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三章句句属实


  清元殿正宫内,方退了早朝的乾元帝卫慎之坐在紫檀描金满龙纹的箭腿椅上,靠着象牙嵌红木的方案,手捧一本奏折,面无表情的垂眸看着。

  莫三道站在他身旁,提着茶壶悄无声息的为他倒上茶水,这才暼眼瞧向恭恭敬敬跪在右侧画屏旁的许令德和楚和容,嘴唇动了动,却又强压下去,根本不敢出声打扰。

  跪在地上,感觉膝下软棉棉的波斯地毯,楚和容双手紧握,鼓起勇气抬头望向乾元帝——她前世今生唯一的男人。

  虽然才十五岁,但乾元帝卫慎之的相貌却极为威严,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长眉浓墨,凤目含虐,微微下抿的嘴角明显表露出主人的xing情。

  披墨一般的长发散在肩头,映在脸颊旁,扫过卫慎之线条秀气的下巴,这本应极美的一幕,却不知为何,竟好像隐隐含着残暴一般,让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说说吧!”殿内令人窒息的沉静终于被打破,卫慎之懒散的将眼神从折子上挪开,看向跪地的两人,声音平淡的开口,却带着让人胆寒的威摄,“你是在哪里当差的?竟敢闹到朕的宫里来?”

  “奴……”许令德五体投地的跪在软棉的地毯上,额上汗水滴下,让她整个人似水洗的一般,几乎快摊在地上了!面对当今万岁的问话,她颤颤兢兢的禀报着身份,“奴婢是凤鸣宫五品管事……”

  话音还未落,卫慎之似无意般将手中的折子扔到方案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这一声,似乎彻底将许令德的胆子打破了,一瞬间,她便收了声,整个人摊在地上。

  看着两句话便将那般嚣张的许管事骇破了胆的卫慎之,楚和容心中百味陈杂。

  前世这个时候,她还在凤鸣宫明太贵妃身边当差。就是前世的今天,她和青瓶奉了明太贵妃之命送宫册到清元殿,谁知却正撞见了宋太后的侄女宋绮波勾引卫慎之……当时,卫慎之的神志似乎并不清醒,却依然勉强打昏了宋绮波,却将她拉上了龙塌……

  混混噩噩,又惊又怕……当一切结束后的楚和容几乎是半昏迷的状态,可现实却根本容不得她休养,刚从龙床上下来,两宫太后,明贵太妃便翩然而至。

  这三人彼此间的唇枪舌剑,明争暗斗,那时的楚和容根本听不懂,但她知道的却是,她被扣上了勾引皇帝,狐媚惑君的罪名。

  随便封了一个最末等的更衣之名,她被打入冷宫,直到身死都未踏出一步。

  明明,勾引卫慎之的是宋绮波,可随着青瓶那一句‘是楚和容勾引了万岁爷’,这污名便生生扣在了她的头上,让她欲辩不能,活生生的熬死在冷宫里……

  她愤怒,她怨恨,却毫无办法,直到她惨死冷宫后,竟重新回到了一切尚未发生之前……

  楚和容本以为,冷宫的无情岁月已经将她熬的心硬如铁,可再一次见到卫慎之时,她才发现,她的心依然惶惶不安着。

  “废物。”卫慎之满是暴虐的凤眸冷然敝向许令德,口中一声严斥,直吓的许令德双股颤颤后,才侧头望向楚和容,“楚女官,你来说!”

  虽然今生早早就投靠了卫慎之,可他冷然的语气却依然让楚和容心中一凛。深吸口气,她暗暗掐着腿,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

  弯腰恭敬的叩首,她抬起头,表情和缓语气平稳的道:“回万岁爷的话,今辰您早朝之后,凤鸣宫二等宫女青瓶奉明太贵妃娘娘之命前来清元殿觐见,正遇见了宋小姐,她对宋小姐口出不敬,气的宋小姐砸了茶杯,而青瓶似是受了惊吓,跌倒之时竟扯坏了万岁爷一件龙袍。”

  “毁龙袍,乃诛九族之大罪,奴婢遵守宫规请慎弄司管事前来处置青瓶之时,许管事却急急而来,言语不敬的要强行带走青瓶,口称青瓶乃凤鸣宫之人,清元殿无权处置。”

  “正在奴婢与她理论之时,莫总管便奉万岁爷之命,招见奴婢等人了!”

  口齿极为伶俐的,楚和容将事情复述了一遍。而且很明显,她说的基本都不是实话,而是狠狠的坑了明太贵妃一系。

  “哦?你说的都是实情?”听她说完,卫慎之猛然挑起长眉,脸上的神情似怒似笑,口中语意不定的道:“……楚女官,你可知欺君,乃是十恶不赦的死罪?”

  一旁,莫三道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虽然楚和容的说法对卫慎之是极有利的,但这位年仅十五岁的帝王却实在是个阴晴不定的脾xing,行事肆无忌惮喜怒无常,就连他们这些从小伺候的奴婢都把不准他的脾气,不知什么时候犯了忌晦倒了霉,这刚刚到清元殿不过一月的楚和容……

  莫三道真拿不准她是不是哪句话惹恼了卫慎之!

  “回万岁爷的话,奴婢不敢欺君,句句属实。”不似莫三道般不安,楚和容却极为镇定,双眸清亮,目光笔直的迎向卫慎之,她丝毫未有畏惧之意的道。

  “好!”卫慎之本来满是暴虐的表情突然一敛。身子向后靠后,他用手扶住额,猛然大笑起来,“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

  楚和容根本就是在满口胡说,这点卫慎之自然清楚的很。他七岁登基,如今年满十五,勉强可以说已然长成,下一步,就是亲政了!

  而亲政的先觉条件——就是成婚!

  早在两个月前,两宫太后就为选秀而忙碌起来。而以荣王为首的明太贵妃一系,却并不想舍弃摄政王的权势,还政于他。

  荣王一系不愿意卫慎之多一个位高权重的岳家,为帝系添加助力,而选秀之事,他们又无法阻止。于是,便出了今日清元殿之事。

  宋绮波,是卫慎之生母宋太后的侄女。宋太后在惠帝在位时不过区区一嫔位,娘家并不显赫,又对当初抱走卫慎之的陈太后心有诫惕。

  哪怕明知如今应团结一致,保证卫慎之真正的君临天下,可宋太后却依然难免受到明贵太妃的巧言盅惑。

  今晨,卫慎之吃了两口宋太后命宋绮波觐上的点心之后,就明显感觉身体不适,而凤鸣宫的青瓶却好巧不巧的就在这个时候那般大胆的闯了进来……若不是楚和容机敏果断,发现情况不对,直接冲进正殿拿下青瓶的话……

  一旦吵嚷出去,卫慎之的声名必然毁与一旦,更不用想娶个身份合适的皇后了!

  青瓶这个‘人证’必需除去,但此事却不能拿到明面儿上喧扬,定得找个借口。而楚和容所言的‘毁龙袍’,确实一击必中,端是狠辣。

  那可是诛九族的罪名,祸害全族啊!

  “万岁,万岁爷,青瓶素来妥贴,决不会对宋小姐无礼,更谬论毁龙袍了!”事到如今,就算在害怕,许管事也不能不言语了,毕竟明太贵妃还在凤鸣宫等着她带青瓶回去呢!

  狠狠咬住嘴唇,许管事任由疼痛警醒自己,狠狠瞪向楚和容,她猛然叩首,“万岁爷,这都是楚女官信口开河,她与青瓶曾有旧怨,必是为报私仇才污蔑青瓶的。”

  “哦?有私怨吗?”卫慎之转头,似笑非笑的问:“楚女官,你如何说?”

  “奴婢愿和青瓶当面对置,万岁爷亦可垂寻宋小姐……”楚和容脸色不变。

  卫慎之挑了挑眉,猛的笑出声来,宋绮波勾.引他,那是大罪,此时能逃脱出去,自是清元殿这边儿说什么她应什么,又怎么会反驳?

  低着头,没理卫慎之突兀的笑声,楚和容依然平静的接着道:“而且,奴婢这儿有青瓶毁坏的龙袍一件,可为实证。”

  “你,你说什么?”听见楚和容这般说,许令德突然失声惊叫起来,面上满是绝望。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