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田娘子,甜宠萌相公 第3章 正文 我的名字

  西边的林子里传来焦急的喊声,让男人莫明的感到烦躁,墨漆鹰眸中闪现浓浓杀意又转瞬即逝,动作敏捷的抱着小美人重新钻入黑泥枯草堆里藏身。

  “你走开。”

  姚青禾嘟嘟嘴,状似不经意的推推男人坚如磐石的胸膛,不期然听到头顶一声痛苦的闷哼。她抬头察看,好巧不巧撞在男人的下颌。

  “嗷,你的下巴是铁做的吗?好痛好痛!”

  “哪里痛?我瞧瞧有没有撞坏。”

  男人紧张的捧住姚青禾的头仔仔细细的察看,毫不在意自己下巴的酸痛。

  冰凉的小脸被温热的大手捧着,连同被撞的疼痛感都觉得缓解许多。姚青禾不自觉的往“热源”依偎了些。

  这男人吸血的,她有些胆惧,想要抓住一个坚实的东西来保护自己。触手可及的是男人太过温暖的怀抱,莫明的给了她很强烈的安全感,她应该怕他才对。

  温热的大手固定住她的下巴,借由缝隙透过的星光察看她额上拇指腹大小的紫青,顿时心生怜惜和愧疚,语气也更加轻柔。

  “还疼吗?”

  头顶温柔嗓音如泉水滋润心田,别样悦耳。姚青禾尴尬的抓开男人的温热大手,故意嫌弃的扭过头,冷冷的斥喝:“走开!不用你管。”

  男人墨漆鹰眸中失落的神色一闪而过,他紧紧收拢手臂将她困在怀里,温热大掌更是压在她樱桃般潋艳的唇上。

  “嘘!别被他发现。”

  “走开!”

  她扭头避开他的触碰,无声拒绝令他很不爽。怒火在胸膛里翻滚沸腾,却意外的忍住。

  “娘子,你在哪里?”

  突兀的喊声在头顶响起,吓得姚青禾不自觉的往男人怀里缩缩。不必猜想,外面人口中的“娘子”就是她。不,确切的说是这副身体的主人。

  隐忍怒气的男人瞬间熄火,唇角浅勾,双臂也更紧的扎住小美人的纤腰。

  黑泥土堆外面,一身大红新郎袍的少年颓力摔坐在地,他沮丧的低垂脑袋,两只脏污的手狠狠蹂躏着一个荷包。

  娘子说,只要他去缠着丈母娘要糖吃,娘子就会把荷包送给他。可是当他要到糖回来的时候,娘子就不见了。

  这荷包是他从后院里捡到的,一定是坏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把娘子偷走了。

  “呜呜,娘子,你在哪里呀。”

  少年伤心的哭起来,全然没有发现他的脚旁有一堆黑泥枯草,下面藏着一对噤声的男女。

  “娘子,你快回来,我有糖,很甜很甜的。”

  脏污的手在怀里摸啊,摸啊,摸啊……

  “咦?我的糖呢?”

  少年慌慌四处观望,摸在衣兜里的手使劲摸摸,“糟啦,我的糖!哇!我的糖。我的糖,娘子的糖!呜呜呜,娘子会生气,娘子会生气……娘子生气好可怕,可怕……大壮好怕怕,怕怕。”

  想到新娘子怒目圆瞪的样子,少年胆惧的缩缩脖子,嘴巴里不断重复着“娘子生气,大壮怕怕”。他腾地站起来急慌慌向来时的西边树林里跑去。

  “娘子不生气,我去找糖,找糖。”

  少年抓着荷包嘴里不断唠叨着,奔跑着,寻找着……

  树林间风吹叶儿沙沙作响,许久不见少年回来,黑泥草堆再一次翻开,男人放开姚青禾,率先站起来眺望西边树林里攒动的红色人影。

  “因为不愿嫁给那个傻子,你才会上吊自尽吗?”男人弯腰扶起姚青禾,也为她拍拍裙上的泥土。

  姚青禾斜睨他,抬手打开他落在腰侧的手,“滚开,我自己能行。”

  “小冤家,与其嫁给一个傻子活得生不如死,不如嫁给我去享受荣华富贵。”

  “哼,我没看到荣华富贵,只看到亡命天涯。”

  姚青禾冷嗤,转身便走。

  男人闪身挡在她的面前,“小冤家,你果真不愿嫁给我?”

  姚青禾嫌弃的打量他,“长得高了不起吗?身材好了不起吗?老娘偏不喜欢你,咋地吧。”

  “呵,小冤家,我可是富贵家的少爷,你别错过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好机遇,日后悔不当初呀。”男人悄悄往前,一把将小美人拉进怀里抱着。

  嗯嗯,手感真不错,他喜欢。

  姚青禾怒了,抬起膝盖朝着男人身下某个不可言喻的地方撞过去,小粉拳雨点般落在男人磐石般的胸膛。

  “你谁啊?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家里多有钱啊?有钱了不起吗,还不是被人灌毒,差点害死我!滚粗!”

  “闭嘴!”

  “凭什么听你的,我爱说就说,想骂就骂,你管不着。”

  “再骂一个字,我在这里办了你!”

  “滚粗,老娘还想办了你呢!”

  “好啊,正合我意。”

  男人很不要脸的抱住姚青禾躺倒在地上,贴着姚青禾的耳边悄悄低语:“澹暠嵃,我的名字,别忘了。”

  “滚粗,老娘才不想知道你的名字呢。”

  姚青禾愤愤,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动作利落的站起来,还不忘赏给男人两脚狠踹。

  被踹的男人不怒反笑,盘腿坐在地上,微仰头盯着杏眸圆睁的小美人,“小冤家,你注定是我的女人。”

  “滚粗,谁要当你的女人。不要脸!”

  姚青禾赏他两颗大白眼,转身之际看到黑泥草堆里露出红衣的一角。她走过去捏起衣角往上一提,这是男人的外袍?

  “你的?”

  男人站起来,毫不在意的点点头,“埋了吧。”

  “哼,老娘才不管呢,要埋自己动手。”

  姚青禾丢下脏污的红色长袍,弯着腰钻进高高的杂草丛里……

  当男人埋好长袍,再次寻找时已经不见小美人的身影,俊朗的脸庞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他,有了恋爱的感觉。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