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宫婢 第一卷 第八章你好大的胆子


  楚和容这边暗自下了决心,心中无比淡定从容。但宋太后却被她那几句‘直言’噎的直翻白眼儿,身为后宫两位太后之中,比较弱势的那个,宋太后从来都是嘴硬心虚。

  别看她张口闭口‘陈姐姐如何如何’,仿佛根本不惧陈太后一般,但其实,她心里怯着呢!否则,以她堂堂太后之尊,想要处置楚和容这女官……不过吩咐一声的事儿,又何必这般疾言厉色?

  无非就是心里惧怕,不敢无原无故的打罚陈太后的人,才装模做样的找理由罢了!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顶撞哀家?”捂着胸口,宋太后被气的心脏直跳,脸色也涨的通红。自从她儿子当了皇帝,她成为太后之后,这后宫之中哪个敢如何当面顶撞她?

  就算被陈太后打压,也不过是权利更迭罢了,而明太贵妃,更因身份不足,虽对她暗中鄙视利用,但明面儿上,却从来都是笑语盈盈的。

  多少年了,宋太后一直都被人毕恭毕敬的尊荣着,哪里还有当初身为小妃嫔,被后宫诸妃挤兑的忍耐力啊!

  “姑姑,您没事吧?楚和容,你好大的胆子,你瞧瞧你将太后气的,真真是胆大包天的狗奴才!”宋绮波被姑姑满面胀红的模样吓的脸色苍白,慌忙起身扶住宋太后,将她妥善安置在凤椅上,宋绮波气急的大喊,“快来人,还不将这犯上的大胆奴婢拖出去打死!”

  “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实不敢担犯上这样灭九族的罪名,宋姑娘请慎言。”楚和容姿态优雅的跪坐在地上,毫无惧怕之色,她脸色平静,双目炯炯的看着宋绮波,淡淡一笑,“且,宋姑娘身为外臣之女,也并无资格指挥宫中侍卫奴仆,更莫说仗杀女官了!”

  “楚和容,你,你……”宋绮波被堵的眼眶都红了,看着周围犹豫着不敢上前的侍卫,她跺着脚气急急抓住宋太后的衣袖,猛着哭道:“姑姑,你看看她……”

  到底不过十几岁的小姑娘,还未曾像前世那般久经后宫,行事狠辣,今日捧着春.药送上门去,还被卫慎之踢出来了,本就羞愤难当,如今又被楚和容这般当面羞辱……宋绮波终于受不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绮波莫哭,姑,姑姑给你做主!”宋太后捂着胸口喘息,好半晌儿才终于倒过这口气,拉下脸,她对周围的侍卫厉声喝道:“绮波的话你们不听,那哀家的话你们总要听吧!”颤抖着手指,她指向楚和容,“给哀家把这刁奴拉出去,狠狠的打!!”

  顾忌着楚和容是陈太后的人,宋绮波的命令没人敢听,但宋太后地位跟陈太后相当,这些侍卫又是守卫慈安宫的,自然要听命于她。

  “卑职尊命!”一声应下,两个虎背熊腰的侍卫立刻出列,上前就去拉楚和容,而楚和容娇弱女儿家,论力气自然不能跟两个男人习武的相比,很顺利的就被拽了起来,架着向慈安宫外走去。

  很明显,这就是要行刑了!

  “哼!”看着楚和容被拖走,宋绮波仰起下巴,脸上满是得意,这个瞧见自己狼狈模样的人,可算是要被处置了。

  只是,见她哪怕被拖着走,也依然平静无波的眼神,宋骑波感觉心里一阵膈应。

  “敢问太后娘娘,要如何对楚女官徒刑?”将楚和容拖到门外空地,有侍卫进门寻问。

  到底是清元殿的女官,万岁爷的人,背后又靠着陈太后,略处罚些到还好说,可若真的打重了,侍卫却是不敢的。

  “楚和容放肆胆大,竟敢顶撞哀家,哀家便赏她一百板子,你们行刑吧!”宋太后很明白侄女儿的心思,也并不想有人知道她为了给娘家辅路,竟给亲生儿子下药之事,便干脆这么下令。

  “这……”侍卫面上一怔!一百板子,便是个大男人都顶不住,更何况楚女官娇弱姑娘家,宋太后这明显……是要活活打死她啊!

  “怎么?你也要违抗哀家的命令吗?”宋太后竖起眉毛,厉声道。

  “卑职不敢!”侍卫额上冷汗流下,连忙跪地叩首,口称:“卑职恭领懿旨!”

  说完,便起身出了大门,站在院子中间,对按着楚和容的两个侍卫道:“太后有旨,赏楚女官一百板子,就在此处行刑,你们动手吧!”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明显愣了一下,但被头领立眼一瞪,又赶紧点头,“是,属下遵命。”口中这般说着,手上也不留情,直接将楚和容压倒在地,一人钳住她的双臂,捆绑起来,另一人则退去拿板子了。

  “楚女官,得罪了!”压着楚和容的侍卫低声歉道,手下却丁点不松,三俩下的,便把她捆的结结实实,压在慈安宫的大院子里。

  周围,小宫女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一边瞧热闹似的看着,一边还切切私语,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

  若换了一般人,这样的景象,都无需打,怕是羞都羞死了,但楚和容却面色平静,甚至还有心思跟于她道歉的侍卫点头。

  “这人傻了吗?竟然都不挣扎?”

  “许是吓的不会动弹了,太后娘娘说要打她一百板子呢!”

  “一百板子?我的天爷,那还不得活活打死?”

  “可不是嘛,上回我见有个违了宫禁的小太监,只罚了五十板子,就被打死了!他死的可惨呢,血流的满地都是,听说腰骨都被打折了……”

  “唉啊,你快别说了,多吓人,我,我……我都不敢看了!”

  周围的小宫女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个不停,但楚和容却仿佛无动于衷,就连压着她的侍卫都觉得奇怪!

  那可是一百板子,几乎是活活打死,面对这般处境,莫说一个年纪小小的姑娘家,便是大老爷们也难免痛哭哀叫,可这楚和容年纪轻轻……

  ——怎会如此不惧生死?

  其实,若让楚和容知道这些人心中是怎么想的?怕是会嗤笑一声,告诉他们:她并非不惧生死,而是……另有后招罢了!

  几句言语之间,去取板子侍卫已然回来,宋太后也在宋绮波的搀扶,来到正门口,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行刑吧!”宋太后冷声吩咐。

  “诺。”侍卫应声,高高扬起足有成人手臂粗的板子!

  楚和容被捆的结结实实的躺在冰凉的青石上,丝毫动弹不得,眼瞧,那板子便要打在她的身上……

  “住手!”

  慈安宫门口,一道苍老而威严的声音传进来。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