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四章有何不敢


  楚和容所言毁龙袍之事,在许令德想来,不过是她找的借口,虽然狠毒,可若对置起来,却很容易破解。

  毕竟,龙袍这种东西,一旦有损,都会马上毁去,楚和容又不知道今日之事,清元殿怎么会备下毁坏的龙袍?

  要知道,毁龙袍是诛九族的大罪,许令德从未想过,楚和容敢如此大胆……

  “你,你……我不信!!你敢把龙袍呈上来吗?”想起任务失败后明太贵妃的种种手段,许令德疯狂而绝望的大喊。

  “有何不敢?”楚和容轻笑一声,转头对卫慎之请示道:“请万岁爷准许奴婢请出被毁的龙袍?”

  “朕准了!”卫慎之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血腥的笑容,就连他都没想过,楚和容竟然真的胆大包天,敢私毁龙袍。

  “谢万岁爷。”楚和容叩首再拜,随后跪退到殿门口,这才起身向外走去。

  看着楚和容的背景,卫慎之笑了笑,自行拾起扔到桌案上的折子,又看了起来。

  正殿内一片寂静,只有许令德牙齿打颤的轻微声响,气氛压仰的让人窒息,就连莫三道都低下头,不敢随意言语。

  许令德跪在地上,汗水顺着脸颊流淌,她心中有些懊悔自己为何这般冲动,可事已至此,退让已是无用,她只能期待楚和容只是佯装,实际没那么大的胆子。

  帝王的衣饰就放在卫慎之休息用的太和殿中,离清元殿并不远,楚和容出去没一会儿,便手捧着一双螭龙纹的八宝盒进来了。

  “叩见万岁爷,奴婢回来复命了!”进门跪拜,楚和容在卫慎之示意下,将八宝盒掀开,将龙袍从内里捧出,双手一展,将其示与人前。

  这是一件底为诸黄色并绣九龙的常服,是卫慎之日常时穿着的,面料用的是蚕线中最好的辑里湖丝,软滑贴身,穿着极为舒适,却又不失帝王尊严……

  只是,如今这件需要数十个最好的绣娘绣足三个月的龙袍下摆处,却有一道足有成人小臂长的裂纹,将下摆处精致的五彩云纹撕的面目全非。

  “这便是被青瓶毁坏的龙袍了,请万岁爷过目。”楚和容双手将龙袍高举过顶,呈于卫慎之眼前。

  “哦!”卫慎之微眯凤眸,随意向下打量。突然,他脸上瞬间现出诧异之色,但很快便掩饰下来,只深深勾起嘴角,表示他此时心情很是不错。

  每日都需穿的衣裳,卫慎之自然看得出破绽,如今楚和容手上这件龙袍是他见宋绮波时穿的,上朝时才换下来,那时青瓶早就被抓了,又哪儿能‘毁坏’它呢?而且,那龙袍下摆处的裂痕……明显就是刚刚撕坏的,毛茬儿还干净着呢!

  想来就是楚和容在太和殿拿这件衣裳时顺手撕的!

  “许管事,你可看清了?”楚和容没理会卫慎之别有深意的眼神,只转头看向许令德,满面笑意的问好。

  “我,我……”许令德紧紧咬着牙,口中泛出一股血腥味儿,竟是连牙根都咬坏了,抬头看着那件破碎的龙袍。许令德心中俱是悔恨,她万没想到,楚和容竟然这般狠……

  不能这么放弃,没了青瓶,她怎么回凤鸣宫跟太贵妃娘娘交代啊!许令德用手指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用巨痛来保持清醒,“龙袍虽被毁,但也不证明是青瓶做的,奴婢恳请万岁爷,传青瓶前来对置。”

  “青瓶,嗯?”卫慎之皱了皱眉,显然对许令德的不依不饶有些烦了,哪怕在顾忌明太贵妃和荣王,他也不需要与许令德这样的小人物多做纠缠,凤眸望向莫三道,他示意快些解决这件事。

  “传召青瓶啊,这……呵呵!”莫三道恭敬的对卫慎之伏礼,随后才低头看向许令德,用满是嘲讽的表情,不阴不阳的语气嗤笑道:“好叫许管事明白,青瓶那丫头,许是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方才啊,已经自尽了!”

  当然,是被他们楚女官强行‘自尽’的!

  “什么?我不信!!”青瓶已死的真相顿时许令德失了理智,明太贵妃的高压让她瞬间忘了卫慎之的可怕,猛然站起身她满面狰狞的大喊起来:“楚和容,就是你,你公报私仇,杀人灭口,太贵妃娘娘不会放过你的……”

  “放肆!”未等许令德喊完,卫慎之突然大怒,抬手就将桌案上的镇纸扔了出去。整整砸中了许令德,口中发出一声惨嚎,她额上鲜血泊泊而下。可卫慎之却并未罢手,继续斥道:“许令德,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咆哮御前,你是想犯上不成?”

  真说翻脸就翻脸,方才还好好的卫慎之突然转了面孔,他满面暴虐,凤眸中闪烁着令人胆寒的冷冽,转头看向莫三道,他阴沉道:“莫三道,还不将这咆哮君前的犯上之人拿下!”

  “诺,诺,奴婢遵命。”莫三道连忙应是,指挥着人搬胳膊掀腿儿就将许令德擒了下来。卫慎之的xing子实在太过喜怒无常,哪怕莫三道是从小伺候他的,也半点不敢担误。

  “放,放开我,我是明太贵妃的人,谁敢……唔,唔……”许令德狰扎着高喊,却又不知被哪个小太监拿拂尘堵了嘴。马尾巴毛硬塞进喉咙里,许令德阵阵犯呕,瞬间眼泪鼻涕全下来了。

  “许管事别喊了,咆哮御前就已经是大罪了,你难不成还想违抗君令……要造.反吗?”一旁,楚和容双手叉与腰间,姿态极为优雅端庄的踱步到她身前,看似温柔的低声劝着,却让许令德猛的怔住,瞬间不在狰扎。

  “赶紧的,拉下去!”莫三道厌恶的挥了挥拂尘,看着许令德被几个小太监搬胳膊挪腿儿,拖死狗般的拖出去,这才哈着腰凑到卫慎之身前,讨好的问,“万岁爷,那姓许的罪奴要如何处置呢?”

  “楚女官……”卫慎之沉吟,也没回话,只挑眉看向楚和容,“你说呢?”

  楚和容低着头,看似极低调的模样,口中却道:“回万岁爷的话,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今日之事并非没有破绽,只要人活着,总能找出来。”意思非常明显,就是要杀许令德。

  啧啧啧,莫三道在心中吡着牙,心说看不出来楚女官真是够狠,但面上却毫不显露,只接着问:“万岁爷,您看……”

  “就按她说的处理吧!”卫慎之挥了挥手,看得出来,因为楚和容的回答,他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诺。”在心中念了声万佛,莫三道一溜儿小跑出去,赶着去‘处理’许令德了。

  正殿里,就只剩下卫慎之和楚和容两人。

  “楚和容,你今日如此行事……是奉陈太后之命,挑拔朕与母后的关系吗?”一片寂静之中,卫慎之突然开口。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