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七章娘娘万福金安


  宋太后住在后宫偏西侧的慈安宫内,殿宇很是威严华丽,面积也不小,只仅次与卫慎之的清元殿和陈太后的慈宁宫。

  身为皇帝的生母,住的地方没人家好,这也是宋太后怨恨陈太后的原因之一。

  总之宋太后就是比较小心眼儿。

  跟着安顺意,一路经过御花园,泰德殿……便来到了慈安宫,从侧门而入,正面五间大殿,皆是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逗趣儿的鸟雀,楚和容只瞧了一眼,便被安顺意带进了偏殿,两个刚留头的小宫女将她上下检查一番,确定没带什么凶器,这才被准许进入正殿。

  一进正殿,迎面就是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转过插屏,才是宋太后居住的内寝。

  “奴婢叩见宋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楚和容双手置于额间,跪地叩拜。

  “嗯!”宋太后高坐上首垂目瞧着楚和容,不阴不阳的低哼一声,但却没叫起,反而沉声讽道:“楚女官,听说你是从陈姐姐宫里出来的,怎么这么不懂规矩,竟不给宋姑娘见礼?”

  宋姑娘——自然便是宋绮波,她此刻正坐在宋太后身侧,瞧着不言不语挺懂规矩的模样,其实眉梢眼角都在暗自观察着楚和容这个瞧见她丑态的女官。

  宋绮波心里挺恨的,虽然她知道宋太后的计划,也确实端着加了‘东西’的点心去了清元殿,打算跟万岁爷玉成好事,谋个好出路。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知道这是件脏污事,是足以让任何未婚姑娘上吊的羞耻。

  没成功就算了,左右有宋太后在,宋绮波不担心她入不了后宫,失了先机她可以慢慢隐忍,一步一步来,万岁爷是她表哥,有这个先天优势,她总能搬回一局。

  但……

  这不意味着她可以从容的漠视一个低贱的女官瞧见她的丑态。

  佯装昏迷躺在清元殿的龙塌上,听着这姓楚的女官淡然吩咐将她‘抬走’时,宋绮波羞的心头都在滴血,直恨不得醒过来直接杀了她,但只要一想起‘醒来’后要面对的羞耻,她却又没那个胆子了!

  被送回慈安宫后,面对暴怒的宋太后,宋绮波强忍着羞态把失败的原因全推到了楚和容身上,只道是她闯入殿中,搅了宋太后的如意算盘。

  最妙的是,那楚和容本身是陈太后派给卫慎之的人,天生就讨了宋太后的嫌,在加上宋绮波几句挑拔之语,宋太后自然便怒火高涨的将楚和容宣来了。

  ——并且当堂便发作了她。

  看着楚和容跪在地上的模样,宋绮波心中暗喜,只觉得自己看见了她被宋太后怒斥,被五花大绑送进慎刑司的狼狈模样……

  “奴婢回太后娘娘的话,宋姑娘虽为候府贵女,但本身并无诰封,而奴婢则身领清元殿女史之职,乃正五品的女官,按制并不需要向民女之身的宋姑娘行礼。”楚和容恭恭敬敬的跪坐在地毯上,眉不抬眼不动,但回话却噎人的很,“甚至……”

  她抬头,清亮的水眸准准的盯住宋绮波,一字一顿的说:“宋姑娘还不是宫妃,并无权利接受奴婢的跪拜,方才奴婢叩见太后娘娘时,宋姑娘应起身避至一旁,方才符合宫礼。”

  言下之意很明显,是觉得宋绮波太没规矩,还未成了后宫嫔妃之一,便将自己当做高位,理所当然的接受宫中女官的叩拜,实在……忒不要脸!!

  “你,你……”宋绮波猛的站起身,手指着楚和容,‘你’了半天,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得满面胀红,眼睛泛泪的向宋太后哭诉,“姑,姑姑,侄女儿未嫁之身,进宫只是为给姑姑侍疾,并无窥视后宫之意,没成想会被个女官这般羞辱,姑姑,侄女儿实在没脸留在您这儿了!”

  说着,起身就要往外跑!

  虽然宋绮波进宫就是为了皇后之位,早上还亲手给卫慎之送了‘点心’,但有些事情,好说不好听,哪怕内里千肯万肯,但嘴上,却还是要保持女儿家清白的名声。

  ——丁点不能坏的。

  毕竟,没哪朝哪代的皇后,是靠着给皇帝送春.药进宫,且未成亲就破身的!

  那还要脸不要?但凡传出去,不说别的,只风言风语就足够她进家庙的了!

  “绮波莫哭,有姑姑给你做主!”宋太后连忙拉住侄女,好言相劝。

  身为一宫太后,她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看破不说破,楚和容实在太过大胆,心中气极,她伸手猛的拍向凤椅的雕花柄子,发出‘啪’的一声巨响,竖直眉毛厉声对楚和容喝道:“好个胆大妄为的奴婢,竟敢出言羞辱候爵之女,陈姐姐就这么教你的吗?令你犯上?”

  “太后娘娘此言差矣,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内宫女官无需向外臣家眷行礼,这是太祖仁皇后定下的宫规,奴婢进宫时曾日夜背诵,自认并无任何错处。”楚和容仿佛没看见宋太后的怒色一般,满面平静的道:“太后娘娘令奴婢向宋姑娘行礼,可不就是让奴婢将宋姑娘当做后宫妃嫔看待吗?”

  “奴婢得陈太后娘娘教导,从来谨守宫规,不敢有半点行差踏错,犯上之言,便是宁死奴婢都不会认的。”

  “奴婢所讲,尽为直言,请太后娘娘细思。”抓住宋太后的失语之处,楚和容毫不犹豫的痛打落水狗。上一世,她之所以惨死冷宫,就是替宋绮波背了黑锅!

  明明是宋绮波下药勾引皇上,最后却拿她顶了缸,宋太后为保侄女,亲自给她定罪,贬她永世困于冷宫,至死不得外出!而宋绮波,却因这事不得皇上待见,选秀进宫后一直失宠于卫慎之,便经常到冷宫拿她撒气,鞭打针刺,无所不用,折磨的她年不过四旬便郁郁而逝。

  今生,她有幸重回,不管前路如今艰难,仇人怎样强大,她都要为惨死的自己血恨。

  青瓶是她重生后的第一个惨死者,但……

  ——却不会是最后一个!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