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二十七章 袭击



又坐了会,沈冰云注意到门口领班不断找借口进来,冲她打眼色。

知道又有客人需要去应付,她主动起身敬了韩东一杯酒:“见谅,还有客人要忙。”

说罢,一口将杯中酒饮尽。

娇柔的气质,喝起酒来却毫不含糊。

韩东记得特别清楚,她在这包厢聊天唱歌期间,喝了差不多一瓶多啤酒,两杯红酒……

寻常男人喝这些也会有所不适,沈冰云却脸色不变,至少表面上完全看不出。

沈冰云看韩东把酒也喝了,离开之前笑道:“有空常来!”

韩东心道这一趟就差不多消费了自己近两年的生活费,拿什么常来。

接下来,郑文卓跟叫红月的公主越发腻歪。

看两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他拒绝了郑文卓再叫公主的提议,先一步出了KTV。

外头,酷暑退散,星光点点。

偶有微风吹来,让人心清神凝。

带着三分醉意,韩东慢悠悠的步行在街头。

夏家所在的天和苑距离银河KTV约两三公里,走路也至多十来分钟的路程。

今天郑文卓请客,对他的触动很大。

初步算了下,沈冰云的出台费,包厢最低消费,加上酒水吃食,是一笔他一两年内怎么节省也节省不出的天文数字。

并没有注意到,随着他从KTV出来,不远处一辆商务车,无声启动,正吊在他身后。

车内,六七个人窝在一起,手持棍棒,蓄势待发。

“确定是他吧?”

开车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穿着背心,肌肉凸显。指了指前方正走着的韩东,问道。

有人拿出手机翻了翻照片:“没错!”

年轻人冷笑,旋即脚踩在了油门上,车子迅速前冲,横拦在了韩东身前。

再说韩东,正自心绪不宁,突如其来的刹车声让他本能往旁边挪了两步。

唰!

车门被最快速度拉开,一个手持棒球棍的年轻人最先跳跃而下,朝他攻击。

紧接着,所有人都下了车,大约六七人,呈扇形逼近。

韩东猜测着对方来头,原松弛着的身体瞬间绷紧。躲过一下后,顾不上还手,转身即跑。

是胡天龙的人?

不对,胡天龙跟市政府穿一条裤子,赶在拆迁谈判当口,应该不敢再节外生枝。

念头闪动,韩东奔逃的脚步停了下来,警惕四顾,慢慢退后。

是又一辆车子揽住了去路,下来了四五个人。

这显然是有人精心布局,早就在等他。

“你们什么人。”

皱了皱眉,韩东转身盯着那个像是这群人的头头,也是最先动手的年轻人。

只话音刚落,一个身材消廋,满脸凶厉的矮小男子就一棍子抽了过来:“你他妈还是到医院去问大夫吧!”

韩东侧身,棍棒几乎紧贴着他胸口落下。

一动手,所有人皆围拢而上。

前,后,左,右。

若都赤手空拳,韩东未尝会惧。

可事发突然,对方又准备充分。疏忽间,他人就被卡在了中间。

躲过了当头抽来的两下,韩东不顾身后被击中的剧痛,大步往前,单手直锁住了一人颈部。

那人压根想不到自己会如此倒霉,挣扎的力道都没有,便被韩东拽的往后横移,做了盾牌。

惨叫响起的同时,韩东则片刻不停,找准空当,一个跨步撞开两人,直奔刚脱出包围圈的年轻人,擒贼擒王。

这一切就在眨眼之间,等年轻人意识到不妙,已是晚了。

“卧槽!”

他棍棒举了起来,但也仅仅如此,没有能力落下。

是韩东,径直闯进了棍棒攻击范围之内,铁钳一样的手掌,卡住了他咽喉。

偌大的力道,让年轻人惊慌退后,砰的一声,抵在车上。

韩东反手抓住了他头发,头皮快要撕裂的痛苦让年轻人不顾形象嚎叫,顺着力道挪动,也止住了一帮正欲上前的追兵。

“放人,快放人!”

十几个人举步不前,乱糟糟的开始威胁。

韩东眼力不错,年轻人正是这些人的头头,一个纨绔子弟,叫王越。这些凶徒也并非真的混混,全部都是他到处找朋友借的保镖,打手。

“你他妈知不知道老子是谁,快……”

王越急怒,威胁之言还没出口,被韩东揪着头发一头撞在车上。

脑袋快裂开的疼痛,让他眼中终于出现了恐惧。

他平时没少教训过别人,想也没想过会碰到韩东这种角色。

这简直就是个煞星,王越带了这么多人。本来以为可以轻轻松松看场大戏,结果主角是自己。

“谁让你来的?”

韩东声音平稳,逼问。

王越支支吾吾的,不敢叫嚣,也不敢轻言回答。

韩东看似丝毫不急,脚尖随意挑起地上的棒球棍拿住,砰的一下砸中车窗。棍尖距离王越脑袋只有几公分,四溅的玻璃渣子打在脸上,让王越身体剧烈颤抖。

“我说,我说……”

他拼命的喊,生怕韩东会听不到。

“是陈斌,是我表哥陈斌给我照片,让我教训你!!”

陈斌?是夏明明的男友陈斌。

韩东想起了自己上次当着夏明明的面说他去银河KTV的事情,大概就是因此让他生了报复之心。

可就这点事情,竟然用如此手段,可见那个陈斌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弄明白了这些人来头,韩东一脚踢在王越腰上,将他人给踹了出去。

王越现在是连恨的胆量都没有,又见一帮手下畏畏缩缩,举步不前,知道今天这亏是吃定了。

而且,周边现在分明有许多人在偷看,警察想必也是快要过来。

再不甘心,暂时也只好灰溜溜的上车。

等一切安静下来,韩东吐了口气,这才感觉后背疼痛锥心,是刚才混乱中被人砸了两下。

扶着灯杆缓了缓,这才步伐沉重的沿着道路往夏家的方向赶,沿途等待的士。

可忍倒霉喝凉水也塞牙,平时随处可见的出租车,今天一辆都看不到。

走走停停。

身后尖锐的喇叭鸣响传来。

他机械回头,熟悉的奥迪车标。透过前挡风玻璃,一张清冷秀丽的面孔映入了视线。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