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六章你到是心狠


  清元殿里,一珠冠华服,一粉衣宫装的男女互视对峙着,一坐,一立,明明身份云泥之别,可只气势竟似乎不差分毫。

  “接又如何?不接又如何?朕怎知你不是陈太后或明太贵妃的细作?拦下青瓶只为博取朕的信任?”两人对视许多,卫慎之率先开口。

  “万岁爷,奴婢名楚和容,皇商楚成之女,家中有年迈祖母,一父,两叔,继母白氏,叔母赵氏,孙辈儿兄弟姐妹共九人,奴婢排行老大。”楚和容似早有准备,极为冷静的复述着,“奴婢所言真假,万岁爷尽可去查,若有一日,奴婢背叛了,万岁爷只管屠尽奴婢全族,奴婢绝无怨言。”

  “你到是心狠,也真舍得!”哪怕如卫慎之般的脾xing,听见楚和容这般起誓,也不免倒抽一口凉气,这完全是拿全族的命来博他的信任了。

  “只要奴婢不背叛,万岁爷自然不会对奴婢家人如何。等万岁爷一掌天下,奴婢飞黄腾达之时,奴婢的家人,自然也会鸡犬升天。”楚和容轻笑。

  “你对朕到是信心十足,就不怕朕失势于荣王,令全家你xing命不保吗?”卫慎之挑眉问。

  “奴婢相信万岁爷定会夺回帝王权势,成为一代贤名之主。”楚和容斩钉截铁的回道:“对此,奴婢坚信不移。”

  “哦?那你就跟着朕试试,也让朕瞧瞧,你这个‘坚信’到底多大份量?”卫慎之轻笑着抬头,似喃喃自语一般,却是答允了楚和容的投诚。

  “谢万岁爷!”楚和容大喜过望,连忙跪地叩首。虽然她知道,卫慎之未必真的相信了她,日后想必还有诸多考验,可她到底还是靠上了帝王一脉,迈上了成为胜利者的第一步。

  处置了许令德之后,莫三道很快便回到了清元殿,看见时辰已至正午,就张罗着御膳房传膳,以楚和容为首,数十几个宫女端杯著筷,伺候着卫慎之用罢了膳,收拾整齐之后,卫慎之便要摆驾尚书房,听四位辅政大臣讲学。

  “万岁爷不先歇息歇息吗?午间都没歇呢!”楚和容蹙眉,语气满是不赞同。

  卫慎之才十五岁,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呢,怎么能不歇息够了呢!

  “是啊,万岁爷,楚女官说的对,您别太逞强了!”莫三道也担忧的劝,近来为亲政选秀之事,万岁爷已经好长时间未曾好好休息了,今天偏又发生这么多的乱糟事儿,让万岁爷连午间那少少的一刻钟休息时间都错过了。

  “无妨,朕并不觉得累。”卫慎之挥了挥袖子。不得不说,他的脾气虽然不太好,手段也残忍了些,但对身边可信的人,却还是不错的。

  “不必说了。”摆手阻止还要在相劝的莫三道和楚和容,他起身向门外走去,“摆驾吧!”他说。

  “唉,万岁爷起驾尚书房!”莫三道长叹一声,无奈的唱声,而身为女官的楚和容却去不了尚书房那样儿的地介,只留在清元殿处理杂事罢了。

  “奴婢等恭送万岁爷。”带着殿中女官,楚和容将卫慎之送到门口。只是,还未等卫慎之迈出门槛。不远处,一白白胖胖,瞧起来四十多岁的大太监就带着人从侧门进来了。

  “万岁爷!”刚进门就瞧见卫慎之,那白胖太监似乎也很惊讶,伸手一打马蹄袖,他利落的跪地,声音哄亮的问安;“奴婢慈安宫总管安顺意给万岁爷请安,万岁爷福寿无疆。”

  慈安宫,就是卫慎之生母宋太后的住所,而安顺意,则是宋太后还是先帝嫔位时用的太监,足足跟了宋太后二十多年,算是心腹中的心腹。

  方才清元殿发生了那般的事,宋绮波带着玉成好事的心来,却满身茶水狼狈不堪的被抬回来,宋太后送的点心里带着‘东西’,对为何这般?自然心知肚明,只是算计亲生儿子不成反被打脸,又怎么可能不气不恼?

  心知生母心眼小眼界窄,此番遣人来不可能是道歉的,卫慎之很慎重的对安顺意抬了抬手,“安总管起吧,你此次前来……可是宋母后有什么吩咐?”

  宫里有两位太后,且陈太后又是嫡母,因此,哪怕宋太后是卫慎之的生母,也只能得一句‘宋母后’的称谓,这也是宋太后一直和陈太后别扭着的原因之一。

  “回万岁爷的话,宋太后娘娘说,今晨绮波姑娘在清元殿受了楚和容——楚女官的关照,因此,想请楚女官去慈安宫领赏。”安顺意低着头,态度很恭敬,但一字一句却很响亮,让站在不远处的楚和容听的清清楚楚。

  “嗯?”卫慎之眉头一皱,突然想起他发现糕点有异,一脚踹出宋绮波时,正正将她踹到楚和容脚下,且,宋绮波在假装昏迷时,又亲耳听见了楚和容拿下青瓶的命令。想必母后心知他不会将事情经过告知,而莫三道又是他的心腹,母后动不了……

  这才宣召根基浅薄的楚和容,不止是要问话,想来也有给宋绮波出气之意。

  不管怎么说,到底是生母,心里在怎么烦,也不好明面违背懿旨,更何况只是召见一小小的女官,卫慎之更没有拒绝去理由。

  侧脸转向楚和容,卫慎之目带寻问之意,他既接受了楚和容的投诚,自然而然的,也会在一定范围之内护着她。

  若她不想去,哪怕有些麻烦,卫慎之也会为她推拒懿旨,只是躲得了初一,躲不得十五。宋太后认准了就要为难她,就算他这次帮忙拒了,也总会有下一次。

  在这后宫之中,楚和容一小小的清元殿女官,是躲不过太后的。毕竟,楚和容不可能无时无刻跟在他身边,他总是要上朝的。

  只要离开他,以楚和容的身份,是无论如何都拒绝不了太后召见的。

  “宋太后娘娘召见,奴婢怎敢不遵,只请安公公稍待,奴婢拜别万岁爷在随您去!”楚和容优雅的向安顺意颔首,随后行至卫慎之身边福礼。

  “你……准备如何?”卫慎之低声问。他很明白自己生母的难缠。

  “请万岁爷放心,奴婢自有主意,只是,也要请万岁爷略帮个小忙……”借福身之机凑到卫慎之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见他点头应是,楚和容才站起身,回到安顺意身侧,从容道:“安公公,奴婢好了,请您前头带路吧!”

  一起去见见前世令她困死冷宫的罪魁祸首——之二!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