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三十二章 西餐厅



中午下班,合同已经基本翻译好了一大半。

这在江一鸣想来,原本是要至少到下午四点钟前后才能完成的量。

忍不住笑了笑:“小韩,没看出来,你英文这么好。”

“我也就懂点口语,合同细则是一点不懂。”

“太谦虚啊,你这种同步翻译的方式,都要赶上直播间里的那些专业翻译人才了。”

“以前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

“这样啊。”

江一鸣简单收拾了下东西,邀请韩东一块去食堂吃饭。

韩东答应等会要跟夏梦一块去见邱玉平,便婉拒了。

准备离开去公司门口等候之际,江一鸣左右看了看,低声道:“你小心着点黄志远,他为人阴险……”

“没事,我们工作不在一条线上,他想在这上面为难我,还没那么大本事。”

说话间,注意到夏梦已经下了楼梯,他忙告辞一声,跟了过去。

跟夏梦现在并没什么话好说,形同陌路。

在韩东主动上了驾驶舱后,夏梦连副驾驶都不愿意坐,绕了一圈,打开了后方车门。

“先回家一趟。”

韩东点头启动车子,从后视镜里偷偷看了一眼。

是职场装,估计是要回去换衣服。

想到这,心里隐隐不舒服。

结婚以来,韩东跟夏梦连单独在外面一起吃过饭都没有,更别提夏梦专门因为跟他约会精心打扮了。

路上,夏梦的电话不断。

她口气较为烦躁,有时会激动,像是公司遇到什么麻烦了。

“怎么会这样,我昨天跟江行长吃饭谈的很顺利……”

电话另一端是个男性声音。

韩东听出来是押运这块的总负责人孙健。

“夏总,泰丰那边明摆着是故意找麻烦。今天押过去的金额,我们反复核对了好几遍,还是出错了,这根本就不可能。”

夏梦沉吟,知道泰丰银行这条路是彻底断掉了。

张建设,临安张建设。

他果真是手眼遮天,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泰丰银行的江桐林甘心做犬。

慌乱闪过,夏梦挂断后紧接着又拨打江桐林的电话,想问清楚具体的情况。

想解约,至少要等合约期过了吧,如此单方面以合作方出错的低劣借口,夏梦接受不了。

嘟嘟嘟的电话声在车厢内十分清晰,接着是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显然江桐林给挂了。

夏梦脸色微变。事情变化的太快,让她毫无反应,也无从接受。

就在昨天,她还以为跟泰丰银行的合作危机解决了。

现在想想,江桐林昨天一块吃饭之时表现就十分不对,绕来绕去,就是不肯吐口。

她也早想清楚,假如泰丰真的执意如此,那也是没办法的,后续总要慢慢解决。如今,距离泰丰直接摊牌说解约的时间,估计快了。

否则江桐林不至于连她电话都给挂掉。

也就是说,她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就可能遭遇振威押运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

韩东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隐约听到的只言片语,让他大致联想到了一起。

无端的,也犯贱的,他有些心疼夏梦。

不但在临安市险些遭遇张建设侮辱,如今更是被对方用如此手段打压。

别人一句话,泰丰就能放弃跟振威的合作,可想而知,这对骄傲的夏梦而言是怎样的打击。

本来这女人虽说平时遭人烦,可工作上着实勤勤恳恳,早出晚归。

但付出的努力跟收获的成果是成反比的。

她努力经营着振威,带着野心,遭遇的是不正当的商业行为。

“是,是不是张建设动了手脚?”

韩东停顿,忍不住问了出来。

夏梦视线转向窗外,机械冷漠:“是,你当初在临安揍张建设倒痛快,现在他因而迁怒振威,你应该挺高兴吧。毕竟你这种人,估计就巴不得我做什么都不成,好让你心里平衡一些。”

韩东皱眉:“你讲点道理行吗,张建设根本就不是在报复振威。他的目的是你,逼着你妥协委身于他。亦或者还有一种可能,他有往东阳这边发展的意向,想要收购整个振威。如果是这样,阻断泰丰跟振威子公司的押运业务,只是第一步。”

夏梦突兀而笑:“能被张建设如此处心积虑的惦记,那我也太荣幸了。跟你做夫妻,倒不如把自己交给张建设。这样一来,还能跟恒远达成合作,危机也迎刃而解。”

韩东好心好意分析提醒,听她如此,微沉声道:“你就算是去做小姐也是你乐意,用不着跟我说。”

“你说什么?”

夏梦从后探手揪住了韩东耳朵,所用力道让韩东忍不住道:“你大爷,老子给你脸了,让你动不动就上手。”

疼,怒。

偏双手抓着方向盘丢不开。

“我杀了你个王八蛋!”

新仇旧恨,让夏梦又想起了昨晚那一巴掌,又复想要失态。

韩东忙松了油门,车子滑行间,眼角余光注意到前方一辆路虎忽然停了下来。

他骇了一跳,连一脚踩了刹车:“你个疯婆子,找死啊。”

后排的夏梦并没系安全带,惊呼一声,头就朝韩东后椅上撞去。

砰的一声,再没了动静。

韩东将车子停稳,连忙负身:“你没事吧。”

夏梦晕乎乎的揉着脑袋,无意看到了他眼中密布的关切着急,心无端颤了一下。躲避开视线,愤怒道:“你开车没长眼睛啊!”

韩东低声道:“还不是怪你忽然动手。”

夏梦讨厌刚才那张无端而起的感觉,她厌恶韩东,从两人醉酒发生过关系后就开始厌恶,这是她很确定的。可是,真的确定么?

接下来,车厢离奇安静下来。

韩东重新启动车子后,夏梦也没再找麻烦。

待车子到了天和苑,两人一同回了家。

约二十分钟左右,夏梦换了套天蓝色,礼服样式的长裙从楼上走了下来。

韩东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再被她外貌迷惑。

可真正见到她工作之外的状态,仍自没出息的惊艳不已。

泛着瓷白的半截小腿,透明高跟鞋的衬托下,愈发修长匀称。腹部平滑,纤柔,长裙收腰,也丝毫没有半分多余的痕迹……

女人百变。

韩东对此的理解就是穿什么衣服有什么气质。

夏梦就是这类女人中的翘楚。

这身蓝色长裙,让她整个人都多了一股子仙气。

惊艳的同时,他愈发的难以抑制心里低沉。

她是打扮给另外一个男人看的,不是给他。

相较于她的穿着,韩东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廉价T恤跟休闲裤,招呼也没打,先一步离开了家。

回到车上,夏梦说邱玉平已经到了市区国通大厦附近的西餐厅。

韩东知道位置,怔了一下:“不就见个面,随便找家适合聊天的餐厅就好了,何必太麻烦。”

那家西餐厅韩东听郑文卓说过,标准的法国佬餐厅,消费堪称整个东阳最贵。

据郑文卓说,里面最贵的一瓶酒是六十二万。详细的并不了解,可韩东本能觉得不妥。

他到里面跟个傻逼一样,去丢人啊?

这二十几年,他压根没去过那种场合,也对于西餐没有任何兴趣。

夏梦置之不理:“你事儿太多了吧,让你去哪就去哪。不然的话你就现在回去,我自个过去。”

韩东没再反驳,只加了些车速。

且不说他放不放心夏梦跟邱玉平单独相处,就他性格而言,也不可能临阵脱逃。

刀山火海进去过,一家西餐厅难不成就能吓到他。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