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二十二章 执拗的爆发



离开公司,头上阳光正烈,照的人头晕眼花。

韩东没理夏梦开除他的威胁,也没去理唐艳秋新交代的任务。

幽魂一样游荡了很久,才找了家小餐馆,往角落处一坐,叫了啤酒跟几碟小菜。

兜里恰好还有一百多块钱,应该够饭钱。

啤酒连着下肚,憋屈感却越来越浓。

七年地狱一般的部队生涯,他付出的汗水超出了任何人想象。

韩东怀疑自己当兵是不是个错误。

他刚回都市的时候,跟个傻子差不多,觉得自己与时代都脱节了。

信仰感,也在一点一点的磨损。

他拼了无数次命,有用么?连在小餐馆吃个饭都要算计着钱是否够用,连生活费都需要岳母批准,连老婆要出轨都堂而皇之光明正大。

凭什么!

同样是成就,作为商人的邱玉平成就在夏梦眼中偏比他高出无数倍。

五六瓶啤酒转眼见底,喝的太急,韩东头部开始变的昏沉。仍不管不顾,大声让老板拿酒。

不知道喝了几瓶,也不知道喝了多久。

只是天色,一点一点的昏暗起来。

电话铃声刺耳响起,韩东拿起自己那款两年前很流行的旧手机:“文卓……怎么……”

电话是郑文卓打来的。

他还没来及问,对面忽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喝骂声。

郑文卓大声道:“东哥,过来帮忙,有人挑事……”

“在哪!”

韩东酒醒了大半。

“老城区的八仙楼。”

咣当!

一句话说完,电话一端就传来尖锐的声响,像是手机被摔在了地上。

韩东再听不到郑文卓的声音:“喂,喂!!”

他不敢怠慢,迅速打车前往八仙楼。

跟郑文卓关系不用赘述,韩东退役前跟退役后,都拿他当最好的兄弟。

两人在一个小区从小到大,现在这份感情也从未有丝毫减少。

他父亲病重期间,要不是郑文卓帮着照顾,来回帮着凑钱,韩东极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韩岳山。

……

八仙楼,整个老城区最上档次的一家饭店。

此时,二楼包厢,闹腾的一塌糊涂,是有人在打架。

大堂经理急的跺脚,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报了警,这么久了,也没见到警察的踪影。

而且两拨人他一个都惹不起。

一方是老城区的几个刺头人物,叫郑文卓的打头,一方是附近有名的混混头子胡天龙。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说的高兴,喝的热闹,忽然就打起来了。

包厢内,桌椅掀翻,酒菜满地。

郑文卓头部鲜血横流,身后几个朋友也全倒在了地上。

胡天龙指着他鼻子,满脸凶厉:“你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爷爷请你喝酒是看得起你。老城区拆迁的事你再敢插手,我弄死你小子!”

没错,打架的原因就是源于正在谈判的老城区拆迁合同。

郑文卓作为老城区的住户,这次是代表所有人过来谈的。而胡天龙,就是市里跟一些权贵的一条狗,负责传话的狗。

本来产生了分歧可以好好的商量,没想到胡天龙这王八蛋狗仗人势。

或者说老城区拆迁项目很急,这是某些人借胡天龙的手给他下马威,想尽快敲定合同。

郑文卓牙齿咬合,这些兔崽子,也太想当然了点。本来觉得拆迁是好事,就冲对方这霸道态度,如今反不想让人拆自己房子了。

“你要弄死谁啊?”

胡天龙正自叫嚣不停,门口方向有声音清晰传了过来。

是一个跟郑文卓年龄相仿的男人,脸色很红,眼睛也很红,身上酒意浓郁。

韩东,是接到郑文卓电话后就最快赶来的韩东。

刚到,就听有人要肆无忌惮的弄死郑文卓。

“东哥!”

郑文卓一见韩东,身体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

韩东搀住他,拿手机打120。

地上躺着的好几个人,他要么眼熟,要么认识。

有二单元的磊子,有二十七楼的田元……

此时,全躺在地上脸色痛苦,站不起来。

眼角余光看到了胡天龙手里的棍棒,还沾着血迹,像是早就准备好的。

“是老城区的开发商,这个胡天龙是对方的狗……”

郑文卓稍作解释,就气喘吁吁,像是用了极大的力气。

简短几句,韩东听的明明白白。

他现在甚至不能听到老城区拆迁这几个关键词词,一听,就会想到邱玉平,头脑嗡嗡作响。

“你谁啊?”

胡天龙一个手下举起棍棒,指住了韩东头部。

韩东转过头,双眼似有血光:“我是你爷爷!”

“什么?”

“还不跪下叫爷爷!!”

没来由的暴戾,让韩东一耳光打出,正中混混右脸。

声音不是啪,而是砰!

混混跟木桩相仿,惨叫一声,直愣愣往一侧摔倒。

“卧槽!”

未料到这个莫名其妙赶来的年轻人敢首先动手,胡天龙一马当先,棍棒就朝韩东头上砸来。身后七八个手下,全部涌上。

空间狭小,韩东的心也像是被锁在了笼子里。

在东阳市的一幕一幕清晰从脑中放映,压着,压着,到了顶点。

思绪瞬间如流水倾泻,把控不住。

念动,手动。

韩东顺着抄起倒地混混手中棍棒,不退而进,横向后发先至,直抽在胡天龙右臂之上。

咔嚓!

不知棍棒断裂还是手臂断裂,胡天龙声调瞬息拔高,痛呼跌退。

咣咣铛铛的棍棒交击,夹着不断响起的惨叫。

韩东就如一个机器,机械而重复格挡,反击。每一下,必然有人倒下惨叫爬不起来。

一群羊,永远也杀不死一只老虎。

韩东就是那只老虎。

七八个人,打个照面倒下四个,剩下几人冲的多快,退的就有多快,如见恶鬼。

韩东头上有血迹,被人给偷袭了一下。

不过,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鲜红色的液体,顺着面颊流入颈部,一边脸清秀,一边脸血迹斑驳。

胡天龙眼神畏缩恐惧:“你他妈惹事了,惹大事了。报警,马上报警……”

他是受人之托才敢行事张扬,根本不怕任何人。

韩东脚试探在胡天龙肋骨处找了找位置,然后抬起落下。

胡天龙说一半的话,全咽回了肚子里,一百七的重量,在地上被一脚踢的滑行了接近两米。

剩下的混混受惊一样,在胡天龙滑过来之时,如避蛇蝎,一个比一个闪得快。

韩东走过去,抓住了胡天龙头发,把他脑袋生生抬起:“转告你背后的主子,这块地,他别想拆了。”

“你……好,好的。”胡天龙欲再叫嚣,到嘴边,生生改口。

于此同时,外头120跟110的鸣叫声尖锐响起。

大批穿着特警服饰的警察一拥而上,堵住了走廊。

胡天龙来劲了,指着韩东凄厉喊道:“是他,是他打人,伤人。疼,他妈的疼死我了……”

一群特警不由分说,持枪盾齐齐逼向韩东,气势迫人。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