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二十九章 原罪



半响,一种被侮辱的错觉无端而来,她冲动走到韩东近前:“你说什么?”

韩东知道她性格易怒,易躁。

却也不想会冲动到如此程度,仅仅因为两个字,就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他不就说了个滚蛋。娘的,平时动辄呵斥侮辱他的时候,他要跟夏梦一样,早把女人给揍的不敢造次。

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心思,韩东没再接腔。

夏梦却不欲罢休:“夏家这栋房子,户主上的名字是我。你现在吃的用的住的,全部都是我们家的。还敢让我滚,要点脸么?”

我们家?

那他又算什么,外人?

火气一压再压,韩东盯着她那张曾让他朝思暮想的面孔:“夏梦,你说话能不能稍稍考虑一下。”

他人疲倦无力,对于女人这种不将人击落到谷底誓不罢休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失落。

只他忍耐,换来的是夏梦更加的无所顾忌。

“你要是个男人,就该有个男人的样子。我若是你,现在就从家里搬出去,连夏家的门也不进。”

韩东目光凝固,彻彻底底的冷漠。

夏梦几乎不敢对视,却更恼羞成怒:“怎么,还想打人啊。来,你试试……”

啪!

话音未落,韩东一巴掌落在了她洁白的脸上。

夏梦捂着自己的侧脸,一时间呆在原地。

不知道是疼痛还是其它原因,整张脸顷刻间燥热的温度她感觉的到,大脑一片空白。

“你,你打我。”

好像有点不真实,从小到大,就算她父母也从没碰过她任何一下。

韩东其实巴掌挥出去后就已经后悔了,力道在接触她面部的时候全收了回来,看似很响亮的耳光,其实根本不疼。

但就如此一下,像是捅了马蜂窝。

夏梦稍呆滞,就失控朝韩东冲了过来,张牙舞爪,没任何套路。

“我跟你拼了。”

韩东想解释而没有时间,刺啦,手臂上多了几道血痕。

他没感觉一般,一退再退,只护住面部,任由夏梦发泄。

两人这一番闹腾,整个房间噼里啪啦乱成一团。

巨大的声响,让龚秋玲的那条宠物犬吠叫着,来到了两人门口。摇着尾巴,不明所以。

韩东又退一步,抓住她双腕,转身把夏梦抵在了墙上,急切道:“你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咱们在打架!”

夏梦眼眶湿润,哪挣脱的了韩东。

情急下,膝盖横立,目标是男人裆部。

距离太近,又是如此突兀,韩东脸色迅速变幻,本能的想用膝盖去把她撞开。可到近前,他怕伤人,又自收了力道。

砰的闷响,韩东捂着大腿跌退。

夏梦终究是冷静了一些,听到有脚步声,猜测可能是自己母亲或者是妹妹过来了。

“你给我等着!”

夏梦狠狠留下一句话,先一步走了出去。

门外,随后有细碎轻微的解释,是夏梦在说韩东醉后耍酒疯。

接着是龚秋玲不满抱怨的声音,逐渐远去。

韩东上前关住了门,回身坐在床上双手揉了揉面部,汹涌的困意,让他双眼隐有血红。

夏梦的那些话,让他对于夫妻感情最后的一丝幻想也没了。

她从来都没将自己当成过丈夫,全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脑中,初识的印象又复出现,他仰趟在了床上。

人是会变的,当年那个虽然有脾气却连只虫子都不舍得踩死的小姑娘,早就没了。

……

次日早饭。

他一上桌,正吃着的夏梦拿过桌面上的手包,转身就走。

龚秋玲冷笑:“小东,你除了喝酒耍疯还能干什么?就你这样,还嫌弃小梦处处针对你。她成天在公司辛苦的不行,你都干嘛了……”

“妈,你这么说不对,姐夫至少还当了一次侦探。不然的话,我怎么能看清陈斌的真面目,这件事还没好好谢谢他呢!”

夏明明嘲讽接腔。

从韩东说陈斌去银河KTV之后,她觉也没睡好过,跟陈斌不知道吵过几次架。

罪魁祸首,全都是这个所谓的姐夫。

谁要他多事?她宁愿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自寻烦恼。

韩东刚坐下,不好立刻就走,加快了吃饭速度。

正说要去上班,龚秋玲道:“等等!”

韩东站定身体:“妈,怎么了?”

“我听小梦说,你跟老城区的几个地痞无赖一块阻挠拆迁?小东,我可警告你,拆迁项目是省里批准的,市政府亲自执行。你往上凑,自己出事不当紧,别把夏家也连累进去!”

“我看你就是想钱想疯了,捞钱也不看看是什么事情!”

龚秋玲心里,韩东家房子都卖了。还掺和老城区拆迁,显然是想趁机捞一笔。

“妈,老城区没有地痞无赖,您误会了。”

“甭管误会不误会,你要再瞎掺和,就先跟小梦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我们家可不想陪你这么闹。”

“知道了。”

韩东言不由衷的应了一句,也随后离开。

出了夏家,那种压抑到极致的氛围才慢慢散去。

一个拆迁项目,龚秋玲害怕市政府怪罪,夏梦怕邱玉平不高兴。

韩东对此本来是无所谓的,但此时偏偏想反其道而行。

他不但要参与,还要邱玉平这个开发商答应所有老城区居民的拆迁要求。

再就是钱,所有人都认为他想在拆迁上讹钱,那为什么不去这么做?

现在老城区的房产证上还是他的名字,他有资格说话。

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没有毕业证,也没有都市生存的职业技能,甚至缺乏必要的商业头脑。

他除了靠自己部队的资历混第一桶金,还能如何?

想到这,心里微微别扭。

他毕竟不属于那种投机取巧喜好钻营的性格,用这种方式去赚钱,对于他心理上的冲击可想而知。

只没办法。

他要还掉欠夏家的六十万,还要拿本钱去投郑文卓的那个工作室。这一切,钱都是原罪,生生把一个真正视金钱如粪土的男人逼的不得不去爱钱。

到公司,他还没赶去法务部,路上被黄莉拦住了路。

黄莉这个总裁秘书显然不会有事没事挡他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员工,是夏梦找他。

昨晚两人刚闹过矛盾,甚至到大打出手的境地。

她又找自己做什么?

难不成是在明处为难不了,要开除他了。

那最好不过,他也恰好不想继续在振威混吃等死。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