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五章奴婢听不明白


  卫慎之乃是惠帝庶子,能登上皇位只因养在嫡母名下,这才占了便宜。

  只是,他生母未逝,又有娘家强势的嫡母,自登基后便封了两宫太后,嫡母陈太后名正言顺,元后之尊想当然的就压在了卫慎之的生母宋太后头上。

  只是宋太后虽无权无势又眼界窄小,但到是卫慎之的亲娘,情份就不一样。就像今次选秀,明明陈太后也有适龄的娘家侄女,也想许给卫慎之为后,但陈太后就没法儿像宋太后召见宋绮波一样,将侄女召进宫来,提前跟卫慎之培养感情。

  这就是亲娘和嫡母的区别了。

  “万岁爷……此言何意?奴婢听不明白!”卫慎之骇破人胆的话,丝毫没影响楚和容,她依然恭敬的站在桌案旁,甚至还伸手为卫慎之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他手边,满面沉稳的劝道:“万岁爷才下早朝,便出了这事儿,乱轰轰的闹了这许久,想来也是乏了,不如到塌上歇息一下。”

  听了楚和容这话,卫慎之用冰冷的凤眸凝视着她,见她纹丝不动,脸色越发难看,就在楚和容以为他要暴怒之时,突然,他扯唇一笑,“好,胆子不小!”

  “怪不得陈太后会把你送到清元殿来,果然是有勇有谋,相比之下,母后也只能使些春.药之类的小手段,未免太过粗劣了!”卫慎之将身子靠在椅背上,语气风轻云淡的好像在闲话一般,完全听不出是在鄙视的生母。

  “母后命宋绮波觐上的点心中下有春.药,想是准备让朕与她玉成好事,好在选秀后谋个贵妃,甚至皇后之位,说到底也是因母后娘家落败,这才想拉侄女进宫,以做助力。”

  “只是,母亲无甚谋略之能,但好胆子不大,若没人在背后鼓动她,算计朕……她是不敢的,至于明太贵妃,到是心心念念朕能出错,所以,是她盅惑了母后,以图一箭双雕?到很是说的通!”卫慎之自说自话的点了点头,仿佛自己解开了迷团。

  “不过……”话音一转,他突然望向楚和容,“这事未免太一目了然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母后是那只蠢蝉,明贵太妃便是那螳螂,于是,黄雀是哪个?是你?还是你背后的陈太后!”

  “你两个月前还是凤鸣宫的人,跟那个青瓶一样伺候在明太贵妃身边,怎么转眼就去了陈太后那儿?你一直是她的人?还是被收买了?”卫慎之满眼好奇,催促道:“说说看,说的好了,朕就不计较你明知宋绮波觐上的点心有问题,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朕吃下去……!”

  果然,乾元帝虽然残虐暴烈,喜怒无常,但到底还是那个二十几岁就诛摄政王,杀辅政大臣,权掌天下的有名暴君,她的这点小心思,根本就瞒不过他!

  深深吸了口气,稳下被卫慎之骇人的气势惊的呯呯乱跳的心脏,楚和容命令自己强行镇定下来,“万岁爷果然真龙天子,什么都瞒不过您。”

  “这件事中,陈太后娘娘虽不能说是黄雀,但也确实知情,并冷眼旁观了,只要,若万岁爷说娘娘是想害您,那也有些偏颇了!”见卫慎之不辩喜怒的眯起眼,楚和容暗自握了握拳,垂首道:“依奴婢猜想,陈娘娘定是觉得这件事会影响您与宋娘娘的母子之情,且此事一旦传出去,宋姑娘也再无入宫的可能,甚至会毁了一生。”

  “到那时,您和宋家血缘之情断了干净不说,宋娘娘想必也会对您心中怨怼。至于您呢?未迎后前便与表妹厮混,竟连正经儿迎进宫都等不到……这名声恐怕也好听不到哪儿去,到时候,您与宋娘娘互相怨恨不说……那污名传出去后,对您选秀迎后之事也会有影响。”

  “您如今正急着亲政,是最需要臣子相助的时候,而联姻则是笼络臣子最便捷的手段。许以皇后之位,这可以为您带来一个铁杆的帝党。所以……”楚和容顿了一顿,见卫慎之终于收起玩笑之色,正眼瞧她,这才接着道:“您大概从未想过将皇后之位许给陈太后娘娘的侄女——威国公府的大姑娘陈慧儿吧。”

  “而这……陈太后娘娘却决不会允许,威国公府培养陈慧儿,便是为了让她成为皇后,生下嫡子,日后有亲外孙继承您的皇位……又怎么能容许被您否决呢!”

  “如今朝中的形式,外有荣王,内有明贵太妃,威国公府显然不能跟您翻脸,否则会失不偿失。于是,陈太后便借着宋太后中计之事,从中谋算周旋。只要事成,您名声有损,待亲政之时,就会失去生母和外家的助力,又没有全力支持的臣子,外有荣王为敌,内有明太贵妃紧逼,可谓四面楚歌。”

  “待那时,陈太后娘娘和威国公府却选择与您站在一起,全心全意辅助与您,甚至还愿意将嫡女许于您为后……”楚和容未将说完,但结果却显而意见。

  卫慎之虽xing情暴躁,但却并非无情之人,在陷入绝望,连生母都放弃他时,得嫡母缓手。他必会知恩图报,将陈慧儿封为元后,待掌权后,也会重用威国公府之人,视陈太后为母,敬之孝之。

  ——就像前世那样。

  前世,卫慎之未曾完全中计,但也幸了她,在清元殿这种只有皇后才能留宿的地方宠幸宫女,这名声对一个年幼的帝王来说……也好听不到哪儿去,虽未从叛亲离,但卫慎之亲政的过程也颇为艰难。就像楚和容说的,那时,只有陈家忠心耿耿的辅佐在卫慎之身侧,始终不离不弃,最后获得了丰厚的收获。

  而她,只是个无辜无知的闯入者,无意踏入这场高位者的游戏,然后便随意被执棋者拿来当了踏脚石,用血肉之躯和年轻的生命为人辅就了一条通天路,成为胜利者脚下的枯骨。

  今生,她不愿在做棋子。既然手中没有筹码,那么,她就要站在帝王身边,成为胜利者中的一个。

  “你……到是很有意思,你是陈太后的人,却将她卖的如此彻底。你……”卫慎之用手轻叩着桌案,抬目道:“是想投靠朕吗?”

  不得不说,卫慎之心中不是不惊讶的,楚和容说的那些,有很多地方他都未曾想到。到底,他如今只有十五岁,还未长成日后那个铁血的帝王,自然比不得上辈子在冷宫中将此事反复琢磨过无数遍的楚和容。

  “万岁爷圣明。”楚和容笑着,“其实奴婢到说不上是陈太后的人,不过是借她之势逃过明太贵妃罢了,陈太后嘛,想来也不太信任奴婢,最多只是一步闲棋,只是,她没想到,奴婢这步闲棋却坏了她的好事!”

  “坏了她的事?哦,是了!陈太后是想将此事闹大,应该从未吩咐过你阻止青瓶!”卫慎之略一沉吟,便想明白了,“这是你自做主张。”

  “不错,杀青瓶,得罪明太贵妃,是奴婢给万岁爷的投名状。”楚和容一反方才恭敬的模样,高高抑起头,双目直视着卫慎之,“如今……就看万岁爷敢不敢接下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