,“她掐得你不疼吗?”

  楚和容连忙低下头去,口中轻声道:“不疼。”

  卫慎之从龙椅走下,他绕着楚和容走了几圈,随后阴测测的笑了几声,“楚女官,朕交给你的差事你可没忘吧?”

  楚和容连忙伏地道:“奴婢时刻记挂于心,不敢忘记。”

  “不敢忘记便好。”卫慎之的口气兀的变冷,“这趟差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听见没有?”

  楚和容应道:“能为万岁爷办事,是奴婢的福分,自然要尽善尽美。”

  “哈哈,好一个尽善尽美。”卫慎之抬起楚和容的脑袋,指尖毫不留情的掐着她的下巴,卫慎之的力道很大,大得楚和容生疼,不禁闷哼出声来。

  卫慎之欣赏够了她这幅疼却又隐忍不敢说话的模样后,这才继续道:“你尽善尽美了,别人可就过得不好了。你若不负陈太后所望,那朕可就要不开心了。”

  卫慎之低头,脸庞不断靠近楚和容,最后他们的睫毛几乎要戳到彼此脸上。楚和容谨记着,不能直视圣颜,随之便想低下头去,但是卫慎之的手却是更加使力,逼她动弹不得。

  “记好谁才是你的主子,否则——”卫慎之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随之,他冷冷吐字道:“出去。”

  楚和容稳了稳心神,“女婢告退。”

  这种时候,根本不必表什么忠心,说再多的漂亮话,都不如干实事来得实在。现在卫慎之并不是不信任自己,而是个自己施威罢了。只要她这一趟差事办成了,那么以后卫慎之的疑心就会去掉不少。

  楚和容走回,莫三道才走了进去。他看着卫慎之,颇有些踌躇,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最后卫慎之不耐烦了,索xing开口道:“有何事便说来,这幅欲言又止的形容,朕看着,觉得烦。”

  莫三道听了,便道:“万岁爷,您真打算要用这楚女官?”

  卫慎之含糊不清的“唔”了声。

  莫三道又道:“只是奴才觉着,这楚女官还跟慈宁宫的太后藕断丝连,她若是受不了那边的施压,到头来把您给卖了,那又如何?”

  “呵。”卫慎之冷笑道:“不过一个小小的女官,何德何能?朕要的,是一把会杀人的刀,若这刀刃对着自己的脖子,那留着又有何用?”卫慎之说到此处,便又开始低头处理自己的折子来。

  莫三道见此,也安静下去,默默垂首在一旁静立。宫殿内一片寂静,可片刻后,却又突兀的响起声音,是卫慎之的声音,“这刀是不是好刀,刀刃利不利,刀背是对着外的还是对着内的,且先看着吧。”

  楚和容坐在梳妆台前,慢慢的梳着自己的一头长发。屋内点着灯火,发出昏暗橘红的光芒。她的身影映在铜镜中,就着这晦暗不明的灯火,看着如同鬼魅一般。

  可不就是鬼魅么?自己都是死过了一次的人了。

  她的下巴处,现在除了陈太后划出来的那道红痕,现在又添了一处青色的手印。楚和容试着用手指摁压下去,感觉有些发疼。

  楚和容的面容透出一丝丝阴冷,跟白日所见面带微笑的模样截然不同。不过片刻后,笑意又爬满她的脸庞。

  她语气轻柔,如同情人之间的呢喃低语一般,“楚微容,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楚和容转身,吹灭了烛火。

  等第二日,楚和容来到储秀宫时,便看见楚微容的脸色有些不好,虽说昨日受训却是疲累,但是却没有哪个婢女是像她这幅模样的。她脸上扑了很多厚重的粉,乍一看上去,就只觉得很白,但内里却是面无人色。

  楚和容压下唇边的笑意,她定了定神,继续行使自己的职责,做一个尽职尽责的从旁辅佐的女官,在一旁看着秀女,监督她们。

  趁着秀女们休息的空当,楚和容找了借口,在暗处堵了楚微容。

  “妹妹,别来无恙。”

  楚微容心中有些忐忑,但是却极快的挥退身边服侍的宫女,低声道:“你先下去。”

  宫女应声而退,楚微容理了理心神,走到楚和容身边,委屈道:“姐、姐姐……还请帮妹妹一把。”

  楚和容皱起眉头,有些为难道:“在这储秀宫中,我的职权不大,是齐女官掌事,你既是在她这儿住着,有事就该去找她。”

  楚微容咬了咬牙,“姐姐,实不相瞒,妹妹已经去找过齐姑姑了,只是……只是她。”楚微容的眼泪急得快掉下来,“我看,她与那总督千金也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如今我有求于她,可她呢?身为储秀宫的掌事,但是却放任那些秀女仗势欺人,对此不闻不问,这是一个女官该有的做派吗?妹妹实在是没办法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