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第三十四章 木偶



就比如他面前的杯子,有的是红葡萄酒杯,有的是白葡萄酒杯,还有的是水杯。就连最简单的刀叉摆放,吃饭用法,也是一门不经常来,根本摸不透的学问。

他观察力极强,早注意到了别人的用餐仪态。

慢悠悠的,不像吃饭,像是在完成一件艺术品。

韩东粗手粗脚,学都学不来。

肚子终究在抗议,他拿刀叉去切一块像是羊肩排的食物。

这是邱玉平跟夏梦两人暂时没动的,也是距离韩东最近的。

可拿过枪,拿过刀,扳过手腕的双手跟假把式一样,愣是切不下来。

划拉半天,一用力,不小心把羊排冲盘碟中给带到了桌面上,发出了很大动静。

许多人好奇看了过来,隐晦的在议论,脸上挂着的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让韩东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今天丢人算是丢到了姥姥家。

可不对啊,这么大劲儿都切不开的东西,别人是怎么吃的。

夏梦同样感觉替他害臊。

邱玉平则态度良好,礼貌的接近谦卑:“韩先生,您用错刀具了,还有,双手得配合,这样……”

招呼来服务生,让把掉落在桌面上的羊肩排再换一份,看似好心解释示范。

夏梦低声道:“丢不丢人,就这还好意思跟来。”

韩东心里一万头草泥马掠过,是自己要跟来?明明是她说邱玉平要见他,非逼着激着自己过来。

说谈什么拆迁,谈个鬼,到现在连这话题都没扯到。

不就想看自己笑话,那就让这对狗男女看个够。

在进行卧底特训之前,心理,身体上的侮辱他尝了一遍。那等死生不知的感觉都有过,这种小伎俩意图击垮他,想什么呢。

眼见服务生要去捡桌面上的那块羊排,韩东先一步打开了对方的手,拿起来就啃。

就跟当初在部队过年时候一块跟战友吃大骨头,吃相一个比一个难看而实在,却都笑的真诚。

这你麻痹的受了七年罪,以为自己回家就是回到了天堂,可结果对比起来才发现,这里是地狱。

邱玉平目光错愕,鄙夷,而后极端的冷淡。

夏梦虽意图让韩东丢人,让他难受,可也没想到韩东会有如此举动。

如此浪漫的法国餐厅,用如此粗俗的吃相,韩东这个极品估计是西餐厅开业来的第一位客人。

服务员也傻乎乎站着,一时间忘了反应。

很快的,一块羊排全进了韩东肚子里,他用中文看着一脸懵逼的服务生,很大声问出了一句让夏梦恨不得把人踹出去的话:“有没有牙签?”

服务生是听不懂的,韩东拽过夏梦颈部的餐巾抹了抹嘴巴,坐姿松垮下来:“邱总,什么虚的别玩了,有一说一。找我来有事情就直说,否则我没时间陪你在这让人看耍猴戏。”

“你,你简直是粗俗!”

夏梦脸色涨红。

她可不想自己也陪着丢人,尤其是当着邱玉平的面。

“我本来就俗人一个,是你们俩非把聊天吃饭的环境选在如此圣气的法国餐厅。”

邱玉平道:“韩先生,你这么跟自己妻子说话太不合适了吧。”

“我自己老婆,我就是成天打骂,她也愿意死皮赖脸的跟着我。邱总,你是以什么立场来这教我怎么对自己媳妇?”

“小梦的同学成千上万,你又是哪一个?”

邱玉平道:“韩先生,你可能需要冷静。”

韩东瞬息平和,果真用冷静至极的话回应道:“邱玉平,我是看不出你的优越感是从何而来,你他妈有俩臭钱故意在我面前显摆什么……”

啪!

夏梦一耳光打在韩东脸上:“你给我闭嘴。”

韩东觉得自己胸腔即将炸开:“好,我闭嘴。”

扯了扯火辣辣的嘴角,心想自个这身肉还真是贱到家了,让人不管什么时间,想打就打。

可能是空气刺激到了他本就受过伤的双眼,有潮湿感怎样都控制不住。

深呼吸,韩东起身:“你们俩慢慢吃,先走一步。”

之后,再也不去看邱玉平跟夏梦一眼,转身离开。

背影明明依旧挺拔,却让夏梦心脏抽搐了一下,本能喊道:“韩东!”

只是,男人没如往常一样停下脚步。

不知道是怕自己父亲知道了生气,还是怕别的。夏梦想到平日两人在一块的种种。

忽然意识到,他并不是泥人,任由自己搓扁捏圆而没有任何反应。

“小梦。”

邱玉平拉住了她手臂,微微摇头。

夏梦不假思索:“玉平,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不然我爸会怪我……”

邱玉平脸色僵了一下,想到了夏龙江。

又是夏龙江。这几乎是夏梦的口头禅,我爸会怪我,我爸会生气!!

他就想不清楚,夏梦为何这么懦弱,连反抗夏龙江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她有,自己何至于会在当年选择离开。

……

追出去,夏梦已经看不到韩东。

电话响起,看是妹妹打来的,她拿起了手机。

“姐,爸出差回来了,你今天早点下班,一块在家里吃顿饭。”

“他不是还要几天么?”

夏梦觉得不对劲,父亲这次去谈的业务足以改变振威现在的格局,如今竟然提前回来了。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最近跟韩东频闹矛盾,惊动了他。

下意识的有些心虚,今天的事儿要被爸知道,估计会暴怒。

她了解自己父亲跟韩东父亲的感情,说生死交情也不为过。

以前一块当兵,住上下铺。

用父亲的话说,是那种可以把命卖给对方的关系。

所以,他常要求她对韩东好一些,客气一些,否则他那张脸在韩东父亲面前挂不住。

担心之余,她又下定了某种决心。

跟韩东关系发展到现在,离婚是志在必行。

早晚都要在父亲面前摊牌。

她现在大了,不要永远都被笼罩在父亲的威压之下。

年幼的夏梦,规规矩矩,一板一眼。

这全部是源于对父亲的深刻印象,他眼睛一瞪,夏梦什么逆反之心都被牢牢压制。

他疼自己,这点毋庸置疑。

可夏梦也毫不怀疑他会揍自己,他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父母亲闹矛盾打架,俩人疯了一样。

妹妹躲在沙发后面瑟瑟发抖,她鼓起勇气上前哭着让两人别打了,说自己会听话。

特别的神奇,父母果然停了手。

年幼的夏梦就以为自己听话会让两人不再吵架打架,从那以后就变得格外乖巧。

习惯是慢慢养成的,到现在,她也还不会轻易反驳父母亲的任何要求。

他们让她去留学,她留学,让分手她分手,让结婚她就结婚……

她觉得自己就跟个木偶一样,被家庭牵着线操控。

真的是厌倦了。

章节列表