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三十章 一杯茶



进到夏梦办公室,韩东知道想岔了,她不像是要开除自己。

甚至,若非韩东察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恨,夏梦丝毫也没其它异常。就好像两人昨晚什么也没发生过。

搞什么鬼?

韩东狐疑,夏梦见到他该一副势不两立的表现才符合她性格。

“唐主管说你这阵子工作不错,帮公司追回了不少钱款。”

夏梦抬头,一副领导对待员工的派头,看似夸赞。

韩东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却也陪着演戏:“我违反了公司规定,夏总不开除我,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夏梦心里冷哼,想到今早在路上的那个电话,便暂且忍住了抬杠的心思。

是邱玉平打给她的,想见韩东一面,说是要谈老城区拆迁的事情。

话不投机,她也不再兜圈子,直言道:“你今天上午哪都别去,陪我去见个客人?”

“我还得工作呢,再不去找唐主管报道,肯定又要挨训!”

“我已经帮你打过招呼。”

“见谁?”

“邱玉平。”

韩东滞了滞:“你脑袋坏掉了,让我去见他。”

夏梦道:“怎么?你不一直怀疑我跟邱玉平不干不净嘛,连见他一面都不敢?”

韩东明知道她是激将,还是禁不住的浮躁:“非让我去干什么?”

“老城区拆迁,他要找你亲自谈。”

“那你帮我转告邱玉平,我做不了主,让他别废心思了。”

“还有,前男友的事情,你还真够上心的。这么上赶着,就不知道邱玉平领不领情。”

夏梦胸口随之起伏。

这个死韩东,说话总能轻而易举挑起她怒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少在这废话,你若不肯去,我就一个人去。”

韩东挑眉:“威胁我,就是说我不去的话,你们俩就光明正大的约会是吗?”

夏梦嗤笑:“说一千道一万,你就是个窝囊废。不敢去就是不敢去,何必找这么多理由。”

“就你这样还痴心妄想的想让我喜欢你,继续做你的美梦……”

韩东淡声道:“喜欢一个人没错,但侮辱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会让人怀疑你的素质。你想让我去见邱玉平对吧,没问题,我随时恭候。”

他兀定答应,随即离开办公室。

韩东没理由躲着邱玉平。

不管见面是什么场景,没有关系。夏梦想让自己过去,那就成全她。

……

回到法务部,韩东到自己桌前无所事事。

他的工作暂时除了外派催债,再就是按照唐艳秋所给的名单,挨个去打电话。

办公面积不大,连台电脑都没有。

身边是几个要么西裤衬衫,要么职业套裙的男女精英白领。

职场之上,泾渭分明。

韩东平时没少听刘明远抱怨,说在法务跟做孙子一样,人人都使唤的顺手。

以前以为他在开玩笑,毕竟韩东进法务的时间短,还没有正儿八经坐过班。

今天算是第一次,也真正领教了法务这帮人的德行。

电话刚打完,前排一个身材中等,脸带傲气,大约三十几岁的男人就自然而然的递来了一个杯子:“小韩,帮我去倒杯茶。”

韩东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愣了一下,起身去饮水机旁帮倒了一杯。

屁股还没坐稳当,又有人招呼他:“新来的,这里卫生收拾一下。”

韩东并不知道,在法务部,他跟刘明远就是多功能员工。

没学历,没资历,苦累差事全两人的,这些精英人士则完全高高在上。

在韩东之前,刘明远还有一个搭档,就是被这他们给挤走的。

平时只要是没外派任务,催款专员在法务部就什么都做。

就是唐艳秋,有时候看清洁工忙不过来,也会顺手招呼让过去打扫一下办公室。

这么一愣神,那个远处吆喝的法务员工急了:“诶,说你呢,快点啊!”

说话趾高气扬,二十五六岁,身材麻杆一样。

韩东听说过这人。

好像是龚秋玲的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表侄子,叫什么黄志远。据说在国外留过学,名校高材生,是冲龚秋玲的面子才愿意跻身振威这个小公司的。

懒得理他,韩东拿起电话名单,挨个去打,去催。

催债的流程就是如此,先电话一个一个的去联系,联系不到的,态度不好的,单独标记,外出追讨。好说话的,自觉的,有的在电话说过之后,直接就将钱打公司账面上了。

他如此态度,却是激怒了黄志远。

“你还想不想干了!”

黄志远提高了声调,法务寥寥十来个员工,目光齐刷刷的朝韩东看来。就连唐艳秋,也好像听到了些动静,目光透过玻璃关注。

韩东依旧置若罔闻,笑着在跟客户聊天。

“喂,您好。前几天跟振威的合作,特别不好意思……您看方不方便?”

正沟通着,黄志远大步走了过来,砰的一掌拍在了韩东桌子上。

韩东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似无意抓住了桌面上装满茶水的一次性纸杯。自然而然的扬起,抖落,一杯尚温的水全洒在黄志远身上。

以前的他即便再生气,为了配合夏梦管理也会装孙子。

可如今,早便不想忍耐。

尤其对方龚秋玲亲戚的身份,让韩东半句话都懒得说。

黄志远哪想到对方如此举重若轻,躲也躲不开,规规矩矩的衬衫瞬间被茶水浸透,狼狈无比。

他一边退后一边勃然大怒:“你他妈……”

韩东冷然抬头,骇的黄志远当即就打住了接下来的声音。

听到了一旁同事有的在笑,有的在窃窃私语。黄志远一张脸红如布匹,下不来台。

可被韩东眼神震慑,又没勇气上前耍男性威风。半响,气的指着韩东:“你,你等着,给老子等着!!”

说罢,蹬蹬蹬的去了唐艳秋办公室,显是告状去了。

韩东有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哪还顾忌,自顾又拿起了座机开始工作。

这跟他当初刚去当兵的时候状况差不多。

去部队的前几天,老兵同样的欺负新兵,训练之时处处针对韩东等人。

忍无可忍下,韩东一拳头将对方牙齿都给打掉了三颗。

因为父亲韩岳山在部队人脉尚可,他没因为打架斗殴被开除,私了的情况下赔了对方几千块钱。

之后,就再也没人对他指手画脚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