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二十六章 陪酒



KTV里,韩东跟郑文卓这种相貌还不错的男人,只要能出得起钱,就属于很优质的客户,也是公主们最乐意陪的类型。

首先,接触起来不用忍着厌恶强颜欢笑。再就是,年轻人出手最为大方。

这种环境,年龄越大越是老油条,而凯子多半年龄不超过三十岁。

所以有几个想陪而没被选中的公主,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再加上郑文卓指名道姓的叫沈冰云,出门后便不无讥讽的议论起来。

“又一个冲着冰云来的,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消费的起么?”

韩东跟郑文卓人虽然还算优秀,行头上却过于寻常了些。

虽不排除有故意穿着普通的有钱人,但这类人毕竟很少。

沈冰云刚从包厢里出来,边回神应酬着出来相送的客人,边转目看向迎面而来的姐妹。

好像是听有人提到了自己?

领班对沈冰云根本就没任何领导的架势,这女人背后不但站着老板,还是整个KTV里最炙手可热的人,人脉很广。

如她这种姿容气质,惦记着的男性自然不少。

但也正因为不少,反而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没有人敢过火。

沈冰云其人也属于八面玲珑,善于交际的类型。所以,说是出台,其实最多也就是聊聊天,喝喝酒,连不规矩的客人也很少碰到。

看她出来,领班亲热道:“冰云,等会去趟九号包厢,应酬一下喝两杯就行,老板的朋友!”

沈冰云答应着正要过去,旁边小包厢里一个年轻人突然走了出来,拦住了她去路。

是郑文卓,本来已经放弃了找沈冰云作陪,无意听到了她在外面说话的声音。

领班耐住性子道:“这位先生,麻烦您稍等行么?”

郑文卓听的想乐:“还没听说过有钱请不动公主出台的,其它包厢是客人,我们就不是了?今天她必须先陪我朋友。”

领班在银河工作如此之久,什么人物没见过。

心想着郑文卓再胡搅蛮缠,他就准备叫保安上来了。

僵持之余,沈冰云眼睛微微凝了凝。

是又有人从包厢里走出来站在了郑文卓身后。

她没记错的话,那天找乔六子要债,事后一口气喝了瓶高度威士忌的人不就是他么?

沈冰云在银河工作有一年多时间,从没见过敢逼着乔六子妥协的角色,因此对韩东的印象格外深刻。

心里微动,她笑了笑:“两位帅哥,这样好了,十分钟后,我再去你们包厢怎么样?”

声音略冷,隐有沙哑,透着股无形的性感。

郑文卓听她和颜悦色,骨头都听酥了,忙不迭的点头。

路过韩东之时,沈冰云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走出很远,郑文卓视线才从她身上收了回来:“这娘们真太勾人了点……难怪一群人见了她压根就走不动。这种女人,恐怕是个男人就想给弄到床上去……”

韩东若有所思:“这么多人惦记,还能在银河游刃有余,岂止是漂亮那么简单。”

……

郑文卓开始以为沈冰云说十分钟后过来是逗他玩,没想到十分钟后,她果然来了两人包厢。

包厢里另一个叫红月的公主也是挺漂亮的,可随着沈冰云进来,黯然失色,人也稍显的不自在。

男人的比较心尚且很强,更不用说女人。

掩饰喝了口酒,红月略带吃味,半笑半怒:“郑哥,你们男人还真是见异思迁,刚才还夸我呢。一见到冰云姐眼睛都挪不开了!”

郑文卓毕竟也是久经欢场,很快恢复镇定。

再漂亮的女人今天跟他没关系,沈冰云是他特意叫来陪韩东喝酒唱歌的。

回身揽住了她肩头,嘴唇几乎碰到了红月耳垂,低声说:“我可是很专一的。”

红月侧脸微红,咯咯笑着推开了郑文卓。

沈冰云对此见怪不怪,坐到了韩东身边。

“帅哥,你那天可真是让人印象深刻,连六爷都被你给弄的没脾气。”

人走近,沈冰云身上那种说浓郁不浓郁,却让人怎么也嗅不够一般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黑色的A字裙,略低的领口,微微露出的一抹痕迹,让韩东这种心理素质非同一般之人,心脏都接连跳动。

男人的本能在面对优秀异性之时,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

压了口凉丝丝的啤酒,韩东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沈小姐也一样让人印象深刻。”

说话间,韩东拿了个干净杯子,帮沈冰云倒了杯啤酒。

沈冰云姿态闲适的抿了抿,红红的唇跟金色的啤酒辉映,透着狐狸般的优雅高贵。

韩东心里生疑。

实在是很难想象,一家普通的KTV里竟然会有沈冰云这种举手投足皆妩媚的女人。

或许容貌上略差了夏梦半筹,可她身上的女人味,以及那种独特的魅惑力,足让男人在面对她的时候更加容易忘形。

尤其是,沈冰云面相上看,其实是属于冷冽,性子内敛的那种类型。

偏气质跟相貌形成了极鲜明的反差。

郑文卓懂规矩,沈冰云一过来,他就叫服务生再去拿酒。

坐定,红月去点了首歌,先跟郑文卓一块唱了起来。韩东的角度,注意到郑文卓的手多少有些不老实,红月也不恼,半推半就的离郑文卓越来越近。

公主,在KTV里是一种极灰色的职业。

男女坐在一起,酒慢慢的就会把不住量,尤其是易冲动的男性,往往会拿钱提出各种过分的要求。

不要钱没关系,但得罪了客人就有关系。

所以,公主二字是反义词。肯做这个职业的,心里底线会一退再退。

如红月,短短几分钟就跟郑文卓打的火热。韩东毫不怀疑,郑文卓只要再加钱,晚上两人就能同床共枕。

红月跟郑文卓那边热闹,韩东跟沈冰云这边气氛却相对比较平淡。

装模作样也好,其它原因也罢。韩东确实耍不来郑文卓那一套,也不是自来熟到跟任何女人都能轻易的打情骂俏。

聊的话题多半是一些不疼不痒的事情。

酒,转眼间少了许多。

郑文卓带着三分醉意,笑嘻嘻道:“沈小姐,东哥这人在部队呆了不少年,人都要傻了。你辛苦些,好好帮忙调教调教!”

部队?

沈冰云疑惑顿解:“我说怎么感觉韩先生言行举止跟普通人不大一样,这就能想通了。”

韩东拿起桌面上香烟点了一支:“怎么不一样?”

沈冰云看他生疏的拿烟姿态,眼中莞尔一闪而逝。

这人,跟她寻常接触到的客人还真是一点不同。

眼中没那么强的目的性,聊天的方式也比较有趣轻松,话不多而条理分明,让人听来舒服而又不感突兀。看得出来,做事应该也属于中规中矩,比较靠谱的类型。

更关键的,毫不怯场。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