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二十一章 男人的方式



韩东将父亲送回家里,随后开车返程。

十点半,街道上人影渺渺,整座城市都安静下来。

把车子停进车库,家里也安静如许。

寂静的环境,很轻易的勾起了韩东关于部队的回忆。

七年,人有几个七年?

他的记忆,大多数都是部队里发生过的事情。

回卧室的路上,发现夏梦的房门虚掩着,人还未睡觉。

他脚步放轻,停下。

透过缝隙,她穿着睡衣,双手拿着手机靠在床头。手指不间断的在手机屏幕上跳跃打字,脸上不时就有笑容出现。

跟她结婚几个月,对她也还有一点了解。

从来从来没有看到她精神这么振奋,那股子雀跃透过发光的眼眸,完全看得出来。

韩东痴呆一样,盯着房间里那张趋近完美的面孔,心里抽搐。

她跟谁聊天呢?

似乎注意到了门没关牢,夏梦放下手机下床走来。

她一向不喜欢在睡觉的时候穿贴身衣物,胸口颤巍着的动静,让韩东转身后背贴在了墙上。

砰!

门被关死,反锁。

韩东揉了揉面部,双腿灌了铅水一样回自己房间。

这段感情,看来真的是快走到头了。

他根本就挡不住夏梦跟邱玉平之间越来越近。

同时间。

东阳收费站入口,一辆蓝色宾利车如一道流光行驶入境。

车内,三个人。

开车的司机,助手,以及后排一个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

他穿着西裤,白衬衫。

相貌俊朗阳光,气质斐然温润。

整齐的短发,古朴无华的腕表,衬衫领口精致的商标,一切的一切,都透着一股低调的品味。

如果韩东在,能认出来,这年轻人就是在临安婚宴之上夏梦看了一眼就醉酒忘形的男子。也就是,邱玉平。

嘴角挂笑,邱玉平放下了手机,抬头询问助手:“还有多久到酒店。”

“邱总,最多二十几分钟。王市长说让您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他请您跟刘总吃午饭。”

邱玉平点头示意知道,看向窗外,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偶尔闪烁着深沉。

东阳市,他发誓没有成就永远都不会再回来的地方。

如今,迫切的想见到夏龙江那副嘴脸。

当年若非夏龙江从中作梗,他本可以和最爱的女人结婚,一起生活。而不至于如现在一般,功成名就,唯独缺了她。

这次建设世纪城,他有所选择,东阳市只是备选城市之一。之所以答应市长王利国进行投资,就是因为他对东阳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不得不来。

……

韩东对这一切并没察觉,该工作工作,该干嘛干嘛。

就是心里隐隐的不舒服。

因为,夏梦近几日工作之外的电话多了起来。

种种痕迹让他不动脑子,也猜出来是在跟邱玉平联络。可能,邱玉平已经到了东阳也说不定。

这种感觉最操蛋,想阻止,无能为力,无计可施。

只煎熬的看着夏梦离他越来越远,离邱玉平越来越近。

俩人快见面了吧?也可能已经见过面,他不知道。

刘明远工作上跟韩东是搭档,正打牌的他看韩东心不在焉,丢了支烟过去:“东哥,来一支,这玩意解愁。”

笑嘻嘻的,满脸讨好。

今天俩人又成功追回了一笔债务,虽不多,但却让刘明远很有成就感,也找到了工作的乐子。

他现在对韩东的态度现在就是彻头彻尾的崇拜。

第一次追乔六子的债,进退有据,有勇有谋,一切皆在预料中。这次追金华商场的债,不紧不慢,在公司限定的最后一天才上门追讨。面对老板的躲避,韩东从大厦后方三两步爬了上去,五层楼,赤手空拳,跟拍电影似的,看的刘明远心惊肉跳,心潮澎湃。

韩东接过烟犹豫了下,咔的拿打火机点燃。

长久没抽过,烟雾入喉,嗓子有些干痛。

他抽了两口,把刘明远口袋里支票掏出来道:“你玩,我回公司做一下交接。”

“东哥,急什么啊,下班还有好几个小时呢!”

韩东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不答,径走出了两人的根据地——-茶馆。

他今天的感觉特别不好,迫切的想回公司,更准确的说是想见到夏梦。

回程路上,他给黄莉打了个电话:“小莉,夏总在不在办公室?”

黄莉支支吾吾半响,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东哥,夏总跟人出去吃饭了。”

“跟谁?”

“好,好像是邱玉平邱总!”

韩东道了声谢,挂断电话后,人迅速沉寂下来。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吃饭没事,可今天是吃饭,明天,后天呢……

到公司,他把支票交给财务后,直接去了夏梦办公室。

已经下午两点了,还空无一人。

韩东自己也不知道来这里干嘛,但就是有种冲动,让他想看看,夏梦这顿饭准备吃多久。

差不多到两点半,穿着一套职场装的夏梦从外头走了进来。

看韩东在翻动自己桌面上的文件,她惊讶之余不无气恼:“谁让你私自来我办公室的!”

“工作完成了,顺道来看看你。”

夏梦没好气上前夺过了韩东正在帮着整理的资料,指了指门口:“出去,别忘了自己身份。否则,我随时开除你。”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让你开除我?”

韩东压着的情绪突兀爆开,豁然站立:“你以为我很稀罕在振威工作?很稀罕拿你这几千块钱工资!!”

“老子身上好歹架着三个一等功,七个二等功。只要是做安保的,就不会视若无睹。我他妈在你这里傻逼一样的做保安,你还嫌我站姿不标准。我费尽心思去帮你要钱讨债,你说我不守规矩!!”

“没错,我喜欢你,这就是原罪。你也只有能力用自己的行为一次次去伤害在意你的人。”

夏梦被韩东忽然的爆发给吓的退了一步,意识到自己跟邱玉平吃饭可能被他知道了,不然不会如此反常。

“你,你发什么神经!”

韩东离开了座位,走到了夏梦跟前,一字一顿:“在咱们离婚之前,你如果再背着我去见邱玉平,我就用男人的方式去解决他。让他知道,插足别人的婚姻,是什么行为!”

“你敢!”

夏梦惊慌一闪而逝,她忽略了韩东脾气的另外一面。

他连张建设都敢动,会不敢动邱玉平?

韩东手搭在了她刀削般的肩头上,往左移动,大步往外。

黄莉看着面沉如水的男人,眼中异色一闪而过。

她不知道多羡慕夏总有韩东这么个老公,临安之时,她亲眼看着韩东搀扶着夏总出来,身后跟着一群畏畏缩缩的保安,没一个敢上前拦阻。

那一刻,韩东身上像是有光彩。

她看到了,夏总显然是没看到。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