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二十八章 滚蛋



韩东跟王越那帮人纠纷闹出的动静不小,距离银河也近,刚下班的沈冰云全程看在了眼中。

她挺好奇,一个人怎么会两面性到如此明显。

遇事时的冷静冷酷,说话之时温言温语,小心翼翼,甚至有些交流障碍。

军人,她知道的军人也不少。

可没有跟韩东一般,能在十几个手持棍棒的包围中冲出来,并且掌握主导。

琢磨着,注意到走路艰难的男人,不断看向路边,似乎在找车。

不假思索,她靠近后摁了下喇叭。

当然,喇叭响起的一刻,她也就后悔了。

两人并不熟悉,她也一点不了解对方。

长期在KTV工作造就的警惕性,让她根本不可能这么晚的情况下跟异性同处一车。

这些念头涌上,她压了下去,笑着探出头招呼:“帅哥,要不要送你一程!”

停都停了,再考虑乱七八糟的,太没人情味。

想着如果韩东假意拒绝的话,她就顺水推舟离开。

随口的招呼,总不会有几人会当真吧。

可沈冰云旋即意识到自己想岔了,因为韩东压根也没客气的意思,直走了过来。

车门砰的关闭,男人已经在副驾驶上。

她暗自翻了个白眼,倒没看出来,这人脸皮一点都不薄,真上车了。

韩东现在站立都比较辛苦,坐在柔软的车椅上,舒了口气:“谢谢。”

沈冰云职业化的笑,但也照亮了整个车厢:“家在哪,先送你回去。”

“天和苑。”

“哪儿?”

沈冰云像没听清楚,又问了一遍。得到韩东肯定回答后才惊讶道:“你不说自己是个公司小职员么。天和苑那边的别墅一栋得好几千万,小职员能住别墅?”

韩东跟她不熟,也就没解释太多,应付说是暂居朋友家里。

沈冰云挑眉:“你骗人也找个好些的借口行吗?”

韩东看她误会:“没骗你……”

沈冰云没必要纠缠这种问题,便主动打住。

黑色的车身,在夜里穿梭,车内逐渐安静下来。

KTV里面,两人半演戏半认真,倒也聊的高兴。

可现实里,彼此多了顾虑,反没了话题。

韩东不太习惯这种无声气氛,问道:“你做这行多久了?”

沈冰云本能抵触,笑而不答。

心想这家伙果然是当兵当久了,聊天也这么不知趣。

职业年限就跟她自己的年龄一般,秘密。

韩东以为她不屑理会,便闭嘴,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香味时而袭来,他莫名其妙的感觉通体舒适,便是背上创痛也没那么明显了。

沈冰云随意瞥了一眼。

每次接触,总觉得这人跟常人不同。

做事手法,胆魄,以及方方面面。

出人预料,与规矩背道而驰。

看上去好像也就二十四五岁,如果不看那双藏满东西的眼睛,脸庞甚至还有些稚嫩。

轻微的呼吸声响了起来。

沈冰云彻底的无语。

睡着了,心还真大,竟是在她车上堂而皇之的睡着了。

韩东确实是疲乏到了极点。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跟胡天龙那些混混的纠缠,派出所里的煎熬,来自夏梦母女以及邱玉平的压力,如今又被陈斌找人埋伏。

三分醉意的他,在开着空调的车厢里,浑然不觉的陷入了半梦半醒。

清晰的能听到周遭任何动静,却懒洋洋的一点也不愿意干涉。

车子好像是停了,车厢里类同安眠药的香味越来越浓。

韩东突兀睁开眼睛,探手前伸,迅捷如猛虎瞄准了猎物。

到半空,才注意到沈冰云错愕惊慌的表情,是他手掌即将抓住她纤细的颈部。

呼!

韩东从心里无力,部队里面培养的浅睡眠状态,如今显然还没办法迅速改善。

手在即将靠近沈冰云之时停住,尴尬收回道:“不好意思……”

沈冰云手压在了挺拔的胸口之上,没好气说:“到了!”

韩东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别墅入口。

揉了揉酸而涩的眼睛:“谢谢,有机会再去的你们KTV的话,一定请你吃饭。”

沈冰云混不在意:“你算盘打的不错,我可不是谁的饭都愿意吃。”

“再说吧!”

韩东摆了下手,身影在进入别墅后慢慢的消失。

沈冰云将车子掉头回程,嘴角不禁闪出一抹笑意,这家伙还真挺有意思。

……

韩东回到家里之时,安静的落针可闻,但夏梦房间里还亮着灯。

他没驻足,到卧室把上衣脱了下来。

换衣镜中,后背那条狰狞的眼镜蛇纹身周遭浮肿青紫起来。

韩东翻出跌打药,自己看着镜子笨拙负手涂抹揉压。

这种伤势,今天不及时处理,明天他床也未必能下。

因为在派出所的缘故,旷了一天工,明天再缺班,这个月生活费估计又没了着落。

砰!

房门被突然推了开来,穿着睡衣的夏梦俏生生站在门口。

如玉一样的五官,脸色却极端的不好看。

她嗅觉特别的敏锐,一开门就闻到了韩东身上烟酒以及香水掺杂的味道。男人裸着背脊站在镜前,结实的上身疤痕显露,那条只看就能让人打冷颤的眼镜蛇,就在镜子中。蛇芯吐出,蛇口大张,鳞片清晰,诡异的栩栩如生。

不敢多看,她嘟囔了一声变态。

纹身者见过不少,背上纹条眼镜蛇的听也没听说过。

韩东忽略了她兴师问罪的表情,转过头问:“怎么了?”

夏梦哑口,她等到现在没睡,就是要质问韩东为何阻挠拆迁。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一提邱玉平,他说不定又得炸毛。

大晚上两人要吵起来,不合适。

压了压涌上来的怒火:“你今天一整天不上班,干什么去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当公司是你家开的啊,不想干就早点递辞职报告,免得到时候赶人,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韩东解释的力气也没有,夏梦估计也不会听她解释。

“还有其它事吗?”

“当然有,你进派出所的事情难道不需要解释一下?你现在还是我们家的女婿呢,丢不丢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了什么!!”

韩东困顿不堪,烦闷道:“你明知故问有意思么?想跟我一起睡,来就好了。不想一起睡,麻烦早点回自己房间,我需要休息。”

夏梦脸涨红起来:“你说话给我注意点。谁想跟你一起睡,你这辈子也别痴心妄想。”

韩东淡声道:“所以,你连夫妻义务都不愿意尽,有什么管我的资格,我进不进派出所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夏总,现在是下班时间,你想耍领导的威风,回公司再耍行不行?”

“你简直是自甘堕落,不可理喻……”

“滚蛋!”

韩东骤然抬头打断。

夏梦满脸不可思议,以为听错了,他竟然敢跟自己这么说话?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